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宅行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章 东门第一战!

三国之宅行天下 贱宗首席弟子 2659 2009.11.16 22:32

    话说张燕本来麾下便有五千人,张牛角更是增派了两千人与他,如此一来,东门便要承受七千人的进攻,这是如何一幅光景?

  不想那张燕竟然嚣张如此,就地扎营,生锅做饭,最近一处离徐州城仅五里之地。

  “此贼竟嚣张如斯!”陈登眼中喷火,恶狠狠地说道。

  江哲反倒心中一喜,对方轻敌是好事,而且是大大的好事啊!

  张燕虽然嚣张,但是却不愚笨,反而十分机警,始终留下了近三千的黄巾军以防备徐州东门的突击,不想等了良久,等到埋锅做饭完毕,东门还是未见动静,顿时鼻子一哼,眼红的轻蔑之意更甚,“如此鼠辈,我张子安一人便可取下徐州!何须三门?何须内应?”

  看着不远处黄巾营地炊烟升起,江哲方将士大怒,尤其是方悦,屡次申请出战,江哲不允。

  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陈登解释道,“贼军突来,虽力竭但气盛,不可与之硬碰,各位,孰不知一鼓作气,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之乎?”

  顿时众人心中疑虑顿消。

  那张燕见东门不出,心存诱敌,便令那三千黄巾除两千去附近砍伐树木,寻找礌石,以作扎寨之用,仅仅只留下一千黄巾。

  便是如此,东门也是丝毫没有动静,顿时他眉头一皱,看了看作业了一半的营寨,将剩下的一千也派了过去,但是眼神却一直盯着徐州。

  “徐州之兵竟衰败如此!”张燕哂笑一句,看了一眼眼色,日已斜西,怕再过一个时辰便要入夜。

  看着手低下的将士个个憋红地脸,江哲心中暗叹,如果是在游戏里面,自己如何能受得了如此的侮辱?但是这不是游戏!手下的将士也不是那些无轻重的数据,那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就着秀儿递上的茶水吃了些干粮,江哲已经在城墙上站了数个时辰,一门心思找着破敌的机会,连秀儿的脸被冻地通红都没有发现。

  那里的黄巾营寨在江哲的叹息声中终于完成了。

  张燕走前一步,大声喝道,“徐州鼠辈,我不欺你兵少,你我各派五百人,可敢一战?”说完,他手一招,五百黄巾出,向前一两里。

  江哲看得仔细,这五百人大多是刚才扎营的那些,劳作了数个时辰,仅仅才休息片刻,似乎连饭都来不及吃。

  顿时灵光一闪,江哲唤过陈登,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陈登听得目瞪口呆,惊疑不定地看着江哲。

  “速去!”江哲低声喝道。

  终究是对老师的信任战胜了疑惑,陈登跑了下去,找到了方悦,说了几句之后,对着黄巾军喊道,“有何不敢?只是我徐州泱泱大城,甲厚兵利,将士勇武,怕你输地太难看。我看得仔细,这五百人还不曾吃饭,如何使得出力气,还是先吃过饭事再来吧!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此言一出,不仅江哲方的将士惊得目瞪口呆,便是张燕也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徐州之人竟迂腐如此?还是有什么诡计?

  想了一刻,张燕还是没有想出个头绪,心中暗道,不吃饭则使不出力气,这话确实不假,莫非此人真的是个庸才?

  “你是谁?”张燕喊道。

  “我……”陈登张了张嘴,看着城墙上的江哲,硬着头皮喊道,“我乃徐州陈登,陈元龙,不知你等敢战否?”

  “哼!”张燕冷哼一声,“有何不敢!”当下便令人取来事物,分与那五百人,心说这是你自己找死!等下我看你用何等面目督战!

  这边,方悦虽然心中有些疑惑,但还是挑了五百徐州精兵出了战壕,回头看了一眼城墙,看到了那名始终站在那里的青色身影,心中的担忧才慢慢消退了几分。

  莫非真有什么玄机?

  江哲对面着城楼上不解甚至是怀疑的眼神,心中有些发苦,这我怎么解释地清?等会你们就明白了!

