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二章 备战(过度章)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387 2009.11.18 21:47

    (今天太抱歉了,现在赶完,刚才小弟我正在赶一个网站,说是明天客户要看,唉,做个小美工真无奈)

  张燕折了两阵,损了足足近千的黄巾将士。

  虽然低下的将士没什么想法,但是张燕却板着脸怒火中烧,一边令三千黄巾自去安营扎寨,一边领着另外三千余前往徐州搦战。

  虽然经过了昨夜那么一下,众黄巾脸上显得有些疲惫,但是他们的斗志依然高昂,他们深信,他们的大贤良师会庇佑他们,取得圣战(……)的最后胜利。

  “陈元龙!给我出来!”张燕老远便是一声大喝。

  徐州东门城墙上的守将面面相视,其中一个犹豫了一下说道,“待我去喊陈先生。”

  陈先生陈元龙此刻正在家中睡觉,在房中听到下人的禀报不禁疑惑万分,心道,不知那贼将喊我做甚?

  心恐东门有变,他急忙穿好衣物,匆匆赶到城门,一到那就听到一声喝骂,“卑鄙小儿,出来见我!”

  莫不是喊我?陈登心中顿时五味俱全,暗暗叫苦。

  “我便是陈登,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我乃张燕张子安!卑鄙小儿,可敢出城与我一战?”张燕一拉缰绳,握着宝剑摇摇对着陈登。

  “……”陈登有些无语地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对对方这种无理的要求感到十分生气,我一个书生,你让我出城和你单挑?

  陈登总算是陈登,面色不改,淡淡说道,“我之所学乃是大道……胜败之法,兵家之道,不逞那匹夫之勇,我劝尔等还是乖乖退去,不然必有大祸!”

  “伶牙俐齿!”张燕不屑地说了句,“待到午后,我亲领大军踏破徐州,到时便是你的死期!”

  陈登心高气傲,只对才学比自己高的客气,见张燕如此说,顿时脸色一冷,讥笑着说道,“某等着!不过,为何要等到午后?哦!某明白了,怕是诸位昨夜不得安宁吧!”

  “匹夫敢尔!”张燕平生所受之辱莫过于昨夜,见陈登刻意提起,顿时将其恨之入骨,收回宝剑说道,“我不与你逞口舌之争,待我午后……哼!”

  说完便率先走了,众黄巾跟上,张燕也算明白了,对方怕是不会出来的,也是,没有城墙之护,他们如何挡得住黄巾力士的锋芒。

  张燕倒是走了,陈登反而郁闷了,昨夜为了江哲的计谋,他一直焦急等待,也是整整一宿未睡,方才刚刚睡下,却闻报黄巾搦战,结果却是这么一档子事!

  顿时气得瞪了那名好心的将士一眼,恨恨地离开了。

  午后你想强攻徐州城?那还得问过老师!陈登得意地走了。

  张燕回到营地,郁闷难耐,左右上前说道,“少帅,军中粮草不足,是否派人去大帅处……”

  张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粮草早有分配,如今我失了粮草,自当我亲自处之,去大帅处要粮?那置其他军兄弟于何地?”

  一通话顿时将那人羞地退后几步。

  但是张燕的心中却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想的,他素来高傲,从来不靠张牛角,完完全全靠着自己的能力做了副将,昨日分开之时粮草平分,如今自己大意失了粮草,如何与渠帅去说?

  “不如……”身边一人犹豫着说道,“徐州附近皆有民宅……”

  “不可……”张燕大摇其头,“无辜祸害百姓,与那昏君何异?”

  张燕等人正在商量,忽报大帅送来十日之粮,顿时张燕脸色通红。

  原来张牛角时候得知,叹息之余却隐隐有些松心,本来还担心这义子误入歧途,如今得此一败,摆正心态,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要经过此劫,此子前途无量!

  于是立刻吩咐手下,从仅有的粮草中扣出十日之粮送与张燕。

  昨日,除去东门和佯攻的北门之外,其他两门皆有战火,西门守将曹豹果真是个草包,不足为惧!南门的糜家家主倒是有几分本领,轻松便挡住了穆固的试探,是个人才。

  本来还以为张燕会得战果,不想东门的陈家竟然有这份本事,那陈元龙果然名不虚传。

  有心再派些军于张燕,但是张牛角细细一想,终究作罢,子安心高气傲,若是自己派去将士,岂不是表着自己不相信他的能力?

  若是让此子心灰意冷,端的可惜,不如仅仅送去粮草,即使鼓励又是鞭策!

  如此甚好!张牛角摸着杂乱的胡子哈哈大笑。

  午时前后,江哲睡在床上感觉有人在摇自己,顿时一挥手说道,“困!别闹!”

  秀儿又好气又好笑,这人睡前还说担心战事,让自己午时叫他,现在又是这样一幅模样。

  玩心顿起,秀儿轻轻捏了捏江哲的鼻子,但是没过多久小手就让江哲拍飞了。

  嘟嘟嘴,秀儿刚想报复一下,这时江哲却是一个翻身,正面对着秀儿。

  秀儿看着江哲清秀的脸,伸出的手轻轻收回,细细地看着江哲。

  他便是自己的夫君……想起那时在城墙之上江哲担心自己的情景,顿时有一种名为幸福感觉充斥心中,将自己那颗心涨的满满的,抿唇一笑,秀儿伸出手在江哲唇上一划,然后静静看地那只手指,竟然轻轻一吻。

  随即痴痴笑了几分,一转身准备去给江哲烧水,突然发现江哲愣愣的看着自己,顿时脸色一红,弱弱地说道,“夫……夫君为何……如此看着妾身……”

  “你不冷吗?”江哲奇怪地看着只穿着一件褒衣的秀儿。

  “……”呼,还好还好!秀儿松了口气说道,“妾身正要起身替夫君烧水呢……”

  “你再休息会吧!”江哲起身将秀儿按了床上,一边穿衣一边说道,“水我来烧吧,你再睡会,不是有睡眠不足是女人的天敌吗?”

  “此话从何听来?”秀儿有些不解。

  “啊……哈哈……”江哲忽然想起这是后世中的人说的,顿时尴尬地笑了几下。

  下了床,帮秀儿按好被子,江哲脸上的表情一变,嘿嘿笑着说道,“以后秀儿不如直接吻我,不是更加方便?”

  秀儿顿时羞得无地自容,这坏人明显是看到了,将被子一拉盖住头,心儿扑通扑通直跳。

  “嘿嘿!”江哲笑了笑,俯身下去轻轻说道,“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替你烧好水先放着,你再睡会,我估计黄巾军昨日吃了大亏,今日怕是要报复,我先去城门,你随后再来。”

  “恩……”被子中的秀儿享受着江哲淡淡的话语,浓浓的爱意,可是想到这坏人的“可恶”之处,顿时装做生气不理他。

  不想江哲这厮更绝,不理我是吧?

  秀儿正在奇怪为何没了声音,忽然感到一只冰冷的手伸了进来,在自己大腿外侧一碰。

  “呀!”秀儿惊呼一声。

  “哈哈哈!”江哲顿时得意地跑了出去。

  “这坏人!”秀儿落下被子,嗔怒了一句,随即看着屋顶,脸上露出几丝笑意,爹爹,秀儿已经有疼惜的人了,不知您在那边和娘亲过得可好?且保佑秀儿的夫君……

  待到大婚之后,秀儿再待夫君过来拜祭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