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九章 过年(过度章)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281 2009.12.02 20:28

    不知道从事是一个什么样的官职呢?江哲有心想问问陈登,又怕问出去以后影响在“学生”心目中的良好形象,顿时暗暗说道,到时候看看别人怎么做的就是……

  见老师似乎是答应下来了,陈登顿时心下很是畅快,也有一些小小的“愧意”。

  毕竟,是自己推荐老师的,那么老师身上自然就会带上些小小的陈府标记,按照父亲的说法,依照老师的才华,天下间无处去不得?

  到时候老师若是名震天下,我这做学生的脸上也光彩……

  心中偷笑的陈登看了江哲一眼,忽然想起一事,奇怪地问道,“老师今日不是与师母一同采购吗,为何前来此处?”

  “别提了!”这话正好说中江哲的伤心事,本来还想回家和秀儿一起享受两人世界呢,为这个连陈登、方悦等人都打发了,这下好!那丫头来了!

  “……”陈登听了江哲的苦恼之言,顿时张张嘴说不出半个字。

  “对了!”江哲眼睛一亮,说道,“元龙,我就将这严峻的任务交给你了!”

  “……我?”陈登瞪着眼睛指着自己,得!自己又赶巧了!

  “任重而道远啊!”江哲轻飘飘地丢下一句,飘然离去。

  陈登抬了抬手,看着江哲飞也似的跑远了,顿时哭笑不得,泄气地说道,“罢罢罢!”

  摇摇头无奈地走向糜府。

  糜府……

  “大哥……”糜芳嬉笑着走到书案边,对正在那看书的糜竺说道,“小弟与你说件事,大哥切勿生气。”

  望也不望糜芳一眼,糜竺翻了一页书淡淡说道,“说!”

  “这个……”糜芳讪笑了一下,说道,“这件事可大可小……”

  甚是无语地瞥了一眼糜芳,糜竺皱皱眉头说道,“莫不是贞儿偷跑出去了?”

  “啊!”糜芳抚掌惊叹道,“不愧是大哥啊!高明!”

  糜竺翻了一页书,轻声说道,“那么你想说什么呢?”

  “……”糜芳一愣,傻傻地看了糜竺一眼,试探道,“大哥不生气?”

  糜竺猛地将书甩在桌上,沉声说道,“你说呢!二弟!”

  “别生气别生气……”糜芳暗暗说道,今天的大哥怎么那么大火气?

  “小妹还小嘛,关在屋子里当然会闷的,大哥你不好和小妹一般见……”

  “我是生你的气!”糜竺冷着脸说道,“某几次向陶大人推荐二弟你为主簿,可是你……公良,糜家不复当初,你我二人自当尽力维护家业才是,可是你……”

  “这个……”糜芳讪笑一下,想来自己是表错情了,原来大哥一直对这件事念念不忘啊,“小弟素来懒散,这主簿职业怕是坐不牢靠的……”

  “胡说八道!”糜竺沉声说道,“和陈家与我糜家之力,谅那曹豹也不敢样!”

  “是是是……”

  “唉!”糜芳叹了口气说道,“也罢!你心不在此!你自幼习武,武艺在我之上,做个将军才是你的本意吧……”

  糜芳看了一眼糜竺,没有说话。

  “二弟,需谨记,糜家只余我兄弟二人……”

  “还有小妹呢!”

  “你!”糜竺顿时气结,“那丫头早偷跑到那江哲处了……”

  “……哦!”糜芳笑嘻嘻地说道,“原来大哥早已知晓……”

  “废话!”糜竺瞪了糜芳一眼,沉声说道,“那江哲也是一大才,若是贞儿跟了他,对糜家……”

  “咳咳咳!”

  “咳嗽什么!便是贞儿在这里我也这么说!做大哥的,我又没有逼迫她,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只是为家族考虑一下,有错吗?”

  “咳!”

  “你……”糜竺猛地抬起头,顿时看见了猛向自己使眼色的糜芳,再看向门外,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精彩。

  “要不……我等下再来?”陈登站在门口尴尬地说了一句“江式”语言。

  “原来是元龙老弟光临寒舍……”糜竺起身走了过去,表情有些不自然。

  “这个……”陈登现在的处境也是很难啊,想来想去只好装做没听到,“子仲兄,元龙前来叨扰了……”

  狠狠瞪了一眼偷笑的糜芳,糜竺说道,“元龙前来,莫不是有事与某商议?”

  “哦,那倒不是……”陈登摇摇头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本来他还有些担心眼前的这位会拍案而起呢,现在倒是不用担心那个了。

  “家教不严,见笑见笑!”

  “岂敢岂敢!”

  “大哥,要不要将小妹抓回来?”糜芳故意来捣乱了,谁知两人皆不理睬他,顿时讨了个没趣。

  “小妹在江先生处,竺倒是不担心,只怕会给江先生增添麻烦……”

  陈登仔细地观察着糜竺的表情,心中暗暗偷笑,怪不得父亲曾说子仲兄少年老成,果然独到……

  “那登便告辞了……”

  “不送……”糜竺起身将陈登送出房门,回来时,见糜芳哈哈大笑,顿时羞怒道,“笑!笑什么笑!”

  糜芳笑着说道,“如此也好,糜家与陈家联系更甚,岂不更好?”

  “你!”糜竺有些无语,反正丢的是你大哥的脸皮!不过仔细想了一下,似乎有些道理?

  “休要再提!”

  再说江哲回到家中,招牌似地喊了一声,“秀儿,我回来了!”

  没多久秀儿便从屋子里走出,看着在大厅中喝茶的江哲说道,“夫君,可曾办妥?”

  “当然!”江哲随将遇到陈登之事说与秀儿听。

  秀儿点了点头,“如此便好,只是陈先生保举你为从事,夫君以后更要勤勉……”

  “是是是!咦,那丫头呢?”江哲左右张望了一下。

  秀儿上前,嘟嘟嘴轻声说道,“贞儿妹妹帮我做菜呢,夫君莫不是……”

  看着秀儿笑地很古怪,江哲顿时说道,“没有!我只是好奇!”

  “哦……”秀儿恍然,点点头说道,“贞儿妹妹说,今日要与妾身同住……这……”

  “什么?”江哲一瞪眼,连忙说道,“不行!”

  “真小气!”

  冷不丁后面冒出一句,江哲一转头,正是糜贞,于是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既然如此,便这般吧……”秀儿对糜贞说道,“待妾身为妹妹收拾一下客房,若是妹妹不嫌弃的话……”

  “最好嫌弃!”江哲丢下一句。

  “那就谢谢姐姐了……”糜贞眼角抽了抽,恨恨地回瞪着江哲。

  “哼!”这丫头,净来破坏好事!江哲哼了一事,忽然想起一事,说道,“既然要过年了,我正好有一副现成的春联,待我去找两张红纸写上挂在门旁!”

  “春联?”秀儿奇怪地看着江哲,便是糜贞也是一脸的迷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