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奔赴盛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告别第七节课的天空

我奔赴盛夏 小巷说书的羊 4456 2020.12.10 16:17

  随着两人和好,生活也回到最初的轨道,万物可爱。

  又一个国庆日。一切美好都值得庆祝。

  那个秋日的傍晚,我们裹着柔软的毛衣在马路上闲逛,晚风吹起头发,行人缓慢行走,橘黄色的路灯,风吹起的落叶,很温柔,月光和我缠住你的手。

  “沐依依,慢点跑。”

  你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

  两人在一处椅子上坐下。

  “呆头鹅,你还记不记得今天老班语文课上讲的关于荣幸的讨论。”

  “记得啊,怎么了。”她抬起头,望着他,给他理理衣服的领子。

  “你有什么新的想法,快说,我要听。”

  他给她的小手攥着,“荣幸是什么,是不告诉你,哈哈哈哈。”

  是江河三千里遇见你。

  小孩子喝饮料咬扁的吸管,为了逃课拼命摩擦的体温计,妈妈做的炸玉米,还有几乎会被所有大人忽略的关于小学课堂上关于奇迹的讨论,这些与我而言永远可爱。

  当然,少不了总陪我开心的你。

  苏辰终于在早晨睡了个尽兴。

  当太阳热烈的光刺破窗帘,他闭合的眼睛快速眨了眨,又即刻闭合,藏在被子里,神体转向一边,又呼呼大睡起来。

  下午苏菲儿在某柜子里找出了苏辰童年的回忆,那时拿着滋水枪或者蹲在一个漆黑的角落捉迷藏。

  苏辰叫上小伙伴在小屋集合。

  几人兴致冲冲地玩起了“大富翁。”

  越成长,越怀念。

  小孩眺望远方,大人怀念故乡,人们从挣扎着松绑到思念着投降,大概这就是成长。

  又过几天,苏辰大早上感觉被窝里多了个软软的东西,“菲儿,你怎么来我床上了?”

  苏辰撑起身子,揉揉眼睛。

  小菲儿搞坏的捏苏辰的嘴,“哈哈哈,哥哥,我昨天晚上就是在这儿睡的呀,还是哥哥搂着我的呢。”

  苏辰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他现在并不想去想太多,他搂着小菲儿又钻进了被窝。

  苏菲儿用力推开他的胳膊,“恩---,快起床,我要吃饭饭,还要去买新衣服。”

  过了几个小时后。

  苏辰坐在商场的椅子上抱着小菲儿,“菲儿,你让我陪你来买衣服,怎么还叫别人,你难道不信任哥哥的眼光了吗?”

  苏辰眼里苏菲儿跟沐依依愉快地玩耍,自己哥哥的至高无上的地位不保。

  刚开始两人还询问一下他的意见,到最后,他就是一个拎包机器,就在两人身后跟着。

  苏辰发现两人逛了这么久,小菲儿买了好多东西,沐依依什么都没买,但她却不止一次在一件裙子前驻足观望,每次走过都会偷瞥一眼。

  “哥哥,你看这个怎么样?”

  “挺好啊,不过这是一对,小菲儿要送给谁啊?”

  “嘿嘿,不告诉你。”

  三人逛完街后提着大包小包回到“春风三千里”,小菲儿写着作业,突然停下,从墙角的“战利品”中找出一个小包,里面装着刚才买的情侣小玩偶,“嘿嘿,哥哥,给你一个,依依姐姐,给你一个。”

  沐依依的脸上多了一抹红。

  苏辰摸摸她的头,“写完作业了就去玩具房玩会吧。”

  两人接过礼物,都没有借机说什么。

  二人继续看着书,却发现书已经没有刚才有趣了。都试图说些什么。

  “那个---”

  “你”

  奇怪的电视剧情节出现,二人都顿了顿。

  “我先说,我先说。”苏辰用手按着书厚重的一边。

  “我们高三开学这么久了,你有没有想好以后去哪上大学?”

  沐依依好像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思考了好久。

  “我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你呢?”

  “我要去南方,浙江、江苏那里。”

  两人聊啊聊,沐依依突然问,“那我们高中毕业后还能遇到吗?”

