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沪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沪见 红苕喂猪 3887 2019.08.05 19:27

  伊简坐车来到了人民公园,下车后,看着眼前的公园,感觉不应该听从余生的建议,这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公园吗?

  走进公园,除了花草树木,慢悠悠走着的行人,真的没什么特色。没过几分钟,伊简就打算回去了。走回公园门口时,伊简听到了两位刚刚进入公园的大叔的对话。

  “老张,今天下午是又打算在茶馆呆一下午吗?”

  “对啊,在家里太闷了,还得听我家老太婆念叨,还是在茶馆舒服,可以和大家摆龙门阵。”

  “哈哈,我也是这样想的,走吧,喝茶去!”

  伊简听完大叔之间的对话后,赶忙几步化作一步跑到大叔面前。

  “叔,这公园是有一家茶馆吗?”

  大叔看着伊简,笑了笑。

  “你是外地人吧?人民公园这家茶馆可是很出名的。”

  伊简才突然想起,余生让她来公园是喝茶的,没说是来欣赏花草树木。

  伊简跟着两位大叔来到了茶馆,看着眼前的景象,伊简有点吃惊。茶馆几乎座无虚席,伊简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座位,点了一壶龙井。

  天气,晴空万里,太阳,时隐时现,不时还吹来一阵微风。周末的人民公园,老人,年轻人些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着茶,聊着天。这样的生活着实惬意。伊简在茶馆一坐就是两个小时,浑然不知尤源已经在她后面不远处坐了也有半小时。

  会议室已经挤满了员工,像余生这样的基层员工,是没有座位的,椅子是为一些领导准备的。余生站在经理的椅子后面,微微的低着头。公司老大李智开始讲话。

  “大家应该都到齐了吧?那我就长话短说,公司上个月的业绩非常差,一共也没签多少单。我希望在这个月,公司的业绩有所增长,如果出现比上个月业绩还要糟糕的话,那么,有些人,我想可能没有资格呆在公司了。”

  大家听完老总的讲话后,都屏住了呼吸,余生的头低得更低了。

  “老吴,你们负责的伊简的单子,现在情况如何了?”

  吴经理连忙站起来说。

  “余生已经去和她细谈了,刚刚余生告诉我,伊女士三天后就会给答复。”

  “你也不要只让余生一个人处理这事,他刚来公司没多久,这方面的经验不足,以后这种事,你还是多带带他。这单子可是我们这个月比较大的单子,如果成功了,我们还可以和莱茵公司进一步合作,我希望你一定要重视。”

  “好的,我明白。”

  余生听完这些话后,莫名的紧张。后面大家讨论的一些内容,余生自动过滤了,他的脑海里,一直在想,如果伊简这个单子最后失败了,估计吴经理会被老大训话吧?

  下午五点,伊简离开了公园,十分钟后,尤源也离开了。

  余生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家,他给伊简打了一个电话,想再约她聊聊。伊简发来了一个地址,是一家酒吧。余生不喜欢去酒吧,感觉里面太吵闹,但为了工作,不得不去。

  晚上八点,余生来到了酒吧,见到了伊简,同她一起来的,还有思雨。

  “余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她叫思雨。”

  “你好,我叫余生。”

  “你好,我叫思雨。”

  余生本来打算开口说工作上的事,可还没开口,伊简一句话就打断了他的念头。

  “今晚,我们是来喝酒的,不谈工作的事情。”

  余生有点无奈,只好舍命陪君子,和俩女孩喝起了酒。余生的酒量不高,但应付俩女孩,应该不是问题,至少,余生是这样想的。

  “帅哥,你工作的那家公司叫什么名字?”

  “瀚海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

  伊简看了一眼思雨,疑惑的问思雨。

  “怎么,你打算去公司上班了?”

  “不是我要去上班,我自己有工作室,我是帮你家尤源问一下,他来成都也有一段时间了,到现在也没有工作。”

  余生看着她俩,插不上话。

  “尤源没有工作?这事你怎么之前没和我说呢?”

  “现在告诉你,似乎也不晚吧?”

  “好吧,那他现在在哪儿?你叫上他一起来喝酒。”

  “你问我他在哪儿?没搞错吧?他来成都后,行踪一向是神秘莫测,不过他和我说今天下午去人民公园喝茶去了。”

  “人民公园?”

