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意外的相逢!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693 2009.11.10 21:04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江哲和秀儿已经离开那个山村有段时日了,一日,秀儿忽然走到江哲身边说道,“夫君,有件事秀儿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最近江哲在看春秋,为人师表嘛,到底也得装一下吧,不过一看之下,顿时有些兴趣,这个类似历史小说的题材让江哲顿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心。

  不过也是,在这个没有电脑,没有电灯的时代,总不能一到晚上就抱着秀儿躺被窝吧?

  那也太……江哲偷偷看了一眼秀儿,回想着昨天的自己右手的“经历”,心想,别看秀儿身板挺瘦的,还挺有料的……

  见江哲又走神了,秀儿走到江哲身边,用力摇了摇他,娇嗔道,“人家说话呢,你听我说呀!”

  “听听,我在听,在听。”江哲的眼神从秀儿的饱满处一扫而过。

  “夫君,是这样的,你知道我很小的时候便……孤身一人到了村子,全靠村里人帮助才在那里安居下来,心中……既如今我们已在徐州安定下来,村里的田地荒了也是可惜,都是秀儿亲手开垦的呢,不如赠予村里吧,还有那屋子……”

  那开天窗的屋子?江哲斜着眼睛好生郁闷,真是印象深刻,那个时候晚上没事干,天天躺着看星星……浪漫地很呢!

  “夫君,你说如何?”

  “你事你拿主意吧,恩,什么时候过去叫我一声便可。”

  “嘻嘻!”秀儿开心极了,连声说道,“如此秀儿便放心了,还有,依夫君所说,最近时局不稳,秀儿也想让村里人小心一些……”

  “恩!”

  “那我们明日便去吧?”

  “明天?”江哲皱皱眉头说道,“我明天请假可是特地为了陪你的……”

  “对呀……”秀儿眨着眼睛说道,“明日我们一起过去,夫君不就陪了秀儿吗?”

  “这……”

  “夫君……”

  “行行行,你看着办!”江哲呼了口气,心中有些奇怪,不是说女人最喜欢逛街的吗?怎么秀儿便不是呢?

  本来要两三天的路程,坐车便只要一日就可以了,江哲去陈府和陈登说了声,陈登听了后只好点了点头。

  两人的关系现在说实话实在有些古怪,既然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又是师徒,但是平时在一起的时候却又好似兄弟一般,这实在让他人难以看清。

  陈登特地派了一名老马夫驾车送“师父师娘”去那村子,坐在车上,江哲看着黄土道边那些百姓,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咦?”秀儿转过头看了一眼江哲,但是聪明地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细细品味了一番,觉得这句话道尽了百姓疾苦。

  “看什么呢!”江哲溺爱地抚着秀儿的长发。

  秀儿温顺地靠在江哲肩膀上,轻轻说道,“秀儿真的有些好奇,夫君到底是从哪里来,为什么懂得那么多东西呢?”

  “你想知道?”

  “……”秀儿咬着嘴唇,偷偷看了一眼江哲的脸色,这才轻声说道,“如果夫君觉得合适的话,便与秀儿说说吧……”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江哲无所谓的话语还没说话,就被那老车夫打断了。

  “江先生,这里有个茶摊子,我们要不要在这里歇息会再赶路?”

  “你说呢……”江哲问秀儿道。

  “恩!”秀儿也觉得有些乏了,说完她心中暗暗叫着可惜,不过这会儿不好再继续追问,以后有机会再问夫君吧,夫君真的好神秘……

  江哲找了一个位置,与秀儿坐下了,那车夫只是叫了一份茶水就着干粮吃了。

  既然说是摊子,那本就没多少桌椅,不多时,伙计边带着两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对江哲歉意地说道,“抱歉这位先生,本店没有足够的位子了,可不可以……”

  只是并一桌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江哲便点了点头。

  那两个中年男子坐下,江哲打量了一下,一个面向沉稳,身子骨有些瘦弱,其外一个,身体魁梧,显然不是易与之辈。

  “多谢这位兄弟!”瘦弱的男子抱拳说道。

  “没什么,与人方便便是与己方便。”江哲淡淡说道。

  “好!”没想到那瘦弱的男子只是外表看似虚弱,说话声却是中气十足,细细地打量了江哲一番,他说道,“在下张触,字左存,兄弟怎么称呼?”随即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壮汉。

  “我叫……叫我黑子就可以了!”

