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岁在甲子,天下太平!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111 2009.11.12 21:07

    (吃完饭就赶出来的,请大家多多支持)

  糜竺摇摇头从陈府中走了出来,不过看他表情,似乎难办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陈登已经做主借予糜家米粮五百石,糜家于半年之内如数还清并额外补偿两成,若是超过半年,在半年至一年之内,则需额外补偿三成。

  作为糜竺的好友,陈登已经很照顾这个他素来就佩服的人了,但是说到江哲,陈登就一点也不给情面了。

  别说糜竺只是想再见那江哲一面,陈登就大大反对,心想,要是见了你,我那有些“脱线”(这句话是从江哲处学来的)的老师万一舍弃了我,将他的所有学识传给你,那我怎么办?

  任糜竺好说歹说,陈登只有两字!免谈!

  “这陈元龙……”糜竺摇摇头走出了陈家大门,心里对江哲更加好奇了,能让素来高傲的陈元龙变成如今这副样子,这个江哲不简单啊。

  忽然,他想到一个细节。

  那就是刚才在商讨补偿的时候,陈元龙竟然一口就道出了数目,自己一算之后竟发现所得之数与他所说一模一样?

  糜竺皱了皱眉头,仔细回想着,对了,刚才他似乎有种欣慰外加得意的姿态。

  得意不用说了,元龙素来这样,这个欣慰嘛……那就代表着他原来不曾有这个本事……

  老师……

  某非……

  “这个陈元龙!”糜竺有些哭笑不得,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自己一说要见见江哲,他便面色大变,还怕我拐跑你老师不成?

  “唉……”糜竺转身看了一眼陈府庞大的府邸,心中有些凄然,喃喃说道,“公良啊,得到几个账房又有何用,要就要那江哲江守义!”

  一阵凉风将他的思想打乱,糜竺登时脸色羞愧难当,心中元龙以诚待我,我怎可负他?刚才所想切切不可再语。

  陈登捧着茶盏坐在客堂之中,心中有些无奈,“子仲素来高雅,今日竟行威胁之手段,真是……”

  见自己不答应他,他竟然说要去见见老师,让自己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考虑下,自己能让他去见老师吗?

  要是被他一见,那以后老师的弟子就姓糜了,不是姓陈了!还好自己当机立断,予了他那五百石,让他赶紧离开。

  等会,似乎老师对子仲兄很感兴趣的样子……陈登一想,心中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想下去,连忙站起身准备前往账房。

  “公……公子……”

  “恩?”陈登皱着眉头看着急冲冲跑来的孙茂,“宣扬,怎么回事?”

  “不……不好了!”孙茂跑地岔了气,难受地看着陈登,“出大事了!”

  “什么事?”

  “造……造反了!”

  “荒谬!”陈登眼睛一瞥,心说你跟了老师几天,怎么说话和老师一个德行。

  “那……那张角……造反了!”

  “张角?”陈登心中愕然。

  “是啊,消息已经传遍了!”孙茂好似恢复了一些,喘着粗气说道,“有个叫唐周的人向朝廷告发了张角要谋反的事,那张角见事迹败露,就索性造反了!”他想了他,又说道,“好像有个叫马元义的被大将军捉了,听说是斩首弃尸的,啧啧……”

  “这么快?”陈登嘀咕了一句,随即发令道,“你马上召集所有陈家的人,那些身在外地的要尽早通知,让他们如数赶到徐州,还有,加紧收购米粮,不用担心铜钱。”

  “不会有人再卖粮食了……”孙茂嘀咕了一句。

  废话,我也知道!陈登心中好生无奈,刚刚答应借给糜家五百石,那张角就造反了,用老师的话说就是,靠,你玩我啊!

  “尽量吧!”陈登点了点头走了出去,也顾不上去账房了,他要将这件事告诉父亲。

  “张角造反了?”江哲瞪着眼睛看着秀儿,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黄巾起义是在中平元年啊,现在才光和六年啊!

  “是呀!”秀儿奇怪地看着江哲,“街坊们都这样说的,还说有一个叫马元义的已经被抓到处死了……”

  “这……这……”江哲慌了,难道历史变了?

  “对了夫君,刚刚官差来说,当今圣上要改年号了,等将年过了(差不多是可以过年了),都只能唤作中平年……”

  “……”江哲无语地看着秀儿,您早说呀!害我吓了一跳,恩,那么就是说,张角起义只是提早了一年而已,还好还好,历史还没有太大的改变。

  但是让江哲不明白的就是,那张角好端端的,干嘛要提早造反呢?

  就在江哲想不通的时候,那闻事情败露,星夜举兵的张角处,张角正在做最后的动员:“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可以想象,数万人一起欢呼,这场面是多么的壮大,想必江哲会有些遗憾没有看到这个场景。

  “大哥,我等举兵反逆,当有名号!”张角的弟弟张宝说道。

  “二哥说的对,依我之间,大哥就为那天皇,二哥与我便做那地皇,人皇!”三弟张梁也借口道。

  “不妥不妥!”张角皱着眉头说道,“我等是代天反逆,岂可自称为皇?不妥!”

  “那大哥说怎么办?”张宝有些心急地看着那数万期待着的兵士。

  张角思考了一下,走前几步,大声喊道,“至即日起,我张角便是那天公将军,均天下之不匀,代天除恶,推翻暴汉,若有私心!天地不容!”

  “天公将军?那我便是那地公将军!”张宝也上前几步,跟着张角喊道,“至即日起,我张宝便是那地公将军,均天下之不匀,代天除恶,推翻暴汉,若有私心!天地不容!”

  然后就是张梁了,“至即日起,我张梁便是那人公将军,均天下之不匀,代天除恶,推翻暴汉,若有私心!天地不容!”

  “顺天从正,以享太平!”

  “顺天从正,以享太平!”

  “顺天从正,以享太平!”

  数万人齐声欢呼。

  于是乎,一场历史上有名的农民起义浩浩荡荡地展开了,一时间,四方百姓云从,仅仅数日就达到了数十万,贼势浩大,官军望风而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