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幽王府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套路

幽王府 天都要塟我 3688 2018.10.21 15:39

  洛南森林的冬季十分短暂,在雪国时才勉强有四个月的时间,而越是往南,冬季越短,听闻南方火域甚至连温度都不会有所改变的。

  木屋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不时传来一两声蛙鸣,初春的细雨携带着一丝一缕泥土淡淡的清新,闻起来有一种生的气息。

  李极安静的躺在床上,出神的听着屋外的蛙鸣,微凉的空气让李极回想起了自己在安王府的日子。

  那时候李极喜欢在修炼之外的时候读书,尤其喜欢在下着雨的夜晚,坐在面对竹林的窗户前,在桌子上点一盏灯默默的读一夜的书,雨打竹叶,蛙鸣庭草,偶尔清新的空气让人只觉得精神振奋,一边坐在椅子上的乐儿也喜欢雨夜,她会用胳膊支着脑袋看一夜的竹叶,不时还会痴痴的提几个问题,但李极从来不会去告诉她答案,因为李极知道这些问题不是给自己准备的。

  乐儿是个特别的女孩,脖子上总是挂着一个雕刻着树枝的玉佩,乐儿总说那是她母亲给她留下的信物,是要等一天接她回去的,至于为什么会来皇宫,乐儿总是开心的说也许是她的父母遇到了麻烦,不得已才这样的,她也乐于接受她父母已不在世的说法,而那块玉佩既是她的朋友,又是她的精神寄托。

  乐儿喜欢读书,女红做的一塌糊涂,乐儿愿意为不认识的字和看不懂的书请教李极许久,但却干不得一刻女红,也好在李极从小和母亲吃尽了苦头,不同于其他的皇亲国戚娇生惯养,也乐的自在。

  乐儿胆子大,不同于蓝儿,蓝儿是只敢欺负自己,乐儿敢男扮女装,跟着自己和得安去醉仙居,她还会像模像样的做一些轻浮女孩子的动作来,让李极不得不刮目相看,而且还与得安把酒言欢的聊着男人之间的话题,只是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乐儿在醉仙居痛哭了起来,以后便再也不去了。

  雨夜的林子里突然一阵急促的鸟叫声将李极带回了现实,李极暗自叹了口气,也不知她们是否都安好?

  ……

  昨夜的一场大雨过后,早晨的阳光格外的刺眼,李极昨夜睡的晚,便用毯子蒙着头接着呼呼大睡。

  三儿突然推门而进,跑到李极床边拉下蒙在李极脸上的毯子喊道

  “不好了!不好了!姐姐让蛤蟆给偷走了!”

  李极夺过毯子又蒙在了头上,心想说的都是什么啊,说青蛙不是更靠谱一点么?

  “我没开玩笑,姐姐不见了!”三儿几乎尖叫着对李极的耳朵呼喊。

  李极被吓的一跳,睡意也去了十之七八,看三儿脸色苍白,知道不是开玩笑,急忙穿了衣服直奔寒肖的屋子而去,寒肖的屋子离自己并不远,几个呼吸间李极便冲进了屋子,屋里空无一人,李极看了一圈发现木桌面上歪七扭八的刻着几个大字!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桌子的右下角还有一排小字

  “天鹅寒肖”

  “额”

  李极稍微错愕后居然打心眼里开心的笑了下,寒肖给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楚楚可怜的模样,怎么也有俏皮的时候了?难道是受到了自己的启发?

  “哥哥,你等等我呀!”三儿才喘着气跑了过来,指着桌子上的字气喘吁吁的说道

  “看,看,那蛤蟆,蛤蟆抓走了姐姐,还,还留下了字!”

  李极心想这那里是蛤蟆抓走的,估计自己是上当了,被寒肖骗着抹去了奴印,肯定是趁着昨夜的小雨逃跑了!李极此刻有些哭笑不得,赶紧用刀把桌子上的字都剜掉,不然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要是得安知道了这件事,李极想起得安的大嗓门不由的一个哆嗦,手上的动作也快了几分,李极一边说还一边对三儿悄悄的说道

  “三儿啊,姐姐她要去做一件特别重要的事,这桌子上的字是你姐姐给咱们留的信息,记住哥哥的话,一定不能透露出去,对谁都不能说,否则姐姐会有危险!”