  转身看了一眼,秀儿的眼神一如往常,盈盈笑着,眼神中充满了信任和爱意,江哲这才发现秀儿脸上的异样,顿时走了过去,轻声说道,“要不,你且先进城楼,城墙上风大……”

  “夫君……”秀儿握着江哲的手,红唇微张,吐出一句话,“若是夫君打退黄巾的时候妾身不在夫君身边,那岂不可惜?”

  江哲点了点头,拍了拍秀儿的手,正好被登上城墙的陈登看到,陈登顿时对身边的陈府家将耳语了几句。

  那家将点了点头,跑开了。

  被挑出的五百将士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那些吃着热食的五百黄巾,有的不禁舔了舔嘴唇,一天上下,他们除了早饭粒米未进,滴水未饮,看着他们吃着,他们只能死死地握着长枪,若非是他们,自己怎得会落到如此田地!

  一炷香(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两方五百将士向前,相隔数百米。

  看着那些吃饱喝足的黄巾贼子个个眼中放出红光,陈登心中大苦,暗暗后悔,他甚至想到,莫非老师真的不懂战事?

  五百黄巾如五百匹狼,呼啸着冲向方悦率领的五百徐州精兵,方悦牢牢记着陈登传达江哲的言语,令将士不得擅动。

  但是他的心中也在喊苦,战事拼的就是气势,越是冲向前,气势就越旺盛,看着就要到眼前的黄巾贼子,方悦暗叹一句,今日怕是要折在这里了。

  俗话说的好,天意如刀,难防难防。

  刚才还气势如虹的五百黄巾忽然冲势一衰,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江哲看得仔细,右手一挥,喝到,“擂鼓!”

  “咚咚咚!”

  方悦正在疑惑,听闻鼓声,大喝一声,“诸将士,随我来!让这些贼寇尝尝我们徐州的兵刃之利!”

  随着话音一落,方悦几步冲到一名黄巾眼前,手中的长枪一甩,径直刺向对方,却发现对方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随即躲闪不急,被方悦一枪刺穿。

  这就是黄巾?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黄巾军?

  来不及细想,方悦抽出长枪,再次朝另外一个黄巾刺去,结果大同小异,他顿时心中一疑,看向身边,表情古怪地看地徐州精兵们个个英勇非常,取走对方性命。

  怎么感觉我们才是攻无不克的?方悦心中有些好笑。

  那些徐州精兵也发现,眼前的敌人好像一个个都软了似的,一枪一个准,顿时士气大振。

  好似一面倒的局面,五百黄巾竟然片刻之间就被五百徐州精兵杀灭,徐州仅仅阵亡二十余人。

  东门城墙的人看得目瞪口呆,张着大口好似不会言语了一般,便是那擂鼓的两名将士也不知何时停住了。

  江哲瞪了他们一眼,他们羞愧地再次擂鼓。

  “夫君……”秀儿轻轻摇着江哲的手臂,“你且看看那些人……”

  顺着秀儿的指示一看,江哲顿时心中一乐,以陈登为首,个个瞪大着眼睛,张着嘴,皆附在城墙边上看着下面。

  “咳!”江哲咳嗽一声,刮了下秀儿的鼻子。

  另一方,张燕不敢置信地看着己方的精兵如杀鸡屠狗一般被杀地干净,心中顿时明白过来,想必中了对方的计了!

  “陈元龙,你安敢欺我!”张燕折了马鞭,拔出腰间的剑,策马冲向战阵,后面的黄巾一拥而上。

  “靠!”陈登心中有些委屈,暗自说道,“又不是我耍的诡计……咦?老师是用地何等手法?贼军怎么莫名其妙就力竭了呢?亏我刚才还怀疑老师不懂战事,不懂的人是我啊!”顿时看向江哲的眼神更加炙热了。

  方悦正在收拢已方将士的尸首,瞥见黄巾贼众一拥而上,顿时有些慌了,“风紧扯乎(嘿嘿)……”

  那近五百的徐州精兵赶紧带着战友的遗体撤入战壕,不过不少人还是割了那些黄巾军首级,挂在腰间以作军功。

  “戒备!”江哲大喝一声,城墙上的将士纷纷拉弓举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