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你叫江哲?那我要考考你!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080 2009.11.05 23:49

    喝喝茶,看看书,乏了起来走两下,这日子过得……

  啧啧,江哲捧着茶碗站在账房门口,看着陈府内走来走去的下人,价吧价吧嘴,他感觉有些乏了,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慢慢步出屋子。

  啧啧,不愧是三国时期徐州有名的富豪啊,你看这府邸大的……

  什么时候我也能买一套这样的房子呢?

  江哲看了看天色,恩,差不多该去吃午饭了……也不知道这陈府管不管饭……啊,对了,古代人中午是不吃饭的……记得前些日子问秀儿的时候,被秀儿睁着眼睛奇怪地看了半天。

  咕咕……

  拜托,江哲无奈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啊,对了,房间里似乎有糕点……

  江哲兴冲冲地走了进去,果然有,不过是放在最里面那张桌子上的,不过说来江哲心中也有些不满,你说账房就账房吧,里面的桌子还不一般大,一张大两张小,还有,宣扬老哥不是说还有两个账房先生吗?怎么我在这里半天,连个鬼影都没?

  不管不管,填报肚子要紧,放下茶碗,江哲就坐在那张大桌前面,沾起碗中的糕点就吃。

  哟,还不错呢!这下更加显得饿了,一通狼吞虎咽……

  --------------------------

  “这糜家是越来越过份了!”陈府深处,陈家家主陈圭重重一拍桌子,气地花白的胡须一阵乱颤。

  “父亲您消消气……”陈圭面前站着的消瘦青年将其老爹扶到榻(不是用来睡觉的床榻)边,心平气和地说道,“不就两个账房嘛,给他们就是,孩儿不才,愿意替爹爹分忧。”此人便是徐州俊才陈登。

  “你?”陈圭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元龙,你要学的是治国之道,此等小道不做也罢,对了,对宣扬说,那个新来的江守义是此间人才,就将事物交与他吧。”

  “江守义?”陈登念叨一句,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此事孩儿也有所闻,听宣扬兄道,这个江守义精通博算之术,瞬息之间道出数目,分毫不差……”

  “此为小道!”陈圭皱了皱眉头,看着儿子沉沉说道,“元龙,为父的话你可还曾记得?”

  “孩儿记得!”陈登恭声说道,“孩儿现已大肆收购粮草,不过……曹家似乎也有这个迹象……”

  “曹家?”陈圭冷冷一笑,抚了抚长须说道,“曹家那个老匹夫久病在床,怕是时日无多了,他儿子……哼!草包一个!”

  “就是这个糜家……”陈圭沉吟一下,微微叹了口气,“老夫小看糜竺那小儿,听闻他以弱冠之龄接掌了糜家家主之位,还道糜家后继无人,不足惧,哪知……唉……”

  “父亲走眼了……”陈登哈哈一笑,“子仲兄有大才孩儿素来知晓,便是其弟,也是难得的人才……”

  “糜芳?”陈圭不以为意,“差其兄远矣!”

  “呵呵……”陈登见老爹气似乎已消,顿时放下心来,父亲素来身体不好,那是万万不可生气的。

  “对了,父亲,您对眼下的天下遍传的大贤良师是什么看法?”

  “大贤良师?”陈圭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淡淡说道,“元龙说的可是那张角?”

  “正是!”

  “祸势近矣……”陈圭摇摇头,轻蔑地说道,“不过这张角也太嚣张,这汉朝还没倒呢!他想做什么?”

  “父亲的意思是……”

  “别看这汉朝朝纲败坏,宦官当道,若是那些泥腿子想要举事,朝廷对付他们那还不是简单的事……”

  “那父亲为何要我收购粮草……”陈登有些不懂了。

  “你啊你!”陈圭对儿子有些失望,“把目光放远些,若是那张角举事,成了还好,若是不成……还才是真正的乱世……”

  “父亲的意思是……”陈登有些明白了。

  “哼!袁家、夏侯家不就是在等嘛!袁遗那个老狐狸看似浑浑噩噩,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皇帝命不久矣,等皇位一传,他再那么一拥护,岂不成了从龙重臣,那袁家的势力可要大大增强咯……”

  “那父亲不急?”

  “急?急什么?”陈圭哈哈一笑,“你以为朝廷还有可用之兵吗?唉……大汉朝竟败坏如斯,真是可叹……”

  “不过,不管这世道如何,徐州这一亩三分地,还是我等世家说了算!可惜糜竺这小子不识抬举,处处和我陈家作对……”

  看了一眼陈登,陈圭沉声说道,“陈家切不可断送在我等手上!万事需谨慎……切忌切忌!”

  “是,父亲!”

  陈登退出房门,看了一眼门内,隐隐叹了口气,自己的见识还是远远不如父亲,一些父亲认为显而易见的事情自己还是不甚寥寥,学之道远矣……

  “唔?”

  路过账房门外,陈登稀奇地看见一个青年坐在账房门外,一手糕点一手茶碗,吃地不亦说乎,顿时脸上有些不好看了。

  “你是何人?”陈登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人不守礼仪竟然就这样坐在门外吃东西,心中暗暗有些恼怒。

  “额?”江哲正一边晒太阳一边吃糕点,冷不防旁边一声冷喝,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江哲……额,江哲江守义!”

  “你便是江守义?”一听江哲的名字,陈登心中的怒意顿时消减了几分,见他看见身为陈家公子的自己丝毫不惧,语气也没有常人的卑意,立刻将江哲看高了几分……

  “听说你精通心算之术?”陈登一边打量江哲,一边淡淡说道,心中隐隐有种感觉,此人怕真是大才……

  “小意思……额,我的意思是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呵呵……”陈登心中有些好笑,此人甚是有趣。

  “既然如此,那我倒要考考你……”

  啊?江哲傻眼了,心说我这才上班呢,就有人要突击检查?行行行,你考你考,对付你们出动九九乘法表就可以解决所有疑难问题……

  包你问地轻松,我答地愉快……

  “你要考什么?”江哲歪着脑袋不以为意。

  “既然你精通心算……那我便和你比比心算……”

  “嘿!”江哲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