  三儿郑重的点了点头,发誓绝对不说出去。

  李极欣慰的点了点头,做完这一切后李极又开始仔细查看了起寨子周边的情况,心想寒肖还挺厉害的,趁着下雨的夜晚跑路,这样所有的踪迹都会被雨水冲刷掉,什么痕迹也不会留下,不过她遇到的却是修炼了魔帝决的李极,李极的眼睛此刻无微不至的观察下,任何蛛丝马迹都没能逃的了,在寨子后边的一片叶子下半个脚印还是暴露了寒肖的行踪,李极又突然想到也许寒肖知道出去的路,否则也不会孤身一人犯险,李极感觉到事不宜迟,忙回去让三儿和得安收拾东西,把寒肖知道出去的路一说,得安直接蹿回了屋子,巴萨塔曼江离还有村子里的好些人都知道三人要走,都大包小包的送衣服和食物。

  巴萨不舍的说道

  “怎么走的这么急,好歹提前说一声,咱们吃个饭啊”

  “不,不吃了,要是再等一等怕是找不到出去的路了,我和得安还有事情在身,真是对不起了诸位”

  得安抓住塔曼的手激动的说道

  “兄弟,我要是知道曼陀罗的屎能让人进阶,我就自己吃了,实在抱歉呀!”

  ……

  李极得安三儿虽是不舍,但还是背着大包小包的离开了寨子,顺着山寨后面的林子走了没有多少米,就已经看不见寨子的影子了,茂密的丛林遮挡了一切,李极扛着包走在最前边带路,一路上虽然那些脚印十分的隐秘,但都被李极发现了,李极得安二人的急行军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可三儿受不了了,三儿只是普通人,又走在下了雨的林子里,有些地方十分的泥泞,根本走不动,二人便只能走一段路停下来等三儿休息一会。

  三儿也知道自己拖了后腿,低着头小声的说着对不起。

  得安一把把三儿抱在怀里说道

  “那有一家人还说对不起的,慢点就慢点,哥哥就是带着你在林子里绕一辈子的圈都乐意!”

  “就是,三儿可是最重要的”李极连忙安慰正小声抽泣的三儿,却见蛇魔在林子里自由自在的乱窜,李极眼睛一亮!朝着蛇魔挥了挥手,蛇魔张着无辜的大眼睛乖巧的爬在了李极面前,李极问它

  “你能长多大?”

  ……

  “哈哈哈~,这蛇皮居然能变这么大,怎么早点不说啊,三儿好玩不好玩啊?”

  只见三人都稳坐在了三人手拉手才能抱住的蛇魔身上,蛇魔在林子里行动自如,得安怀里靠着三儿,背上扛着大包,兴奋的拍打着蛇魔的身体。

  三儿的小脸红扑扑的,紧紧的靠在得安怀里害怕掉下去。

  李极在蛇头上坐着,眼睛在林子里不停的观察,指一个方向蛇魔就往那个方向走!速度比原来快了不知道多少!

  如此走了足足有一天,直到夜晚来临,李极害怕天黑看不见寒肖的踪迹迷路,在靠近一条小溪的地方无奈停了下来,拢了一堆篝火坐在火边吃了些肉干,在林子里钻了一天,衣服鞋子都被叶子上的水浸湿了,把衣服都用火烤干了,三儿不愿意当着二人面前脱衣服,李极就让蛇魔和三儿在一边又点了一堆篝火自己烤着衣服。

  “三儿啊,小心林子里的虫咬人,被咬过的地方都要烂了的”得安一边烤鞋子一边坏笑着吓三儿。

  李极闻着得安那被火烤着的鞋子升腾着让人流泪的恶臭,便对三儿说道

  “三儿别怕,得安哥哥的鞋子能熏死虫子,我给你扔过去了啊!”说着李极直接用棍子挑着得安的臭鞋丢了过去,得安还没来得及张嘴骂,只听那边传来了三儿的惊呼声。

  “啊!这是什么呀!臭死了!”

