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剑客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旧情

江湖剑客情 琢玉六郎 4636 2017.12.07 21:20

  千手将军用匕首破开了鞭子。

  鞭子里一极细极软的软剑。

  似剑非剑。

  软剑造型奇特。就像手术刀一样。却有两刃。

  它正是牧羊人用来解剖羊皮的工具。

  现在它在千手将军的手上。

  羊的皮毛很厚,用手拨开皮毛里,显露出一条极细不明显的一条线。

  那正是之前软剑划过留下的痕迹。

  不一会千手将军将羊群的一只羊身上那厚厚的羊毛削了干净。

  软剑正准备沿着那一条线开始划。

  很薄很利的的软剑。

  就像手术刀一般。轻巧锋利。

  千手将军已看过牧羊人用这柄很薄很利的软剑剖开过一只羊。

  他记得那手法,并相信自己已和牧羊人的手法一样。

  高玉成这时忽的伸手拦住了他。

  因为他发现牧羊人的眼神好像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

  “等等。”

  高玉成解开牧羊人的穴道。问。

  “你有话说?”

  牧羊人道。

  “那是缝上的手法,这样子剖开羊皮里面的人绝对死。”

  千手将军一怔手停住。

  牧羊人又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把话顿了一顿,高玉成解了牧羊人全身的穴道。

  牧羊人走上前,拿起了地上鞭子,用鞭子上尾部的铁尖勾住了羊脖子上的六角铃铛。

  “你要干什么?”千手将军喝问。

  他知道长鞭子的尾部里有一蛊虫。

  难道牧羊人想当初蛊虫?

  千手将军将手中的软剑已架到了牧羊人脖子。冷声道。

  “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你想要救出羊皮里的人最好还是看着!否则蛊虫一出谁也救不了她!”牧羊人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

  “你认为我信你?”

  软剑已贴到了牧羊人的脖子。

  “你可以不信。”

  千手将军冷笑。厉声道。

  “那你信不信我手只要一抖这软剑会割开你的咽喉?就像你用这剑割开羊皮一样……”

  “那你尽可以试试!”牧羊人奇怪的一笑忽变得不在乎了。他这次好像算准了一样。

  “好!”

  软剑并不好练。要掌握好它并不容易。

  不知牧羊人为什么喜欢用软剑去解剖羊皮呢?“好”字一出!

  千手将军肘部一收剑身如丝带,剑锋如跃浪。

  软剑很薄很凉。牧羊人更知道这软剑更锋利!他已用了很多回,他用这软剑剖开过无数的羊皮,这次要剖开的是竟是他的喉咙。

  他并没有闭上眼。

  甚至眼睛也没有眨。

  软剑并没有跃进牧羊人的喉咙。

  “不可!”

  高玉成反手一转。顺手抛出酒碗。

  “啪”的一声。碗碎。再一运抓住千手将军的手腕。

  “不可。”

  “为什么不可?难道你信他?”

  高玉成摇头。说道。“这牧羊人本就怪异,把人裹上羊皮当做羊更是怪异,差错出不得……若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就不好了……”

  “那……”千手将军看了看牧羊人。

  高玉成道。

  “你救的人重不重要?”

  “当然重要……”

  “那你希不希望你想救的人死?死在你手里?”

  “当然……”千手将军的话说不下去了。

  “那暂且信他一回。”

  只见牧羊人用鞭子尾部铁尖勾住了铃铛的一个,他的手搭在六角铃铛上晃了一晃。

  一条细小漆黑的虫从鞭子尾部爬出。他又晃了一下铃铛。

  铃铛声响。

  细小漆黑的虫子迅速的沿着那羊皮上不明显的爬了进去!一爬进牧羊人迅速的把鞭子尾部的铁尖插进了刚才虫子进入的地方再一次晃一下六角铃铛,这一次铃铛声急响,高玉成看见两条一样的虫子顺沿着铁尖爬了出来。

  外边的虫子竟将里面的虫子带了出来!

  诡异的不可思议!

  两只虫子发出嘶嘶的两声,忽的一转又往回爬了去!

  “快拿酒碗!”牧羊人喝了一声。

  高玉成手迅速抄起一只碗,递了过去牧羊人手一翻嘭的一声将虫子盖住。

  牧羊人道。

  “若不将羊皮里的蛊虫引出来,贸然将羊皮剖开,里面的蛊虫一有感觉必然肆意乱咬,那里面的人必死!”看了刚才的蛊虫又听牧羊人说完。

  千手将军感觉到了自己的手心沁出了汗。

  高玉成笑了笑。对牧羊人道。

  “多谢……”

  “不用客气……”

  牧羊人向看了一眼千手将军,冷道。

  “现在可以了。”