  苏辰没有迟疑,笑着说,“能啊,你要相信,对的人兜兜转转还会遇到。”

  当暮色沉寂,世界只一片风吹打着什么,我在梦中,思念你。

  “风扬,苏辰,快点,就等你们了。”

  高三十班全体同学整齐着装校服,有序地排在教学楼前正中,不远处还有几个班等着。

  是拍毕业照的日子。

  不知不觉间,汶水又在我回忆里流动了三年,可是想想过去那些时光,总感觉才没多久,回想自己的高中,就像昨天才刚开学不久,军训才过去几天。

  “来,我们再拍几张搞怪的,同学们准备好。”

  一个个兴高采烈地摆着动作,搞怪的动作惨不忍睹,也有一丝激动:对未来的憧憬。

  毕业了,高中终于结束了。

  不知经此一别,再见又是何时年月,何种风情。

  苏辰背起自己的相机,游走于校园的各个角落。正飘着的树叶,走动着的人群,沉默的教学楼都被苏辰框在了小小的四方框架里。

  “来来来,everybody,follow me,咱们去拍点照片回忆一下。”苏辰招呼小伙伴们,一群人悄悄地在走过一遍又一遍的校园里漫步。

  或在某个拐角停下脚步,给几人拍一两张照片,怀念我在这曾发生的有趣的故事。

  又或在某个无人的办公室,某人坐在椅子上,带着黑框眼镜,手里拿着假冒的成绩单,几个人低着头接受着批评教育,一旁的办公桌上堆叠着厚厚的作业。

  苏辰也坐在椅子上装模作样的写着东西,三年来进了这么多次办公室,从没这么轻松过。

  苏辰也给兄弟们拍了死党照和与女朋友的照片,一股酸柠檬的气息久久不散。

  风扬和唐雨蝶给在座的诸位盛上了一碗满满的狗粮。

  苏辰也跟所有人都合了影,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溢出,时间在此刻过得很慢,像落单的一只棉鞋里的阳光。

  童明慧这些在外学习的同学们也在几个月前回到了学校,准备了即将来临的高考。

  苏辰跟她们几人闹着,笑着,风扬在一旁记录。

  苏辰跟白婷婷闹着,笑着。

  苏辰跟沐依依闹着,笑着。

  苏辰好像跟所有人都可以欢乐无极限,只要是欢乐,苏辰就会出现。

  但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真的,他看她时,眼里有光,很亮。

  那就好好道个别吧,和课桌黑板,操场食堂,和吹过教室走廊的最后那一阵风,和那某一段一去不回的青春。

  高考是一场准时打响的战争。

  无数考试雄赳赳,气昂昂,准备数载,只为今朝一博,鱼跃龙门。

  如果语文试卷里有个题让我来描绘美好的形状,那我就要开始形容你了。

  笨笨的,傻傻的,不太聪明,却总让我离不开。

  六月的骄阳比火焰热烈。

  我低着头写着汉字,窗外吹来的阵阵风还带着余温。

  我只是答着题,只是会在偶尔的间隙突然想你一下。

  我算了一下,一共22个题,我想了你618次,不多不少,刚刚好。

  谁也不告诉。

  监考老师看见我突然笑了,还好奇的看看我。

  她当然看不出来啦,对于喜欢你这件事,我一直都是认真且怂。

  不知每年的盛夏时节会给多少人带来多少悸动。

  “考怎么样?”

  “还可以吧,我还睡了一会呢。”

  记得十八岁那年的夏天,连风都带着欢快的情绪,一摆高考前那一百天冲刺的忧虑、烦闷,高考在一阵风中走过。

  随之而来的是长长的假期。

  各有各自的安排。

  所以,苏辰叫上风扬嘎子小龙他们乘坐上了去往大连的航班。

  苏辰为了这次旅行,已经准备了好久好久。高考一结束,第二天他们就出发了。

  星海广场、金石滩、棒棰岛、渔人码头……他们在大连停留了约一个星期,去过计划中的大部分目的地,温柔的夏夜晚风,傍晚漫无目的的漫步也格外充实,另有一番滋味。

  温柔的海风随意,耳边是海水拍击沙滩的声音,空气中夹杂海风和海水咸咸的气息。

  连头发也被扬起。

  我注意到浪漫而充满幻想的人有一个特点,他们力图创造出一个与单调乏味的日常生活截然不同的更美好的世界。

  苏辰便拥有这样一个世界。

  不管世界怎样糟糕,我总觉得他值得。

  青春是马不停蹄的相遇和别离。

  假期很快过去半个月,小伙伴们在家里都闲的要打坐修炼。

  久违的聚餐。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在汶水校园门口站着,吓得保安大爷连忙放下手里的瓜子,积满一层灰的对讲机也排上了用场,五六个大爷缓缓走出来,“你们在学校门口干嘛?”

  “大爷好”“大爷好”……

  “我们是刚毕业的高三学生,回学校看看。”

  “不行,学校不让进,你给你们老师打电话同意才行。”大爷一口回绝。

  “我们跟段主任说过了,他同意的。”

  校园里朗朗的书声,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正努力为明后天的期末考试做准备。

  一群人在校园里乱逛,明明才离开没几天,却感觉一切都那么值得怀念,可能生活就这样吧。

  一草一木都格外有趣。

  一群人在贤合庄开了一间大包厢,众人点了啤酒,聊着不过期的青春。

  沸腾的水煮着沸腾的年华。

  十几岁时有你们,不错。

  KTV。

  唐雨蝶和风扬对唱着周杰伦的歌。谁的青春没有周杰伦?