  “对啊,人民公园。怎么,你今天下午也去了?”

  “去了啊,我在茶馆呆了两个多小时呢,没看见他啊。”

  “哈哈,那你俩确实缘分已尽。”

  “一边去。”

  余生听着她俩的对话,默默喝着酒,也不打算和她俩聊什么,毕竟,女人聊的那些话题,他是真的插不上话,也不方便参与讨论,毕竟刚刚认识没多久。十分钟后,倒是思雨主动和余生说话了。

  “余帅哥,我有点好奇,伊简可是剑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你是怎么和她联系上的?”

  余生放下酒杯,说。

  “我哪有那个能力,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是我主动要和他联系的,你能不能不要什么事都带着八卦的思维,你那工作室最近改行做娱乐八卦了啊?”

  思雨一听伊简说是自己主动联系余生,兴趣更大了,握着伊简的手,像审问犯人一样问伊简。

  “说,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搞不定尤源,就来搞定这小帅哥,在下佩服。”

  余生笑而不语。伊简松开了思雨的手,拍了拍思雨的肩膀。

  “哈哈,搞定这位小帅哥,恐怕比搞定尤源更难。”说完还对着余生说了一句。

  “我没说错吧?”

  余生继续笑而不语,他觉得面前的这两位美女应该是喝多了。然而,最后先喝醉的却是余生。伊简那晚也喝醉了,思雨打电话给尤源,尤源很快就赶到了酒吧。尤源看着思雨,说。

  “你们两个和一个男人在酒吧喝酒,最后还让我来收拾残局。”

  “别废话了,赶紧找出租车,送我俩回去。”

  “那这位呢?”尤源指了指旁边的余生。

  “你们不用管我,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回去。”余生眯了眯眼睛,摇了摇头。

  “那你注意安全,我们就先走了。”

  余生一个人坚强的回到了家中,然后在卫生间吐了很久,以至于后来,余生不再想喝洋酒。尤源把俩人送到了思雨家,然后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余生上班迟到了。整整一个上午没来上班,手机没充电,自动关机了,电话也打不通。余生刚到公司,就被吴经理叫去了办公室。

  “余生,你怎么回事?”

  “吴姐,不好意思,昨晚喝醉了,今天上午睡过头了。”

  “喝醉了?怎么?你失恋了?没听说你有女朋友啊?”

  余生没有告诉经理,自己昨晚是和伊简在喝酒,他撒了一个谎。

  “昨晚大学同学来成都了,陪他们聚会了。”

  经理看着余生,不再多说什么,让余生去忙自己的工作了。这是余生第一次迟到,也是第一次被记为旷工。

  思雨从伊简那儿知道了余生的电话号码,加了微信。余生以为思雨只是单纯的为尤源工作的事,便同意了她的微信好友添加。殊不知,这一次添加微信,正是思雨和余生故事的开始。

  伊简顺利去了莱茵公司入职,余生也得到了自己的奖金。余生很开心,特意叫上自己的好朋友周一鸣和叶思英一起去吃饭庆祝。

  三人来到了餐厅,两个月没见的三人仿佛是昨天刚见完面的样子,一见面就聊了起来。

  “余少爷,你可算是想起我了,我还以为你去给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当上门女婿了呢。”周一鸣一来就调侃起了余生。

  叶思英也没放过余生,扯开嗓门对余生说。

  “我们余老板不是这样的人,人家可是在忙工作,哪天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可不要忘了我俩哟。”

  余生看着眼前的俩人,很想揍他们,但更多的是想怼他们,因为他们三人一见面几乎就是互相夸赞对方,给彼此戴高帽子,越高越好。

  “放心,绝不会忘了你俩的,哪天我睡桥洞,啃馒头时,英子的床归我睡,周一鸣给我做饭吃,咱们三人,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滚吧你哦。“周一鸣和叶思英异口同声对余生说。

  吃饭的时候,余生和周一鸣谈国家大事,和英子聊儿女情长。周一鸣和叶思英互相损对方。饭局快结束时,三人照例聊到了自己的感情,周一鸣和余生一样,依然单身,叶思英和他男朋友正处于热恋,准备明年结婚。

  “英子,明年结婚,我做你的伴郎,周一鸣做伴娘,可以嘛?”

