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奔赴盛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可乐味的风

我奔赴盛夏 小巷说书的羊 4183 2020.12.04 20:00

  三块钱的可口可乐,第一口值两块。

  相遇,相识,相知。所有的故事开端总是如此。

  少年的我们相遇于人海,相识于缘分,相知于青春里的懵懂,那一丝微弱却又抑制不住的悸动。

  阳光和煦地洒向大地,冰雪消融,草绿花馨,百鸟鸣啭,心静明朗。

  春天不知不觉地降临。

  昨夜一场春雨悄悄出现在星光晶莹的夜空和已然倦怠的大地间,雨滴顺着树的枝叶滑下来,落在窗玻璃和泥土之上,发出透明的声响。

  校园的广播里传出风扬和唐雨蝶的声音,“我用尽了毕生的勇气,只是抵达了生活的平凡。”

  生气勃勃的柳条拂到一汪浅水里,风轻摇着,柳条起舞,似蜻蜓点水。

  林奇希望天空是温和的,不暴烈,不阴翳。

  柳树荫下的少女手握马良的画笔,挥挥洒洒间显现一片春色。满屏的春天要从画纸上冲出来,拥抱新鲜的空气,暖暖的阳光。

  苏辰从桌子底下敲胖虎的肥腿,胖虎猛的一下从凳子上跳下来,带着求助的目光望向苏辰,“选C。”

  得救了,胖虎心想。

  胖虎大声又自信,“选C。”

  全班一阵哄笑,他看见苏辰笑得趴在了桌子上,心想:草率了。

  讲台上的李老师也哈哈大笑,“李天虎,睡醒了就打开练习册第172页第11题,回答一下问题。”

  胖虎麻利地翻开,准确地找到题目,声音洪亮,“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胖虎坐下后看着一旁嘿嘿笑的嘎子,狠狠地踢了踢苏辰的凳子。

  作别西天飘渺的云彩,我们步入情深意浓的黄昏。

  小屋里的读者今天格外多,二三十人安静地坐在书案前,春天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

  风扬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头戴发带,背个黑色书包慢悠悠地选着中意的书。

  在书架的另一端徘徊的橙子姐姐看见了他,“风扬,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到几分钟,我看今天人有点多,要帮忙吗?”

  “不用,今天你琪琪姐姐生日,来了好多朋友,都在攀云阁,你可以去看看。”

  “好,等我选本书,一会我有个同学来,找我的话先让她去小清风就好了。”风扬选好书就径直走进了攀云阁。

  唐雨蝶扎个高马尾,闲散的步伐让心情格外的轻松,“姐姐,你好,我找风扬?”

  唐雨蝶被领进小清风。

  她看着空无一人的小清风,径自坐了下来,随手拿一本书,享受这片刻心灵的宁静。

  风扬不一会就回来了,还端着块蛋糕。

  两人相对而坐,各执一卷书,风扬看到她灵动的睫毛,一时呆了。

  坚冰破碎,大坝开闸。

  唐雨蝶感受到一道炽热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带有很强的占有欲,像信心满满的猎户瞄准了即将被收入囊中的猎物。

  她有些不知所以,有点慌,脸色红红的,“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她的声音很微弱。

  风扬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也不惊慌,浅浅一笑,“没什么,就是突然发现小蝴蝶原来也是倾国倾城之姿,把我迷住了。”

  唐雨蝶听了心里美滋滋的,“那可是,本姑娘当然是国色果香了。哎,别叫我小蝴蝶,说多少次了,我们还没那么熟。”

  然后赏一个白眼给风扬。

  风扬还是淡然自若,“这有什么,我叫你什么是我的自由,而且这是迟早的事,我只不过是提前叫着。”他说完这段话后,直盯盯地看着她,神态异常认真,“唐雨蝶,在我们第三次遇见的时候,你就注定是属于我了。”

  “你跑不掉的。”

  唐雨蝶似乎有些抗拒,心里又有些小鹿乱撞。说话都开始有些断断续续,“你、你再这样,我、我就走了。”她的声音格外微弱,但还是准确无误地飘进了风扬的耳朵。

  凛冽寒风里,你是蜡烛最后一缕燃着的火光。

  苏辰在今天终于能舒舒服服地打一天游戏了,他把门关上,带上新买的耳机,不停敲击着电脑桌上的机械键盘,鼠标也在鼠标垫上不停滑动,是苏辰的happy day。

  正聚精会神操作着游戏的苏辰手机响了,沐依依打来了电话,苏辰刚接,还没说上话,那天就传来了沐依依的呼喊声,他觉得好像不用电话也听到了。

  “喂,苏辰,快开门,我在你家门口,快点,我要饿死了。”