  “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又何必去改变已错过的时间”

  小伙伴们看着握着麦克风的两人笑的开怀,两人在一起也已经一年多,没闹过什么矛盾,明天都甜甜蜜蜜,风扬这座冰山也只有在唐雨蝶面前才甘愿融化。

  当唐雨蝶哼唱着最后一句歌词,风扬满眼宠溺地望着他,声音温柔坚定,“唐雨蝶,我对你的爱永不过期。”

  一片哄声,整个KTV都能听到这群人的呼声,一片片羡慕的目光。

  唐雨蝶话音刚落,风扬的声音便传来。

  她看着他,像一颗小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激起道道涟漪。她扑进他的怀抱。

  顾曼和冯念念激动地叫着,“啊啊啊---,好甜。”

  他们把麦克风递给别人,坐在沙发上,他揽着她。

  快乐继续。

  快乐是会传递的。

  一起唱着歌,聊着天,脑海里不经意浮现的画面,总可以让我热泪盈眶。

  请让我尽情徜徉在此刻的快乐海洋中。

  骄阳暂避,七月的夏风偶有间歇,林里的蝉声嘶力竭,房间里的沐思思被自己蠢得一塌糊涂。

  沐思思在下午五点钟左右终于从迷茫中清醒了过来。

  头发凌乱地甩在脸上,眼角还有些许泪的痕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她看到这似乎想起了什么,拼命地摇着头,人又突然顿住几分钟,房间里隐约有抽泣声。

  她双手抱头,把脸藏在头发理,独自一人忍受着孤寂。

  她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

  昨天大家吃完饭后,悠闲逛了逛,等到KTV的时候已经天色渐暗。一群人玩得痛快。

  她起初也乐在其中。

  但有些事情,注定是有人欢喜,有人悲伤。

  她喜欢风扬一整个高中,但女朋友却不是她,被告白的人也不是她,在怀抱里的人也不是她。

  在风扬说出那句话的一瞬间,她像是被久经百战的狙击手击中了心脏,周围的掌声也格外刺耳,她的心坠入不见底的崖。

  她藏在角落,不停地喝酒,明知道他们已经在一起,却还仍有所期待,却还在他表白她的时候难过的要命,妄想通过几瓶啤酒麻痹自己。

  快乐扔在继续着。

  真心话大冒险。

  没到她,她却抢过一个麦克风,用衣服擦一擦自己的眼泪,她站起来看着风扬。

  “风扬,我喜欢了你三年,我想尽办法跟你相处,想让你对我多一点了解,我坚持了那么久,但现在我要放弃了。我从没想过我会放弃。唐雨蝶,我承认我很羡慕你,你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得到风扬的喜欢。我不服气,就算之前我知道你们在一起我也没想过认输,我觉得我比你好,比你更适合他,他不会跟你一直走下去,但现在,我放弃了,我祝你们一直走下去,我认输。”

  她一度哽咽,眼角的泪不受控制,滴在腿上湿嗒嗒的。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回到家后,她把身体埋藏进被窝里,回想着那过去三年,眼泪打湿了大片床单。

  深夜,一切都沉寂,只我一人悲伤到天亮。

  凌晨六点,沐思思才悲伤着进入梦乡,眼泪还停留在脸颊上久久不去。

  此刻,沐思思头趴在大熊玩偶上痛苦,回想起昨夜的点点滴滴,她又有些后悔,毕竟喜欢了三年,自然不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沐思思抱着大胸玩偶,哭到失声。

  我满心期待,却发现来者不是你。

  她哭了很久,连日月都失色。她跌跌撞撞地走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冰冷的水泼打在脸上,她想让自己清醒点,她看着镜子,镜子缓缓浮现风扬的俊逸的面孔,她看着他,久久。

  我不再奔向你了,这次我要走自己的路。

  双手合拢捧一捧水,撒向镜子,对镜子告别,也对他告别。

  过了多年后,她看见风扬牵着孩子,孩子牵着唐雨蝶,她忽然想起来高中时期的一个场景,风扬对唐雨蝶说:把你的高考志愿给我抄一遍。

  在那一刻,她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从始到尾都不曾被当作选项。

  独自打拼这么多年,也深刻体会到一个人的时候连空气都嘲笑我孤独。

  我可能忘了少年的样子,但我始终记得那个夏天,周围人的喧嚣和放肆招摇的风。我不再拥有那样的夏天,也终于和曾经的自己告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