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奔赴盛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嘎子的婚礼

我奔赴盛夏 小巷说书的羊 2823 2020.12.10 10:24

  我要去遥远的天边,赴一个美丽的约会。

  一座坐落在无人之岛的小院落里,一对新人正拜着天地,四目而对,含情脉脉,坐在上位的四位长辈笑得合不拢嘴,一旁栽种的几棵桃花也沾染了些许喜气,满枝的桃花香气覆盖了整座岛。

  嘎子一身红绸汉装,与之相对的是一袭红袍的崔雪茹,眉眼如画,比一切山河日月都美丽,是嘎子用所剩几十年生命都看不够的风景。

  夫妻对拜。

  两人缓缓转过头,目光在两人额头间的几厘米空间里发酵,在一片温柔的空间里升腾,爱意永恒,像科幻电影里的永动机,一直飞到人类目光不能到达的远方。

  苏辰背个小包,手里的相机一如多年前,他看着相机里的两人,也为两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开心。

  两人从当年的一次小小意外走到现在,里面许多曲折难讲,但两人终究走到了现在,并且还会一起走好久好久,直到那永远走不到尽头的幸福。

  所有人都由衷的祝福他们。

  两人的婚纱照也是由苏辰负责,婚礼的拍摄也是,白婷婷要帮忙,他没答应。

  婚礼由风扬主持。

  中原,小龙,胖虎,林奇是伴郎,值得一提的是,中原领着对象来的,叫倩倩,两人是大学同学。

  林奇也在部队请了假来参加婚礼,娜娜一直不曾离开。

  胖虎还是孤身一人闯天下。

  小龙没领对象来。

  婚礼上午的流程结束后,几人坐在一起,一切仿佛回到多年前,那记忆里的风,教室的灯光,池塘里“呱呱”叫的青蛙和那个总出现在我脑海里的爱笑的她。

  “喂,苏辰,给我拍几张。”

  童明慧,好久不见。嘿呸,天天联系,只是不见面。

  苏辰将镜头对准她,“抬头,朝左看。”童明慧很配合,两个人相处很轻松惬意,像高中时那样闲谈。

  “咦,你怎么没当伴郎,这不符合你的性格啊。”她有些搞怪的说。

  苏辰示意她跟上,“没有,嘎子想让我当,我没答应,我还是给他记录这永恒的瞬间比较好,有小龙他们几个当伴郎可以了。”

  两人来到一处特别的地方,特别平凡,特别、特别温柔。

  俯瞰广阔的海洋,总想起多年前灵动的星辰,宛若初生孩童纯粹的眼眸,对一切未知满怀善意与期待。

  一间纯木质两层小楼静寂的倾听者深海的耳语和秘密,谁也不分享,守口如瓶,只是存在着。

  两人走到跟前,苏辰看她一眼,点点头,她回望。

  我没问,你没说。都懂。

  童明慧围着这小屋子走了几圈,看了几眼,伸出手指轻轻一戳,回头一看,“请进吧。”

  苏辰伸手推那面墙,墙没倒,开了个小小的门,迎面一只挂在墙上的大老虎看门,恶狠狠地盯着。

  里面没有什么装饰,很简单,或者说是单调乏味,只几个简单的家具和必要的生活用品,更多的是满墙的照片,有山川,有河流,有日月星辰,有眉眼带笑。

  童明慧看了一会儿说:“我要看看那些年的片段。”

  在二楼一间平平无奇的小房间里,墙上也挂着些许照片,桌子上摆满了平平无奇的相框,或大或小,仅以此框,框住我所层拥有的年少和勇敢。

  “喂,苏辰,这么多照片,怎么就没有几张我的,太偏心了吧。”

  “那你想怎样?”

  “补上。”她嘿嘿一笑。

  “怎么补上,那都多少年了,而且当初我可没少给你拍。”苏辰像是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

  话音刚落,童明慧的拳头便飞了过来。

  “你还敢说,你给别人各种抓拍好看瞬间,给我各种抓拍搞笑瞬间,你不会还有那些照片吧?”她有些怀疑。

  苏辰坏笑一声,从旁边抽屉里翻找起来,一个积了层灰的古老相册被找了出来,两人慢慢翻看,这是两人高中时期的快乐保留,两人的友情从高中走到现在,走了十年,还会走好久好远,直到我永远想象不到的某天。

  “童明慧,过几天我带你越狱吧。”

  “好啊,不过婷婷---”

  “好啊,我没问题,不过我也要跟着的哦。”

  白婷婷总是这样,她其实早就来了,却不愿打扰苏辰,既然喜欢,就给你百分的信任。

  苏辰牵住她的手,“不会甩掉你的。”