  千手将军小心翼翼。

  将羊放倒下。

  锋利的刃在灵活的手指运用下闪动着白光。

  羊皮终于被剖开。

  只见羊皮里裹着一个人。

  高玉成看见了那羊皮里的人。

  瘦小瘦弱,就像茧里的蛹,未破茧的蝶。

  整个人弓着身缩在那羊皮里。

  极度虚弱的人还未能说出话就昏了过去。

  千手将军两只手将人抱了出来。

  牧羊人亦不免心中暗自叹了口气。他一般只负责人羊送到。

  锁在羊皮里的人,被折磨的犹如未发育完全的鸡仔一样。已不忍再看。

  人羊是一种多么残酷的刑罚。

  店小二吓得已闭了眼睛。

  那人还很脆弱。

  更何况是个女人。

  千手将军用找了极软极干净的棉被包裹。叹了一声“看来想要复原需要一些时日了……”

  高玉成看见了包裹被子露出的脸。

  他的目光收缩。面色神情不由的一变。

  他面对生死刀剑时候表情也没有这样。

  千手将军看到高玉成的表情。试探问道。

  “你是不是认识她?”

  其实那人高玉成自己怎能不认识?

  高玉成怔了一怔,他实在不知怎么说。

  “不认识。”他说。

  他问千手将军。

  “你为什么救她?”

  “因为她救过我!”

  “她救过你?”

  “是的。”

  “你是不是认识她的。”千手将军看着高玉成反应。他微喟又问道。

  “我知道你认识她,因为我听她说起过一个人……”

  “她说过……?”

  “是的。她说过她的故事……”

  “什么故事?”

  “她说她生命中最快乐最难忘记的一个人”

  “什么人?”

  “少年名剑客,情深佳公子……最难忘的是窗外有花,花间有瀑布……”

  高玉成无奈的笑了。他笑道。

  “江湖中的剑客已太多世上的多情公子也太多……说的不是我……”

  千手将军对他笑了笑。

  “或许……”

  千手将军转过身子走到酒坛旁,打开,倒了一碗酒,轻轻的叹了口气。

  “年少的初恋总是让人难忘的……人可以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开始喝酒,可以不记得什么时候自己喝醉,也可以忘记那些该忘的事,但绝忘不了生命中的第一个人……”

  千手将军重复着自己的这段话。

  他说的是自己还是别人呢?

  这个属于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

  杏黄衣衫白马上微微一笑。

  他的心里已呼喊出她的名字。

  “婉晴。”

  随之记忆扑涌。

  仲夏端阳,清风好在,朱颜未老,欢聚佳辰。

  山中饮酒,新婚燕尔。

  高玉成很想问她。为什么会在新婚夜后消失了。

  这难道又是一段欺骗?窗外有花,花间有瀑布,身旁有你。

  难道也是一句谎言?

  高玉成很想问她。

  千手将军连喝了三杯方住。

  “我跟踪牧羊人五天就是为了救她。”

  “你在哪里认识的她?”

  高玉成将牧羊人和店小二关在了酒窖里。

  两人上楼找了一间干净的房间把婉晴安顿好,烧了炉火放在了她的床边。

  此时寒夜已尽。东方尚未明。

  千手将军微微仰首。他目光眺望窗外,好像在回忆,眼神中带着一种往事不堪回首的凄凉之色。

  他又倒了一碗酒。

  “在大牢,王府的大牢。”他说。

  高玉成道。

  “哪个王府?”

  “金陵城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顺天王王府的大牢。”

  千手将军怎么落到了王府的囚牢中了?

  金陵。

  那是新王朝之所。

  繁华金陵,南佳丽地,龙盘虎踞。

  顺天王府。

  石阶重重,门第重重。

  想要进警卫森严的王府内已是难上加难。

  若是想要进到王府最深处,最核心最机密的密室库藏中拿东西可以全身而退呢?

  如果有一个人能的话。那这人肯定就是盗帅盗王之后的千手将军了。

  “一天忽的有人找到了我。给我看了几样东西”

  “是什么东西?”

  “岫玉冰壶,白玉耳叶杯,青玉荷叶洗,水晶天鸡。”

  高玉成道。

  “这些东西都价值不菲……莫不是都给你作为偷东西的报酬?”

  “不错。还有一些古玩名家字画随随便便一件都是千两黄金。”

  高玉成道。

  “那对方不知道吗,他既然找你也必然知你是偷中的高手,千手将军若是真想要这些东西可以自己去拿,又何必让他给呢……”千手将军道。

  “不过这些东西价格不菲,但比起东海那颗深海里的夜明珠价值差了太多……”

  高玉成沉吟道。

  “岫玉冰壶,白玉耳叶杯,青玉荷叶洗,水晶天鸡,本来已是珍品但若是和东海的夜明珠想比那确实算不得什么了……”

  高玉成道。

  “莫不是给你这些让你去偷东海夜明珠?”

  千手将军道。

  “对方并不是想要夜明珠。而是承诺如果事成之后给我东海夜明珠……”

  “连东海夜明珠都有的对方还想要什么?”

  千手将军接下去道。

  “是了,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本来我想立刻拒绝的待他说夜明珠之后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你也好奇他到底要什么?”

  “是的。”

  高玉成道。

  “顺天王府的守卫机关想来定是重重难度万般困难!”

