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一章 黄巾名将张燕!(二)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315 2009.11.28 21:44

    “怎么?我的名字有什么奇怪的吗?”江哲一边将马肉切片放入鼎内,一边随口问道。

  “你……您便是江哲江守义?”张燕这才明白过来,眼前的书生打扮的人竟然就是让自己吃了大亏,并被大贤良师看中的人,语气一下子就带起了敬意。

  “对,我就是江哲!”江哲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张燕,随后说道,“火锅,吃不吃?”

  “火锅?”张燕皱着眉头看着江哲。

  笨啊,你这样说他怎么能听明白?江哲暗暗对自己说道。

  这时候,原先那个徐州兵又进来了,取来了一些佐料,正是江哲急需的,随后又是带着恨意看了张燕一眼,出去了。

  江哲用筷子夹起一片马肉,吹了几下,沾上些佐料,呼哧呼哧地吃了下去。

  张燕顿时就明白了,闻着那香味,喉结动了动。

  “来啊,一起!”江哲邀请着,张燕深深看了一眼江哲,舔舔嘴唇,于是吃力地起身挪了过去。

  “呀!”江哲忽然想起一事,说道,“怎么能没有酒呢!”顿时屁颠屁颠跑出去了,大牢的门竟然就是这样开着。

  “……”张燕看了一眼那门,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随后长长叹了口气,“……门外还有精兵把手,出不去的……”也不知他这借口说说与谁听。

  “这江守义果然是个妙人!”张燕坐直了身体,整了整凌乱的衣衫,对着鼎内翻滚着的马肉望也不望,闭着眼睛等着江哲。

  没过多久,江哲就拿着一个酒囊与两只杯子回来了,见张燕一动不动等着,顿时笑呵呵地说道,“张将军果然不凡啊!请!”江哲给张燕倒上了酒。

  张燕心中不禁有些激动,举起杯子颤抖着想先敬江哲一杯,谁知江哲低下头夹了一块肉放入口中,还说道,“张将军快!”

  “……”张燕尴尬地举了半响,干脆自己饮了,放下酒杯夹了一块肉放入口中,也没有加过佐料,就这样吃了下去。

  也不知是不是饿的关系,张燕顿时觉得天下美食某过于此,一连吃了三大块才慢了下来,随后有些羞愧地看着江哲。

  江哲明白张燕不会去吃那牢房中的东西,也不点破。

  张燕取过酒囊,替江哲还有自己满上,沉声问道,“江先生,某有一事不明,请江先生赐教……”

  “张将军……”

  “叫某子安便可!”

  “哦……”江哲楞了一下,点点头说道,“那子安有何不明?”

  “恕某失礼,某观先生,不像是士子……为何要阻我黄巾平定天下!”

  “平……平定天下?”江哲傻眼了,黄巾军的将军竟然问自己为什么要阻扰他们平定天下?

  “这天下……有何不定?”

  张燕张张口,看了江哲几眼,摇摇头说道,“先生怕是不知……徐州还好,其他几地……百姓甚苦,然朝廷仍屡屡逼迫,实在是……唉!”

  江哲抿了口酒,仔细听着。

  “先生听说过易子相食的典故吗?”

  “就是那个将自家孩子与别家交换,然后……然后……”江哲有些说不下去了。

  张燕倒是吃惊地看了江哲一眼,自嘲道,“先生果然大才,却是如此!”他有些不甘地看着江哲,天下然有生而知之者乎?

  “现在天下……不至于这样吧……”江哲皱着眉头说着。

  张燕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江哲想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吃肉。

  “先生……”张燕拱手说道,“不知先生对我等黄巾是何看法!”

  “……啊?”江哲楞了一下,“看法?”

  江哲犹豫了,看了张燕良久说道,“我不说你们这来杀害多少徐州军士,单说一点……你们挑起了乱世!而并不是平定……天下!”

  张燕瞪大眼睛,失声说道,“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张燕大声说道,“某黄巾天军顺天而为,平定天下,岂有乱天下之说!这不可能!你胡说!”

  “子安切勿激动,我与你解释……”江哲叹息着说道,“你说,你黄巾实力如何?”

  不知道这江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张燕也不隐瞒,说道,“如先生所见!各地方官军不能敌,只有洛阳禁卫可堪一战,眼下只要拿下洛阳,便可平定天下!”

  “怕是你们等不到攻陷洛阳了!”江哲淡淡说道,“别忘了,这还是大汉的天下,只要当今皇……当今天子诏书一下,你等……”

  江哲看了震惊的张燕一眼,轻轻说道,“勿要小看了天下豪杰……”

  张燕沉思了良久,皱眉问道,“天下间还有何等军队可与我黄巾一战!”

  “多了!”江哲摇头笑着说道,“西凉董卓的背巍军,幽州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当今天子座下的禁卫军,不说这些,单说徐州……丹阳精兵你们想必也见识过了吧?”

  “西门之战,子安也有所知,那丹阳精兵再是虎猛,也不及先生小小一计……”

  这话说得!江哲被张燕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这哪是小小一计啊,我想了好久的……

  “哪里哪里……”

  张燕摇摇头,对于败于江哲之手还是有些介怀,“刚才先生所言,子安还是有些不解,为何我等黄巾是那乱天下之人……”

  见张燕这样询问自己,江哲顿时很满足,说道,“子安,你且想,黄巾势大,若要击溃黄巾便要合天下之力,如今当今天子下诏,大将军下令,令各地招兵以御黄巾……”

  张燕点点头。

  “此诏一下,如同放任割据!各地方大户世家借此扩大自己,最后导致诸侯争霸,群雄鼎立,汉室如那过江小舟,摇曳不定……”

  张燕一脸的失神,他细细思量了一番,顿时觉得江哲所言不虚。

  “若有人异心……”江哲看了张燕一眼,继续说道,“不满汉室,学你等所为,揭竿而起……唉!天下乱了!皆是你等开了一个先例!”

  张燕现在已经是乱了心神,失口问道,“那敢问先生,再后如何?”

  “再……再后?”江哲眼角一抽,心想再后就是三国鼎立了,不过总不能把这个说给你听吧……

  “便是如今时局也不堪入目,何谈再后!”

  张燕一听,心中的一股子意志好像被抽去了一般,喃喃说道,“难道我黄巾反而成了那乱天下之人?天下合该被那昏君所得?天下百姓合该受此劫难?”

  啊!不会是被我说地重了,神智不轻了吧?江哲顿时有些慌了,细细看着张燕。

  “先生所言关系甚大,子安要好生思索一番,先生且去!”张燕起身,对江哲施一大礼,说道,“子安谢过先生提点……”

  “哦哦!那你好好想……”江哲尴尬地走了,这张燕怎么那么禁不住刺激啊,我只是说个实话嘛!

  江哲走后,张燕呆呆地看着一处,“黄巾……天下……唉!大贤良师……我等所谓是顺天耶?是逆天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