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幽王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老猿

幽王府 天都要塟我 3317 2019.04.13 21:32

  “那年轻人为了赌博,对自己的生父不惜动刀威逼,是因为魔气缠身失去了理智,其父虽然心痛可依旧保持冷静,在其悔改后慨然接受,丝毫不计前嫌,是为亲,原来魔气就是能叫人失去理智的东西!”

  李极恍然大悟,抬起头来再看眼前已经再无了魔帝的身影。

  “他……他就突然消失了”

  黑裙少女从李极的背后探出身来,仔细的看着那原本魔帝坐着的位置。

  李极忽然记起来魔帝说过他要去解决蛇魔的事,急忙跑到窗户前推开窗向天外望去。

  此刻雨势不缓反急,豆大的雨水打在脸上睁不开眼,此刻城里已经听不见其他什么声音了,想来人基本上都已经逃出城外,此刻李极看着四周黑压压的建筑物里一丝灯火也没有,就仿佛置身于一片死城中。

  天空中的战斗愈演愈烈,将天都打的震颤了起来,厚重的云层剧烈的上下翻滚着,那黑色的巨大漩涡依旧沉寂的停在天空中,仿佛一张巨口正在伺机而动,随时准备吞了这屹立无数年的天狼城!

  此刻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打雷还是打斗的声音,李极看着天空眼神有些黯然,自言自语道

  “想必你已经安全了,等我,我会努力找到你的……”

  “我帮哥哥你一起找!”

  黑裙少女突然站在了李极旁边,她现在已经不害怕李极了,反而坚定的看着李极。

  李极听了笑了笑说道

  “刚才有事没听见你名字,可以再告诉我一次么?”

  黑裙少女脸色微红,立马回道

  “没问题,叫我铃儿就好了”

  李极点了点头回头望了一眼窗外。

  “走吧!不能再等了,天都被打的流泪了”

  铃儿同样有些担忧的望着窗外的天空,不过他听了李极的话乖巧的点了点头,李极发动魔帝决在客栈的后厨里寻到了一个风灯,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这风灯外部用防油的黄纸包着,只底下有个窟窿,由于黄油纸的透光性不是很好,所以这风灯提起来能把脚面照亮就错了,不过总比没有好,李极用魔气卷起风灯接着重新披上了黑色袍子,缓缓推开了客栈的大门!

  大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街道已经成了小溪,过脚面的雨水带着一些杂物向城中的低洼地带流去,李极领着黑裙少女靠在屋檐下的台阶上顺着大街向城门方向走去,偶尔会看到远处在大雨中依旧冒着通天火焰的楼阁在燃烧着,不时天空中的云层震动一下就会有一个眼花缭乱的光团将一个建筑物变成废墟,天色忽明忽暗,黑裙少女害怕的紧紧跟在李极身后,他用手紧紧的拉着李极的黑袍子。

  虽然城内的人迹已绝,再有的就是一些死尸,但李极依旧不敢大意,将魔帝决运用起来仔细探查着周围的蛛丝马迹,这魔帝决倒是不会消耗什么魔气,可李极必须要时刻专注的打量四周那些看起来十分可以的东西和一些目不能及的死角,这样一来李极便感到有些心力交瘁……

  “啊……!”

  李极正走着突然身后的铃儿尖叫了一声,李极心里下意识的咯噔一下心想糟糕了,定然是一个分神没注意,漏了什么东西!

  忙转身回头看去,只见铃儿就在自己身后,她的两只手都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袍子,脸色惨白,两只惊恐的大眼睛一直盯着一个地方。

  李极寻着看去,只见在街道的一个水坑中正有一个人头起起伏伏,天空上的光芒照亮的那一瞬看起来就像是有个人藏在水坑中,只用一个脑袋偷偷的窥视着自己。

  李极看的清楚知道那是一个脑袋,像这样的尸体残骸李极已经见到了许多,更有一些街边的屋子里,李极用魔帝决探去更是触目惊心,有时候一屋子里都扔满了死人!李极忙对惊魂未定的铃儿安慰道

  “别怕!就是个死人,这世道一乱死点人是很正常的,跟紧我!”

  说着李极就接着往前走去,铃儿忙嗯了一声和李极靠的更紧了,几乎是贴着李极的后脑勺。

  随着越来越靠近城门死尸也越来越多,成双成片的出现,空气中的血腥味浓的刺鼻,到最后几乎已经没有了下脚的地方,李极看着已经可以看见黑色轮廓的城门不由的犯愁起来,这已经不是死点人了,李极把灯靠近地面,只见死尸已经将街道上雨水汇合起来的水流截断了,形成了一面略高的水位,血红色的水上漂浮着一层油污,这些死者大多是女人老人和孩子,偶尔会有几个年轻的男子,铃儿脸上的血色已经看不见了,她现在见的多了承受能力也有所提高,不过还是受不了这尸山血海的场面,着急着想要离开这里。

  李极把手里的风灯往远处照了照,照出了满地的尸体,转过头对铃儿说道

  “这条路走不通了,雨水被堵在这里都能没过大腿,更别说这种水……”