  千手将军叹息。道。

  “是的,正是因为我不但好奇对方要什么,更想试试那机关密布高手如云的王府!”

  千手将军道。

  “昔日强盗中的元帅,流浪中的公子楚香帅亦有公子伴花失美,盗帅暗夜留香的雅谈。”

  高玉成知道。

  “楚香帅夜取金伴花的白玉美人,身形未出就已连破三大高手……千手将军想来是想效仿盗帅夺宝在江湖留下一种美谈……”

  千手将军又道。

  “对方用价值连城的宝物,想来是想换取的绝对更加贵重的宝物!”

  “所以你就去了?”

  “是的。”

  “那对方到底想要什么?”

  “和氏璧,是和氏璧!王府中的和氏璧!”千手将军说起这来,脸上神色有些泛红。

  “隋珠和璧自古神宝!和氏璧不知比那白玉美人贵重多少倍!”

  高玉成见他说到和氏璧不由的想到一年前雪夜,雪夜中,江南四狮和十七黑衣人争夺的情形。看来这和氏璧到底还是被盗了出来。

  不知怎的他又想起了阿懿。白色石屋那个让他拥有短暂快乐记忆的女人。

  可往事的回忆。

  总是让他伤感。他虽是浪子,却没有浪子的风流多情。他的二十多年中只有两个女人。这两个女人他从没有忘记过。

  他对感情都是真心付出。却不想那背后都是阴谋和欺骗。

  他的情感在他的内心深处隐藏着。

  现在隐藏着情愫的被勾起。

  人虽不在,情虽不真,可却是真实存在过得。

  无计悔多情。

  多情不如无情。

  他从思绪中回来。又想到。

  “这隋侯珠和和氏璧都是碧眼金蟾中的宝藏,这些宝藏都被海神王带走,却又出现在了王府,不会海神王也参与其中?一个暮年的老人,隐迹海外的剑客为什么会参与现在的朝廷中去呢?他现在在哪呢?是像寻梦公主说的那样投靠到了顺天王呢?”思绪未完,忽的见千手将军眼目低垂又接叹息。

  “可惜呀可惜我终究不能像楚留香那样将盗宝成为一段美谈……”

  “你没有成功……?”

  千手将军苦笑。

  “宝物虽盗的手中但却不能全身而退……”

  高玉成目光一动想到。

  “你的胳膊难道是因为盗宝被机关暗器……”

  “不是”千手将军道。“这胳膊虽然是因盗宝断的但却不是暗器机关所伤。”

  “是是被人斩下的!王府中没有任何机关暗器!守卫王府最核心密室的只有七个人!”

  “被人斩下来的?只有七个人?”

  “七个人?”

  “当时和氏璧得手后,我也很纳闷,诺大的王府不见众多守卫只出现了七个人,”

  千手将军叹道。

  “七人已足够了!”接道。

  “七个神秘的黑衣人,他们都用剑!”

  “宝物虽然盗出还未脱手,就被那七人用剑阵困住,七人剑法联合,他们剑法诡异……我便与他们缠斗!忽的出现一个人……”

  “是一个人?”

  “一个灰衣老人。”

  “那个灰衣老人将你手臂斩下了来?”

  “是的,而且他只用了一招!”

  高玉成表面没有什么但心中早已动容。

  既然能称为千手将军,他的轻功和剑法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能斩下他一只胳膊的人十指可数。虽说在那样的围攻情况下只用一招!也是相当的可怕!

  七个神秘黑衣人。

  而且只是王府的守卫!

  七人到底是谁呢?

  “你可曾见过那七人?”

  “不曾。”“他们至始至终都蒙着脸!”

  “他们都使得哪门哪派的剑法?”

  千手将军颌首。摇头道。

  “江南武林七十二派的剑法我都曾见过一些,但绝不是……”

  “那人呢?忽然出现的那个灰衣老人呢?”

  千手将军目光暗淡。

  “我与七人缠斗多时!那个人却只用了一招!一招,就将我制住,关进了王府的大牢!”

  “是她将你从牢中救出的?”

  “不错,所以这次我救她算是还她的恩了。”

  “她又是怎么将你从王府大牢中救出来的?又怎么会被牧羊人做成了人羊的?”

  “你可知让我盗取和氏璧的是谁?”

  高玉成心中忖思了一会。

  道。

  “我其实早该想到。能出价值连城的宝物让你盗取和氏璧的天下间的能有几人?江南武林能用剑直接斩下你手臂的能有几人?”

  “哦?是谁?”

  “当今天子的妹妹寻梦公主!”

  “不错就是她,也是寻梦公主安排她救我的!”

  千手将军问。

  “你知道她?”

  “是的。”

  千手将军忽断问。

  “那你可知斩下我手臂的是谁?”

  高玉成道。

  “你可知海神王?”

  “海神王?”

  高玉成点头。说道:

  “天下间能有那样武功的肯定是他!围攻你的是他的七护卫!斩你手臂的是海神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