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幽王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魔帝

幽王府 天都要塟我 3336 2019.04.10 14:48

  李极见苦苦哀求魔帝没有什么效果,就口出狂言开始威胁起魔帝来,把脸都几乎贴到了魔帝的老脸上,咬牙切齿的瞪着他,魔帝脸上的皱纹堆在一起,只能尴尬的笑了笑,接着后退了一步用袖子把脸上的唾沫星子擦了擦说道

  “不要这么想让我死嘛!老夫我这就是一缕魂魄而已,这段时间来我看着你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我也很欣慰呀!”

  “我去!你果然是变态,居然跟踪我,老子和你没完!”

  李极想起来和寒肖你侬我侬的时候一边还有一个猥琐的老头流着口水眼冒精光就觉得想吐,此刻恨不得把魔帝宰了!想着便用脑袋狠狠的砸向了魔帝的脑袋,结果一空,什么也没有砸到,直接从他脑袋上穿了过去,李极只能恨的咬牙切齿!

  魔帝笑咪咪的看着李极缓缓说道

  “年轻人还是这么冲劲,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当初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看出了你的不同,第一眼见到你恍惚间以为见到了一个圣人,一个震古烁今的伟人,当时老夫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即便是天压在你身上你也不会向他跪下,你这种人又岂会是遇到一点小小的困难挫折危险就放弃的人?如今你仔细看看你,对一个从前素未谋面的小女娃都能不惜得罪挚爱之人,这就是仁,面对危险不慌不乱,沉着应对,这是智!为兄弟两肋插刀这是义!见到老夫丝毫不畏惧反而兴师问罪,这就是勇!小子,难道这不正是魔帝决给你带来的好处么?”

  李极听魔帝口若悬河的说了这么一大串,低下头来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自己好像在获得了魔帝的传承后的确有变化,从帝都逃命开始,一路上遇到的敌人都是九死一生才能逃脱,但是自从得到魔帝决后自己多了一份从容,这份从容是魔帝决强大的感知能力带来的,许多事情的本质能在一瞬间就暴露无遗,就风雨寒的那四位“暗影”来说,有一位几乎就在自己面前,若非魔帝决,李极怕是真想动手教训教训风雨寒,可李极察觉到以后就掌握了事情的主动权,风雨寒对自己并无杀心,反而被寒肖迷的神魂颠倒,李极觉得风雨寒此人虽让人讨厌,可倒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寒肖由他保护出城的确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李极正想的出神,只觉得头发叫人轻轻拉了拉,回过头来只见黑裙少女正躲在自己身后害怕的两只大眼睛里满是泪水,李极忙又找了盏油灯点亮了,对魔帝说道

  “快把你这跟狗血一样的光撤了,看的老子眼睛疼,我就想问问你,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比如这个?再不要扯什么废话,说点有用的!我现在都觉得你这魔帝纯粹就是个神棍,专门骗人来的,真本事没有,全是嘴皮子功夫!”

  李极说着示意一旁站着的黑裙少女坐下来,一边凝聚起一团血红色气流在魔帝面前晃了晃。

  魔帝听了李极的话立马吹胡子瞪眼道

  “放屁!想当年本魔帝君临天下,谁敢不从?若真没有些本事,我安敢在你面前滋出这丈二的尿去!小子!这是咱们魔要用的魔气,类似于魂师用的魂力,不过我想先问问你,你觉得何为魔?”

  李极瞅了一眼魔帝,发现魔帝要是把脸上的皱纹都烫平了也不失为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李极心想何为魔?他自己不是说过么?便用原话回道

  “执念者为魔!”

  谁知此话一说完,魔帝的眼神中一丝奸诈一闪而逝,只见魔帝不屑的对自己笑了笑说道

  “执念者为魔?那这世上岂不是尽是我同辈中人?试问谁无执念?就是街上的叫花子也渴望能衣食无忧?卖炊饼的也渴望日进斗金!难道这些也能算魔?若真如此,你还不如去卖大饼!要饭来的舒坦!”

  “那你他娘的当初为什么这样告诉我!”

  李极见魔帝敢对着自己喷唾沫星子,立马怒骂起来!

  魔帝却是一脸疑惑的表情道

  “我和你说过么?一定是你小子记错了!一天不学无术,连老夫传授的无上妙诀都能记错,简直气煞老夫也!”

  魔帝见李极脸色不太好看,适可而止的叹了口气说道

  “罢了,此事不提也罢,老夫问问你,你认为什么事或者什么人是你放不下的!是你即使舍弃生命也在所不惜的?”

  李极被魔帝询问的这一瞬间,脑海中闪过无数张熟练的脸庞,想了许久,李极却是无奈的说道

  “很多很多,多得数不过来!”

  魔帝捋着把胡子眯着眼打量了一下李极而后点了点头道

  “想不到你还是个多情种,那就这样,老夫再问你,如今这世上,还有谁叫你放心不下?”

  “你想说什么?”

  李极知道魔帝心知肚明!如今能让李极放心不下的人除了寒肖还能有谁?