  “……”江哲古怪地看着这对看似十分不和谐的同伴,“在下江哲江守义,见过两位,这是我的妻子。”

  秀儿低了低头,算是见礼。

  张触见江哲似乎不愿多说话的样子,也不为难,顾自叫了一壶就着干粮吃着。

  忽然,坐在江哲他们胳膊的一个庄稼汉打扮的男人狠狠一拍桌子,愤怒地说道,“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算了……”坐在那人旁边的人劝道。

  “若是往常也就罢了,今年如此的收成,税收竟不减反增,都给了他们,我们拿什么过活!”

  “你就不算不服又能怎么样?”那人的朋友说道,“你照样说,他们照样收,能有什么办法?我看还是忍忍吧,趁着还有段时日去徐州城看看,也许还能找到一处差事,如此……便轻松些了……”

  “这昏君!”

  “禁声!”

  江哲看了一眼那张桌子,默默地吃着秀儿做的米饼。

  那张触看着江哲,忽然发问道,“兄……这位先生,你对这局势有何看法?”

  江哲抬起头,皱着眉头看了张触一眼,想起三国时期那一乱世中死去的人,心中有些伤感,沉声说道,“你问的是什么?”

  那张触眼神微微一凛,沉吟说道,“对当今朝廷……”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连民心都失了,还能有什么作为?”江哲一边说,一边看着那桌的汉子,只见在他的影响下,茶摊中的众人都忿忿地开始表达对朝廷的不满,吓得那伙计不敢靠近。

  “民心?”张触眼睛一亮,心中暗惊之余细细地重新打量着眼前的弱冠之龄的少年,本来叫他先生只是看他的穿着,心中实在没有多少敬意,如今,他确实有些佩服了,短短一句话就已经表明了一切。

  那张触皱着眉头低头沉吟了一下,抬头说道,“先生可曾听说过张角?”

  江哲捧着茶盏吹了吹,淡淡说道,“略有耳闻,提他干什么?”

  张触顿时有些尴尬,讪讪说道,“只是好奇,只是好奇,那张角……”

  “哼!”江哲笑哼了一声说道,“那张角以为天下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呵呵,实在可笑!”

  这话如惊天霹雳,张触顿时面色有些变了,和身边的黑脸壮汉对视一眼,他问道,“那先生对那张角有何看法?”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不管那张角是为了什么目的,是为了天下百姓也好,是……恩,是那也罢,倒霉的还是百姓!至于我的看法?重要吗?”

  重要吗?张触有些迷茫,是啊,光是他的看法重要吗?不过除开这里不说,眼前的人的见识实在渊博,可惜此人怕也是世家中人,真是可惜……

  见那桌越说越激烈了,江哲皱了皱眉头,转头看了看秀儿。

  “要走了吗?”秀儿盈盈起身。

  “这位先生……”见江哲两人离开,张触起身拱手说道,“在下还是想问一句,先生对那张角作何评价?”

  “若他没有私心,那么在下敬佩他!”江哲头也不回地说道。

  “原来如此!”张触哈哈一笑,大声说道,“能遇到先生,张某不虚此行!”

  “走!我们回去!”张触拍了拍壮汉的肩。

  “啊?不去徐州了吗?”壮汉连忙跟了上去。

  “我们都小看天下能人了……事已至此,张某不得不为!江哲江守义……哈哈哈,真是个妙人……”

  “那个小白脸有什么本事?”

  “我本来还心有顾忌,如今却被他一言惊醒,民心已得!天下可取!走!”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