  铃儿捂住嘴巴压制住自己想吐的冲动,眼巴巴的用大眼睛看着李极,那原本清澈的眼睛此刻也有了血丝。

  李极转过头看了一下地形,发现被截断的水流都朝着一个小巷子流去,那里看起来没有什么尸体,便带着铃儿小心的绕过了几个尸体朝小巷子里走去,这条巷子看起来四通八达,尸体竟然一个也没有,李极朝铃儿笑了笑示意她这条路没错,便带头朝着城门方向走去。

  谁知进了巷子刚走了约有十来米就在一个破门里出现了一个身穿黑甲的尸体,这尸体脑袋也不知去了何处,身体趴在门槛上。李极不以为意,身后的铃儿更是催促李极快走,叫李极不要看见尸体就停下来,李极说道

  “我需要从这些人的伤口来判断他们因何而死,这样说不定可以提前预知一些危险!比如说这个人,他身穿黑甲明显是天狼城的军队,身在军队中怎么会单独出现在这里,而且脑袋还不知去了何处,尸体上的刀都没有拔出来说明他的脑袋是一瞬间摘下来的,来不及拔刀,你觉得能叫一个士兵反应不及就人头落地的人,他有什么目的?”

  李极想不通,铃儿更是想不通,只是却不敢再催促李极了,而是紧紧的靠着李极,就在这个时候,李极突然面色一变,黑袍翻动间血红色气流卷起风灯直接砸在了水里,风灯“呲”的一声便熄灭了,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铃儿刚要尖叫就叫人捂住了嘴,被一股力量推着朝一边的那黑甲尸体趴着的门内走去,铃儿感受到身边的李极后知道这是李极做的放了心,一直被推到了屋子里的一扇朝巷子开的窗户旁边,接着只觉得浑身一松就没了动静,铃儿急忙蹲了下来,躲在窗户下面,这屋子黑的像锅底,有些地方在漏雨,雨水滴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李极听的一旁铃儿的心脏因为紧张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的声音,便轻声的安慰道

  “别怕,有人过来了,他发现不了咱们……”

  这时候天空上的乌云散开了一些透下来了一些光,战斗也好似停了下来,那黑色的大漩依旧平静的挂在天空,一时间只剩下雨水滴落的声响。

  李极仔细看着巷子口,不一会出现了一个人,这人身材中等,脚步放的很轻,走的近了李极这才发现这是个穿着黑甲的女子,容貌清秀,这女子一举一动间倒是十分的利落,她手里正握着一把剑,目光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似乎是在防备着什么,待她发现那趴在门槛上的黑甲尸体后,稍微一愣便急忙就往巷子口退去!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阴沉的声音从巷子口传来,只听这声音略带几分戏谑的语气道

  “跑?你能跑的了?”

  那黑甲女子闻听此言脸色剧变,急忙连续后退十几步,直到和巷子口拉开了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如临大敌的面对着巷子口!

  李极抬眼看去,这时只见巷子口出现了一个低矮的身影,这身影一出现李极便觉得有些眼熟,待再走进了一点只见此人的两只胳膊长的出奇,长的好似一只通灵了的猿猴,他的腰上还插着两把匕首,这不正是回客栈寻找寒肖时在屋顶遇到的那个人么?李极回忆起来便觉得此人定然不简单,此刻仔细看去只见那长的和猿猴一样的人阴着脸干巴巴的坏笑了两声,说道

  “你跟了我,我真的会考虑留你一命!怎么样?”

  “是你?”

  那身穿黑甲的女子秀眉倒竖,怒道

  “原来真的是你!你口出狂言羞辱我,我饶你一命你竟然不速速离去,反而做出这等事!将我的人一个一个的诱杀,你到底想做什么?”

  “嘿嘿……,我不是说了么?你只要跟了我,我说不定会放了你?”

  这人用目光在黑甲女子身上肆无忌惮的来回扫视着,一副极其猥琐的表情叫人看了好似通灵了的猿猴正偷东西,说不上来的一股厌恶之感油然而生。

  这个时候那身穿黑甲的女子握紧了手里的剑怒道

  “我是城主风仇之女风灵,你惹了我还不知悔改?若你现在速速离去,我便当此事没有发生过!”

  李极听这女子声音清脆,原来是城主的女儿,不过此刻她那紧张的神态和慌乱跃然纸上,使得这几句威胁的话听起来是那么的苍白!

  那猿猴一般的猥琐男子听了此话假做惊恐的模样提高了嗓音道

  “啊,原来是城主的千金!那和我岂不是更加相配?我背阴山骷髅座下大祭酒老猿是也!这够你光宗耀祖了,快将剑放了过来吧……”

  这猥琐男子话未说完已经耐不住性子,加快了脚步向风灵逼迫而来,风灵见自己的身份威胁没用,一时间慌了神,害怕的只知道后退,口中无力的连连发出警告

  “不要过来!……”

  她一边退一边喊,却是连反抗也都忘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