  “不要,我不想有这么丑的伴娘,至于伴郎嘛,你俩打一架,谁赢了谁就是伴郎。”

  “可是,伴郎不是应该新郎找吗?”周一鸣说。

  “就你话多,新娘不可以找吗?“叶思英怼了回去。

  饭局结束后,周一鸣开车送叶思英回家,余生自己一个人走路回去。周一鸣之所以单身,是因为叶思英,可是叶思英似乎不知道。但愿,叶思英永远不知道,也期待她和她男朋友早点走进婚姻殿堂,这样,周一鸣也可以放下叶思英,去找寻自己的幸福。可是,余生自己的感情呢?

  尤源在成都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依然没有工作,他的父亲让他回上海去管理公司,尤源不想回去,她找到了思雨,希望思雨可以帮帮他,去父亲那儿说一两句好话。毕竟,思雨的父亲和尤源的父亲是世交,而且,自己的父亲很喜欢思雨。

  周六,尤源约了思雨去滑冰,思雨把伊简也叫来了。尤源看着伊简,没说一个字。

  “源儿,你啥意思啊?看见伊简,招呼都不打一个吗?”

  “你好,很高兴看见你。”尤源不情愿的对伊简说。

  伊简非常温柔的回答尤源。

  “我也是。”

  一旁的思雨,听见伊简刚刚那发嗲的声音,摸了摸脑袋。

  “我说简,你今天是吃了蜂蜜吗?说话声音这么温柔。”

  伊简转身小声对思雨说。

  “闭嘴。”

  三人开始滑冰,尤源故意拉着思雨的手,让伊简落单。可一会儿后,思雨就挣脱了尤源的魔爪,和伊简一起了。十分钟后,尤源买来了冰激凌,递给了思雨,却没有给伊简,他只买了两份。

  “源儿,你这么做就过分了啊。我们有三个人,你只买两个冰激凌,你觉得你做得对吗?”

  “我只是约了你啊,又没约他。谁带的她过来,谁给她买。”

  “我懒得和你说。”

  思雨把冰激凌递给了伊简,伊简拒绝了。

  “我今天生理期。”

  “得了吧你,你生理期我还不知道?赶紧拿着,我帮你教训教训这臭小子。”说完就把冰激凌硬塞给了伊简。

  思雨把尤源拉到了一边。

  “源儿,我知道你不想看见她,可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我希望你能忘记过去,看向未来,可以吗?”

  “忘记过去?不可能!我不想说这事,如果你还继续说,我马上走。”尤源明显情绪有点激动。思雨看到了尤源脸上的表情,没有再说话。俩人相坐了一分钟后,尤源开口了。

  “我今天约你来滑冰,是有事想找你帮忙,你去帮我找一份工作吧,顺便和我爸说我不想回上海。”

  “叔叔不是说不管你了吗?他老人家说话可不能言而无信吧?”

  “你在成都呆的时间比我久,而且你表叔不是成都一公司的老总吗?让他帮个小忙呗。“

  “大哥,你可是剑桥大学毕业啊,找工作还不容易啊?”

  “剑桥大学毕业也没什么啊,人家公司也不一定会看得上我。”

  思雨无语了,这人啊,谦虚过头,就是欠揍。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去滑冰了。”

  “哎,我可没答应你。”思雨看着尤源的背影,叹了口气,真拿这人没办法。

  三人的滑冰,变成了一个男人独自表演,两个女人默默欣赏。

  “简,我觉得你还是放弃尤源吧。”

  “不可能!”伊简斩钉截铁的回答思雨。

  “我觉得之前那小帅哥挺不错的,就是穷了点。”

  “怎么?你看上他了?”

  “不可能!”

  伊简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思雨。

  “我希望你不要喜欢余生,因为他不可能会喜欢你。”

  思雨听到伊简说完这话,大笑了起来。

  “简,你没有搞错吧?本小姐还搞不定那个穷小子?开什么国际玩笑哦!”

  “你不信算了。”

  思雨不知道,伊简的话是真的,从她在上海看到那首诗时,伊简就知道,这个叫余生的男人,喜欢一个叫钟情的女人。刚好,伊简是钟情的表妹。伊简本来想直接告诉余生,自己认识钟情,可以让他们见面。但后来发现,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