  “你执着于一个情字!”

  魔帝突然闭上了眼,从他那苍老的皱纹里不知埋藏了多少故事,只听他轻语道

  “为执念而疯,狂,痴,傻,为之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这就是魔!世上能做到此事的也不在少数,可真正配的上“魔”之一字的又能有几人?你虽为魔帝,可你若不能参悟魔的真谛,你便不能成魔!”

  李极疑惑的询问道

  “到底怎么才算是魔?”

  魔帝转过头来看着李极,目光如炬!

  “丧失心智,杀妻弃子,亲手摧毁那个叫你放不下的人或者事,你即能成魔!到那时,还有什么能困住你?”

  魔帝说道此处浑身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来,这种气息仿佛是从尸山血海中漫步而来的狂魔,他的身后血浪滔天!

  李极想了许久,突然沉声道

  “我会以付出生命的代价来守护我爱的人!如果如你这般成魔,我此生愿做一普通人,哪怕是要饭我也心甘情愿!”

  “哈哈……”

  魔帝听了大笑两声,接着说道

  “如果你守护不了呢!若方才那白脸男子命令他的手下围攻你和寒肖你该如何?你是不死之躯,可她呢?你不是只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你面前?”

  李极脸色难看,但依旧倔强的说道

  “那我就去死,我绝不独活!”

  魔帝像是早就知道李极会如此说一半,撇嘴笑道

  “死倒是不难,难就难在那姑娘恐怕不会这么干净的死去,起码要在你面前受点苦头,嘿嘿~,不要觉得不可能,人性本就邪恶,到时候她叫你为她报仇,你该如何?到时候你看着你心爱的人在你面前被糟蹋,你难道不肝胆欲碎,难道不会后悔早点成魔,这样你爱的人不是死在你手里来的更加干净?”

  李极沉默了,他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对策,难道真要如此?李极一想起自己要亲手杀了寒肖便觉得胸口好似被一块沉甸甸的巨石压着喘不过气来。

  “哥哥,别听他胡说八道!”

  这时一旁的黑裙少女却是突然说了一句,她的声音十分清脆,如同风铃一般,她见二人的目光都看向她,不禁胆怯的想躲闪,可她依旧努力的说道

  “我……我父亲以前和我说过,人一辈子怎么过,不是别人说出来的,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这黑裙少女说道这里勇敢的将单薄的身体坐直了,脸虽然像发烧一般彤红可语气不减分毫,只听她努力的说着

  “谁都有觉得自己好似蝼蚁的时候,可蝼蚁在死之前是不会考虑自己为何而死,它的眼睛里只有一个,就是完成它要做的事,即使是死,也是死在了向自己目标而去的路上!它不后悔!”

  李极听了这黑裙少女的话不禁眼前一亮。

  “你是说我只用一心一意的去守护我爱的人,至于能不能守护住就不是我操心的了?”

  黑裙少女努力的摇了摇头说道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你没有一个目标,你现在可以想一想你到底有什么想去做的事,这样你就不会被它三言两语就糊弄了!”

  李极仔细琢磨起自己想做什么,可琢磨来琢磨去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这时候魔帝突然长叹一口气而后说道

  “其实你不适合做魔帝!老夫当年杀妻弃子,呵!你知道么?我妻子死前都是笑着的,那时候我发誓!我发誓我要将我的对手挫骨扬灰!因为他们逼我杀死了我最爱的人,还是当着我儿子的面,我妻子当时抓住我的手将匕首捅进了她肚子里,她用只有我们俩人能听见的声音叫我不要报仇!不报仇?老夫后来屠城时杀了百万人以泄我心头之恨!”

  李极听到这里不由得心惊肉跳,他看出魔帝所言不假,因为魔帝说起此事来眼角竟然挂满了泪水!

  “你就是个屠夫!”

  黑裙少女突然站了起来用手指指着魔帝气的紧咬银牙!

  “你既然知道生离死别是那么痛苦,你为何还要做这样的事,你妻子知道了她难道不会难过么!”

  魔帝坐在桌子前一动也没有动,只是用低沉的声音接着说道

  “老夫杀他们的时候会告诉他们,你们日夜信仰的天神就在天上看着你们,你求求他们来杀了我这个恶魔好么?于是百万人跪在地上祈求上苍,祈求他们的天神,他们的态度很诚恳,差点将老夫我都感动了!可当时站在天穹之上的四个神见了之后那眼神的淡漠我一辈子都挥之不去,他们冷静的给我说了一句话!你们觉得是什么?”

  “叫你住手!”

  黑裙女孩对着魔帝道

  “你这个屠夫!”

  魔帝的瞳孔仿佛要流出血来,他咬牙说道

  “那四个混蛋告诉我,叫我多杀些弱者,这样我杀的舒服,他们也可以完成任务!”

  “什么任务?”

  李极惊问道

  “自然是消灭弱者的任务,毕竟人类的资源可是很紧张的!”

  魔帝说到这里释然的笑了笑。

  “从那个时候起我终于发现,原来弱者,真的只能任人宰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