  李极看得安一脸尴尬不由觉得好笑,得安一挺肚子就要去捡鞋子,只见鞋子又被三儿给丢了回来,得安见了立马抢在李极的棍子前抢了回去紧紧抱在怀里,坐在火边爱抚起了自己的鞋子。

  “我这个鞋子呦,陪着我风餐露宿即使精疲力竭,也任劳任怨的不说一句话,现在却遭到了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别看我这个鞋子闻的臭,可好在能陪我风雨同舟呀,是,是比不得某些人的鞋子好,那鞋子又香又好看,穿起来还舒服,而且人家那鞋子,不上脚就能自己跑,三个人都追不回来的!”说到这里得安撇了眼李极,不屑的说道

  “李极兄弟,你听我说的对不对么?”

  “哥哥,还有会自己跑的鞋子么?”三儿的衣服烤干了后捏着鼻子走了过来,正好听见的得安的话,好奇的问李极。

  李极听了把三儿拉到了自己旁边,岔开话题问道

  “三儿你累不累?想不想睡觉啊?”

  昨夜刚下过雨,地上的泥土都很潮湿,草叶上也都是水,李极得安屁股下面坐的还是找的石头,三儿见了懂事的摇了摇头,说还不困。

  李极哈哈一笑,说道

  “哥哥保证让你睡的舒服!”

  李极说着心意一动,身上披的袍子翻动间脱离了李极的身体,在空中约一米的地方铺展凌空漂浮了起来,三儿和得安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我去?你那个师傅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厉害!给你留的袍子都能飞,我说你有条蛇魔差不多了,把这袍子给我吧?”得安看着空中浮着的毯子眼睛直冒绿光!

  李极朝得安故意吹了个口哨,便把三儿推着上了毯子,自己紧跟了上去,李极见得安撅着屁股趁势也要往上爬,急忙让毯子往一边飘,李极自己最多跳个三十多米,这毯子估计也就能飞个三十多米,这老林里面的树都有三十多米高了,得安说上来就上来,所以只能在林子里乱窜躲避得安,得安不甘心一时间又追不上,不一会就累的跑不动了,扶着腰又走回了篝火旁,骂骂咧咧个不停。

  “你这个不要脸的没毛畜生,老子……”

  “哥哥,让得安哥哥上来吧”三儿心疼得安。

  李极也玩够了,再玩也没有意思了,就坐在毯子上慢慢的飘到了得安旁边。

  “哎!得安,来吧,地上凉!”

  “不去!地上坐的稳!”得安赌气不上去。

  三儿见了急忙说道

  “得安哥哥,快上来吧,地上都是水,这毯子还是热的呢!”

  李极见得安听了三儿的话要动身,急忙对三儿说道

  “哎呀,你得安哥哥皮糙肉厚,没有……”

  “哎呀,要不是三儿叫我上来,我都不上来,谁稀罕这玩意?”得安爬到了毯子上舒服的躺了下来。

  过了一会得安撺掇李极道

  “这玩意能飞多高?要是能飞高的话咱们不就可以直接俯瞰整个森林了么?也就不用在林子里钻了!”

  李极撇了一眼得安道

  “要是只有我和三儿,估计能飞六百米高,但是加上你么?最多六米!”

  李极操控者毯子往空中飞去,洛南森林的大树有些高的能有两百米高,而这毛毯到了树冠层就上不去了,李极感觉如果丢掉三人,这毯子可以来去自如,但是一旦带上人他就要受到限制了,李极不再强求,还是落到了离地面一米的地方漂浮了起来,接着李极又控制着毯子多延伸了出来一部分当被子盖在了三人身上,而那三个原始生命也躲了开来,挤到了毯子的一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