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灵途仙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屑玉飞虹

灵途仙梦 霖夕儿 2726 2018.05.17 14:09

  “苏薰,苏薰,起床啦!”一大早,慕翡就跑来敲苏薰的房门。

  “唉——”苏薰在屋子里长叹一声,想要拿枕头蒙住头。但是一想到慕翡这一嗓子动静,不知道把多少人都叫起床了,就再不好意思赖床,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爬起来给她开门。

  “白石山离得可不近,而且还要去吃城东的煎饼,咱们得早点走。”慕翡一进来就风风火火地推着苏薰去洗漱换装。

  “卿灯呢?”苏薰问道。

  “她已经在收拾了,哪像你,还要我亲自上门。”慕翡一边说话一边帮苏薰拿东西。

  “好好好,你别吵吵了,小猫都要被吵醒了。”苏薰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慕翡顿了一下,看到小猫趴在苏薰床上睡得正香,放心地继续催道,“没有醒呢,你快点出门,它还能睡个好觉。”

  这次出去玩,路途稍远。谢凡自然也是要跟着的。但是他动作可比苏薰快多了,苏薰还没穿好衣服,他就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等到苏薰梳洗完毕出门正碰上方家兄妹,两边冷淡地打了招呼,结果发现都是要出门的,只好在尴尬的气氛中一起往主厅走去。

  一进主厅,就看到苏妍歌和越卿灯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看到苏薰和慕翡进来,越卿灯眼睛一亮。

  “妍歌。”慕翡主动打了招呼,毕竟她是东道主慕家的人,就算和苏妍歌关系一般般,面上也不能带出来,更何况苏妍歌旁边还站着苏家的家主苏胜,这可是六大世家唯一一个亲自出席猎兽大会的家主。

  “苏伯伯好。”

  “嗯,你们几个是约着一起出去玩?”苏胜笑眯眯地问道,看起来像是一个和蔼的中年人。

  不过别人不知道,慕翡还能不知道苏胜的事迹?这个在东海郡的老家族因为是近邻,不知道被慕子期研究了多少遍。

  “嗯,去看看白石山的屑玉飞虹。”慕翡继续做乖巧状。

  “刚好你们年轻人一起玩,带上妍歌吧,省得这丫头一直和我这个老头子待在一起,又无聊又无趣的。”

  越卿灯、苏薰和慕翡三个人瞬时冻结了,三个人目光交流了一秒钟,慕翡乖巧地说道,“就怕妍歌已经去过不新鲜了。”

  “我不想去。”苏妍歌小声哼哼道,但是苏胜目光一扫她就不敢说话了。

  “没事,你们小姑娘一起玩去。”

  苏胜作为苏家家主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结果就是原本想要三个好朋友一起出去玩的计划,变成了己方四人加上苏妍歌,以及苏妍歌的伴当白月还有方家兄妹,顿时变成了近十个人的队伍。

  不过出了集贤苑,没有了苏胜灼灼的目光在背后盯着,八个人马上就分成两个小组的阵仗,慕翡拉着苏薰和越卿灯在前,谢凡保持着稍微往后一步的距离,苏妍歌几个在后面跟着。

  “真是相看两生厌。”慕翡对喜欢捉弄人的苏妍歌一点好感都没有,小时候不知道被她欺负过多少次。

  “没事,我们可以各走各的。”越卿灯倒是还好,只要苏妍歌别缠着她说话她就满足了。

  “前面就是马厩,说不定马的数量不够,然后我们就能被迫分开了。”苏薰乐观地说道。

  “绝对够,这是堂哥专门叮嘱过的地方,每天都有几十匹马等着你们临幸。”慕翡面露不忍地打击苏薰道。

  于是,还是八个人一起到了白石山。

  风候郡多山,这白石山虽不像其他山绵延千里,但是在高度上完败其他山,一峰独出,万峰伏首。如果不是灵术师用灵术开道,一般人根本上不去峰顶,正可谓“路从飞鸟头上过,人在白云深处行。”

  白石山得名于山石的颜色,这山上的石头石质润白,莹洁如玉,所以周围老百姓就这么叫开了。等到屑玉飞虹闻名以后,这山名也不好再改了。

  一般人来游览白石山要么辛辛苦苦地爬一天山,要么忍痛花百两银子感受慕家设立好的传送阵。但是这次来的大都是灵术师,就是谢凡也是个古武者,大家爬个山简直和在大马路上散步一样。所以人人都迈着轻快的步伐开始登山。