  苏辰急忙开门,看见沐依依无力的趴在门上,他把她抱进来,放沙发上,也没换鞋。

  她呆呆的趴在沙发上,浑身没劲,“饿死了,鸭子,我要吃糖醋小排,快点。”

  苏辰无奈地看着她,轻轻摇摇头,“我先给你换鞋。”小菲儿听到声音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哥哥,依依姐姐什么时候来的啊?”苏辰给她脱掉鞋,她穿着个黄色的袜子,摸摸苏菲儿的头,“依依,看着她点,哥哥去做糖醋小排。”

  美食的香味飘香四溢,沙发上沐依依刚喝完几瓶苏菲儿的QQ星,跟小菲儿和团团玩得开心,苏辰捏住她的鼻子,“怎么,不饿了?”

  沐依依像阵风,飞到了餐桌上。一口一口又一口,饿虎扑食,苏辰在一旁坐着抚摸着团团,无奈地说:“你这是多长时间没吃饭了,饿成这样,慢点吃,别噎着。”沐依依一边吃一边说,“我昨天晚上减肥没吃饭,然后今天早上我爸妈上班,也没给我做饭,我自己也不想做,我就想起来小菲儿说让我来找她玩,我就顺便来吃个饭。”

  她突然停下看了苏辰一眼,你管那么多,本姑娘来是你的荣幸,糖醋小排还不错。

  苏辰抱着团团,捏捏小菲儿的鼻鼻,“行吧行吧,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他听见电脑在嗡嗡地响,急忙跑进房间,只见屏幕上一个显眼的“失败”,夺目,悲伤。

  苏辰心凉了,啊,我的大师晋级赛生死局,就这样没了,啊啊啊啊啊。

  沙发上,沐依依搂着小菲儿,小菲儿搂着团团看着电视,其乐融融,苏辰瞥一眼,笑笑,又重归王位,带上皇冠,开始召唤师峡谷征战。

  一上午很快过去。

  “哎,四连胜,哈哈哈哈,终于大师了,还是强啊我。”苏辰伸伸懒腰,看一眼时间。

  中午十二点半。

  外面两人也没了动静。

  苏辰找啊找,却发现两人在房间里的床上睡得正香。

  滴答滴答的台钟是温柔的,它安稳而又体贴的踱着,从不惊扰每个香甜的美梦。

  但苏辰可没有那么仁慈。

  他轻轻叫醒苏菲儿并从床上抱了起来,然后他小心翼翼的坐在床上,伏着身子,贴近沐依依的耳朵,“呆头鹅,呆头鹅,地震了,快跑,快点啊。”苏辰还给自己加戏,用力地晃沐依依的胳膊,沐依依眼镜还没睁开就被他拉着跑了。

  沐依依被猛一下惊醒,梦里的她突然坠入了深渊,失去了重心。

  苏辰拉着她往外跑,“跑,快跑。”她迷迷糊糊中只知道跟着苏辰跑,她跑啊跑,跑啊跑,却突然发现跑了好久,眼前的苏菲儿总是在同一个地方,她好像是旋转木马上被固定的假马,呆呆的围绕着沙发转圈。

  她揉了揉眼睛,停下狂奔的脚步,苏辰笑嘻嘻地对她说:“我还没发现地震停了,还是你聪明。”他还呆呆的挠挠头。

  演戏当然要演全。

  “苏---辰---,你死定了!!!”

  沐依依冲过来要给苏辰一个惨痛的教训,刚一抬手,却发现右手被他牢牢地抓在手里,紧紧攥着。

  我攥着你,就不松开,还没见过蜜蜂主动松开蜂蜜呢。

  沐依依看着他还在故作委屈,也不肯松开她,想想自己刚才的傻子行为,丢死人了,眼泪突然就滴了下来。

  “哇---啊。”两条珍珠凝成的河流从眼眶流下,“你又欺负我,丢死人了,啊---”

  苏辰看着坐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沐依依,他连忙把他抱起来,温柔地放在沙发上,“我错了,别哭了,呆头鹅,我错了,我给你做好吃的,只要你不生气,我干嘛都行。”沐依依充耳不闻,哭声继续。

