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与陈登的较量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543 2009.11.06 12:27

    账房之中,江哲大咧咧地坐在桌子面,目光不善地看着眼前的同龄人,啥,考我?

  江哲心中暗乐,不是他看不起古人,实在是近两千年的文化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被超越的……

  要是输了,我就买块豆腐撞死算了!江哲恶狠狠地想道。

  “出题吧!”

  陈登看了看江哲,心中微微有些不渝,心说此人实在太过无礼,恩,一定要给他点教训!

  跺了几步,陈登忽然看到了墙上的书画,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那么江先生听好了……我陈家欲购有名书画若干,然查市价得山水挂画为两贯,书帖挂画为三贯,不巧此时家中财物不能周转,仅能出钱五百贯……”

  “五百贯还叫不能周转?”江哲撇撇嘴,待看到陈登的不善眼神时尴尬地挥手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父亲喜爱书帖,我喜爱山水,然我乃其子,不与父争,父亲所得之物比我多一倍(求助:古代的一倍叫什么?),问,我得山水挂画几何,我父得几何,家中费钱又是几何……”

  哟!江哲眼睛一亮,有些诧异地看着陈登,心中嘀咕道,“一下子就从小学生变成初中生了?这陈登牛的……”

  江哲的眼神实在让陈登感觉不爽,咳嗽一声问道,“先生可得结论?”

  看着陈登脸上的笑意,江哲顿时有种被看不起的感觉,略略一沉吟,低声说道,“你父亲得书帖挂画一百二十四幅,你得六十二幅,余钱四贯……”看了一眼陈登,嘿嘿一笑,“这四贯你可以赏给我……”

  “……”陈登此刻的表情极其精彩,看了江哲良久,一声不吭走向书桌,提起笔就开始在纸上演算。

  嘿!江哲有些好笑地看着陈登,手伸向一边的糕点,谁知竟摸了个空,皱皱眉头说道,“那个……那个谁?这个玩意还有不?”

  那个谁?陈登满头黑线,高声唤道,“来人!”

  没多久江哲就听到一声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一个小厮跑了进来。

  “替江……江先生去取一叠糕点来……”陈登头也不抬地说道。

  “两碟两碟……”江哲连忙给小厮做了一个手势。

  陈登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江哲,“两碟糕点,还不速去!”

  “是!”小厮冲冲跑了出去。

  待小厮上了糕点,又替江哲续了茶,陈登还是没有算出个所以然,这家伙竟然被自己出的题目难住了。

  不过陈登不愧是智力八十以上的牛人,虽然费时,但是最后还是算了结果,与江哲所说,分毫不差。

  孰高孰下,一看便知。

  陈登看着江哲的眼神很复杂,心中也隐隐有些不甘心,“现请先生出题……”

  江哲一看刚才,心想这个似乎来头不小,要是和他闹翻了,那岂不是没饭吃了?想了想,犹豫着说道,“这样吧,恩,我今天吃了二十块糕点,明天也是这样,后天也是这样,问这个月三十天我一共要吃了多少糕点……”

  “请先生以诚待我!”陈登一听便知道江哲放水了,心中更是有些不快。

  给你面子你还不要?非得求虐?江哲眼睛一瞪,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听好了!”

  陈登眼睛一亮,神情肃穆。

  “从前有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忽然捡到了一枚铜钱,第二天捡到两枚,第三天三枚,重复如此,问,一年此人共捡到铜钱多少?”

  要是有那么好的事情我也去了,江哲撇了一眼傻眼的陈登,顾自喝着茶,也不管陈登满头冷汗。

  “一日一钱,二日二钱,三日三钱……这……这……”

  陈登握着笔,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白纸,实在感觉难以下笔,这如何去算?

  切!求虐……那就虐你!

  江哲吃完一叠糕点,看着另外一叠忽然想起家中的秀儿,心中有些不忍,看了一眼陈登说道,“你慢慢算,我先出去一趟……”

  “先生且去……”陈登现在哪里还顾得上理睬江哲,他感觉这个题目实在有种特殊的意思,其中似乎有种关系存在着,但是是什么关系,陈登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江哲嘿嘿一笑,端起那碟糕点就走了出去,“您呐,就慢慢算着吧……”

  ---------------------------

  待江哲赶到自己家的时候,秀儿正在针线,忽然想起前几日秀儿说的话,好似要亲手给江哲做件新衣。

  江哲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夫君,不是在陈府上工吗?为何现在便回来?”秀儿看也没看江哲。

  啊?江哲顿时有些失败,将装着糕点的碟子放在桌上,失望地说道,“我抽空跑来看看……”

  “这如何使得?”秀儿秀目一拧,放下手中的活儿转身看着江哲。

  “没事没事。”江哲无所谓地说道,“今天要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一个人待在哪里也是无聊,还不如回来看看。”看了看秀儿的脸色,江哲尴尬地说道,“要不我等下便回去……”

  “理当如此!”秀儿这才点了点头,“咦,这……”

  “这个是我带给你的。”江哲说道,“你还没吃午饭吧,快吃吧,饿着对身体不好。”

  “秀儿真有些好奇呢,夫君究竟从哪里来……”秀儿笑着摇摇头,“午饭……咯咯……”随即她指着糕点疑惑地问道,“从何得来?”

  江哲知道秀儿的意思,连忙解释道,“这个是账房里面有的,刚才我说我饿了,那个和我比试心算的一个男的就叫来下人,给我准备了些糕点,我想到你咯,所以就趁空溜出来了……”

  听到江哲说想自己,秀儿顿时脸色绯红,娇羞地看了一眼江哲,心中洋溢起幸福。

  “快吃啊,还热着呢,刚出笼的……”

  看着江哲急切的眼神,秀儿擦了擦手,右手轻轻沾起一块,看了一眼江哲,左手遮着咬了一口糕点。

  太不爽了……江哲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到秀儿吃东西时候的样子,只好垫着脖子往里张望。

  “夫君若是如此,秀儿便不吃了……”

  “……你吃你吃,我不打扰你……”江哲顿时有些失望,轻轻嘀咕一句,“不看就不看,有什么了不起的……”

  扑哧……秀儿轻笑了一声,显然是听到了江哲的嘀咕。

  “哦,对了!”江哲忽然想起一事,连忙对秀儿说道,“秀儿,最近米粮是不是涨价了?”

  “这……”秀儿皱了皱眉,放下吃了一半的糕点在碟子中,轻轻说道,“这事秀儿不知,因为家中还有孙先生留下的存粮,所以秀儿也没有出去购些回来……夫君,莫不是出了些事?”

  “有可能要打战了……”

  “打战?”秀儿好似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死死地抓着江哲的衣袖,“那……那可如何是好……”

  “别怕别怕!”江哲挪了挪凳子,将秀儿抱在怀里,“放心吧,我们现在住在徐州城里呢,没事的,别怕……”

  秀儿慢慢放松了下来,“只要夫君在,秀儿便不怕……”

  正奇怪江哲为什么不说话,秀儿抬起头却看见江哲傻傻地看着什么,一看之下顿时脸色通红,这人竟看着自己咬过的糕点发呆。

  羞地起身拿过那块糕点,秀儿嘟着嘴说道,“夫君……”

  小妮子薄怒了。

  “啊!我忽然想起一事,我先走了……”江哲看着秀儿羞怒的样子,心中有些怕怕,赶紧离开,走的时候还暗暗摇头,太可惜了……

  江哲现在满脑子便是那半块糕点……还有上面那细细的齿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