  慕翡自然是在最前面,后面跟着越卿灯和苏薰,谢凡虽然包揽了三个人的行囊,但是跟在后面也毫不费力。

  苏妍歌在后面脸色极其不好,慕翡这个小丫头居然敢把自己甩在后面,要不是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己和越卿灯、苏薰交好的话,非要立即就给这个臭丫头点颜色看看。

  方谦荷看着苏薰在前面和慕翡、越卿灯相谈甚欢,忍不住心里有些戚戚焉。自己可是拼命巴结,才能跟苏妍歌搭上两句话。她倒好,出身还不如自己呢,怎么就这么如意。

  “她们倒是在前面走得欢快!越卿灯也就算了,那慕翡居然把一个平民女捧得比苏家姐姐还高。”方谦荷揣度着苏妍歌的脸色,故意忿忿不平地说道。

  “看那样子就知道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刚刚吃撑了,还打嗝了呢。”白月不屑道。

  “哼,你不看看人家有慕子期的青眼,慕翡能不捧着她吗?”苏妍歌冷笑道。心里却还回想着父亲的话,苏薰刚开始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现在才发现居然还有武侍跟随,看来那个异军突起的晏羽着实背后实力不小,不知道是越家还是千里之外的邺家插了手。

  前面四个不知道后面几位的心思,一路说笑玩得开心,倒觉得多带这四个人也没什么要紧了。

  谢凡偶尔听到后面的一两句抱怨,虽然心里很是恼火,但是一想想都是和苏薰一样大的小姑娘,自己总不能上去吵架。况且他也不想坏了妹子游玩的兴致,只能强压不快,假做不知。

  但是看看那几个家伙对妹子态度如此不善,可见妹子在外也是受了一些委屈的。

  想想这丫头从来一字不说自己的委屈,谢凡就更是心疼妹子了。同时心里暗暗怨怪自己还不够强大,不能给妹子做有力的靠山。这倒成了谢凡以后更加刻苦修炼的动力。

  站在山顶,只觉得整个人一下子就开阔了,有种穷目周览,千里可瞩的感觉。

  苏薰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山顶的空气都觉得格外新鲜。

  “那屑玉飞虹就在这边。”慕翡在前面招呼道。

  苏薰又走了几步,看到山顶一汪泉水汩汩涌出,清澈见底,清泉从山顶流淌着倾下,似屑玉飘洒,叮当作响,在阳光的照射下,蒙蒙水气间隐约看到一道彩虹。

  “真美啊。”苏薰喃喃道。

  “嗯。”越卿灯点头道,她虽然是第二次来了,但是还是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

  “别说风候郡了,就是整个太初大陆,这屑玉飞虹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景。”慕翡来得多了倒是没有两人那么着迷,看着苏妍歌四个人也上来了,还顺口招呼了一声。

  “屑玉飞虹这么有名,哪个灵术师没来看过。”白月笑道。

  “我就没看过。”苏薰对白月的讥讽毫不在意,转头对慕翡谢道,“这次还多亏你们邀请,我才有机会看到。”

  越卿灯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二次看。”

  慕翡看着苏薰真诚道谢的样子,本来被白月激出来的气也顿时散了,笑眉笑眼地打趣道,“这么喜欢,那待会的晚饭就你请客了。”

  “我请就我请,就你的饭量我还请得起。”苏薰哈哈一笑。

  谢凡在一旁没有说话,看着白月张嘴就怼苏薰,心里更是辛酸。

  这可都是苏薰的同学,想必在学校也没少挤兑她,妹子看起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暗地里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苏妍歌瞪了一眼白月,自己都没说话,她倒急吼吼给人家没脸,若是让父亲知道怎么办。

  看那边三个聊得开心,苏妍歌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这种好像热脸贴冷屁股的样子,找了个借口提前走了。

  往回走的时候还不妨撞上了人。原本想要发火,但看那人一脸阴沉,好像随时都要杀人一样,苏妍歌一激,愣是没说出话来。回到住处还心气不顺,只觉得今天倒霉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