  “哇---”,苏辰每次都惹哭她,每次都绞尽脑汁地哄她,却还是乐此不疲。

  苏辰还在做着补救。

  小菲儿前来助攻。

  “依依姐姐,别哭了,小菲儿都不哭鼻子哦,妈妈说哭鼻子就不好看了,哥哥说只要你不哭了,就带我们去吃好吃的,有彩虹味的棒棒糖哦,好好吃的,小菲儿想吃,依依姐姐,别哭了好不好嘛。”小菲儿用小肉胳膊环抱着沐依依。

  哭声渐渐小了,时断时续的,珠宝供应商发现这次发大财了,整片沙滩全是亮晶晶的珍珠。

  半开的窗子外飞过一群鸟儿,带来一阵风,窗边的小风铃响个不停。

  今天天气很好,骄阳高挂,不似昨天,阴翳的天空把云彩压得耷拉下来,低沉乌黑,让人喘不过气来。

  沐依依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还有些生气,声音有些沙哑,“以后糖醋小排要随叫随到。”

  生活原本沉闷,但跑起来就有风。

  校园运动会。

  1500赛道。

  “加油,嘎子,加油。”挺拔的身躯在1500米赛道上飞奔,最后一圈了,嘎子攒足了劲,像猎豹,一路飞奔带闪电,猛的爆发,胜利在望。

  最后一百米。

  嘎子开心地朝观众招手,青春上洒满了汗水,破纪录板上钉钉。

  突然,他跌出了场内。

  所有人始料不及。

  只见他身体一斜,跌出去半米远,膝盖上的鲜血跃跃欲出,小龙,中原等人急忙跑了过来,胖虎在后面紧跟着,满头大汗。

  一个高一的妹妹在旁边吓坏了,她不知该做什么,她刚才误闯了跑道,差点被撞到,嘎子为了躲开他,自己跌出了跑道。

  “学长,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嘎子慢腾腾地坐起来,满面痛苦,“啊-啊,跌死我了。”

  小龙、中原已经跑了过来,把他扶起来,胖虎也紧跟其后,要抱他去医务室。

  嘎子艰难地笑笑,硬生生站起来,说:“没事,先等我跑完,马上终点了。”

  嘎子艰难地回归赛道,慢腾腾且痛苦万分地移动着步伐,胳膊上和腿上的血擦了又流,他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眼神坚定,身躯坚韧,广播处的风扬看见,“加油,嘎子,最后三十米,加油。”

  满场欢喊,“加油,加油,最后十米,加油。”

  此刻,满天星光也只为你一人而亮。

  嘎子走着,勇往无前,“五米”,他继续走着,“赢了,我们赢了。”

  嘎子脸上笑容灿烂,看见自己的胳膊上的血,才感觉到疼,“嘶---,疼死我了,胖虎,快抱我去医务室。”

  在嘎子跌倒的时候,胖虎正扔着铅球,瞥见他跌倒,一气之下扔了个第一。

  哎呦,暴露实力了。

  医务室里的医生姐姐给处理好伤口,嘎子躺在病床上。

  学妹坐在一旁,满脸难过和自责,两眼含泪。

  众人也分分安慰他。

  嘎子看见说:“没事,别哭,就跌一下,很快就好了。”

  胖虎在一旁啃着大大的红富士苹果,嘴里还没咽下去,“对,妹妹不用担心,他很快就好了,别难过了。”

  嘎子想跳起来给胖虎一个爆扣,这说的是人话吗。

  “对了,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几班的啊?”

  “我---我叫崔雪茹,是高一十班的。”她还有些自责,揩了揩泪,轻轻说。

  “我叫李天虎,你叫我胖虎就行,他是方昆,叫他嘎子就行。”胖虎介绍,然后把手里苹果的核扔进垃圾桶,拿起另一个来继续啃。

  “给我一个苹果,胖虎。”嘎子看着这不灵头的胖虎,愤愤的说。

  “不知道谁是伤员吗?”

  崔雪茹连忙拿起一个苹果,用刀削皮。

  “雪茹妹妹,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她点点头,“叫雪茹也行。”

  “好,把苹果给我就行了,不用削皮,我直接吃就好了,你是十班的,我们也是十班的,还怪巧。”

  然后三人闲聊着。

  四分之一小时左右后,风扬和苏辰来了,把胖虎给撵走,“胖虎,林森哥找你有事,快去吧。”

  两人问候一下嘎子,跟旁边的崔雪茹打招呼。

  “雪茹,你怎么在这儿?”

  一次巧合与意外,嘎子与崔雪茹,两条平行线从此相交,不期而遇。

  乖乖女与浪荡少年的故事,以一种永远无法用语音描述的方式悄然发展着,任谁也没能把浪子回头与一次摔倒联想到一起。

  像是寒冷点燃了火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