  她故作凶狠地噔噔他,“就算甩也甩不掉。”她挽住他的胳膊。

  旅行是对平淡生活的一次越狱。

  在童明慧这些人所认识的所有人中,她认为白婷婷是那个最聪明的。

  一个集美貌、才华于一身的绝世女子,心甘情愿的陪在心爱的男人身旁,尽管只是陪着,她陪了十年,终于把风筝的线抓紧。

  三人要回去继续参加下午的婚礼,白婷婷走在前面,“你得对得起她,苏辰。”然后苏辰感到腰间一片滚烫感。

  做完这些后,童明慧挽住白婷婷的胳膊,两人在前面有说有笑的走着。

  在院落门口,迎面而来一直“鹅”,一只呆头呆脑的鹅,最普通的偶遇。

  后来我们会在某个街角遇见,然后面无表情的路过你。

  还好鸭鹅不这样。

  白婷婷主动拉走了童明慧。

  “这对你不公平,你没必要避开。”童明慧都为她抱不平。

  “没事的,这么多年不见了,而且,我相信他。”

  童明慧看着那女生,熠熠生辉,一脸自信地笑着,温柔又不失风采。她自问做不到那般宽容。

  与此同时,另一边,小院门口。

  你我都曾惊艳了彼此的时光,温柔了无情的岁月。

  两人相视而笑,“好久”“不见”。是久违的拥抱。

  苏辰向前一步,张开双臂,沐依依也向前一步,两人相拥,却有了距离,止于礼貌。

  “我们得有六年不见了吧,上一次见面还是大学毕业那天聚会。”沐依依主动提起话题。

  “是啊,已经那么久了,但是我没想到你会来。”

  “我也没想到。”

  两人慢慢走着,走着,满岛的风景都被冷落,太阳在此刻黯淡无光,沉默长得像熬不完的黑夜。

  大概我永远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面对曾经最爱的人,竟不知所语。

  两人逛啊逛,逛啊逛,最终又走回原地,门口处花童嬉戏,小男孩踩着小女孩的影子,开心得像找到了安徒生童话世界里的宝藏。

  苏辰觉得好幼稚,所以我避开了他们,因为我怕他踩痛我的影子。

  好像所有美好的故事都发生在夏天。那个没完没了的夏天。记得在那个夏天,我把橙子味汽水卖给了颜料用完的梵高。

  “带头鹅,我们抱一个。”

  她感受着眼前男人的温暖怀抱,比当年多了些说不出的感觉,似是成熟了,又或许吧。

  两人拥抱,紧紧,漫漫。一切仿佛回到多年前。

  “你最近几年过得怎样,还开心吗?”

  “过得还不错,不过,”她欲语还休,“成年人了,哪有那么多快乐,生活嘛,哪会尽人意,烦恼是常有的,你呢,过得怎样?”

  苏辰听到她的话,看看她,有些停顿,他虽然也想到过灵动可爱的呆头鹅都会有那么一天抱怨生活,但真正发生时,他还是有些迟疑,有些不想相信。

  “我嘛,还是老样子,没心没肺的,也没什么烦恼。”

  记忆里的彼此就连牢骚都很少说,那时我们多快乐。

  “你还是是那样洒脱,对一切都可以轻松放下释怀。”

  苏辰觉得她还有话要说,便耐心等着,然而却没了下文。

  “错过了落日余晖,还可以期待满天繁星。”

  沐依依还是不语,两人紧紧走着,并排走着。

  夜晚,昏黄的路灯下,秦战习惯性地掏烟,却突然发觉自己为她已经戒烟好久。

  “今天,怎么样?”他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挺好,新娘很美而且是同一个人,嘎子很有福气。”

  “他呢?”

  “他啊,还是,还是一样洒脱,还是当年的少年,永远没有烦恼,过了这么多年我才知道,他带给我的快乐是多么昂贵。”她想起曾经总是面颊带笑,但他却从中领略到一丝落寞。

  “一样洒脱,也包括对你吗?”

  女人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顺一顺耳边的秀发,用颇为平淡的语气说,“是啊,往事对他来说可能真的只是一阵风。”

  他陪我长大,而不是教我长大。

  该怎样去解释青春,我说不清,我只知道,在青春那时,有那么一群人,在宿舍、在食堂、在操场、在课堂,我们有聊不完的话。

  闹洞房,闹洞房。

  夜幕来临。

  贴满喜字的院落里,几只猫咪在自己的世界里窝成一团,柔软的月光穿过半掩的窗,幸福的气息在此刻漫延。

  什么是ABCDEFG?

   A boy can do everything for girl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