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奔赴盛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月亮色的肥皂泡泡

我奔赴盛夏 小巷说书的羊 3643 2020.12.08 10:53

  别人用温柔形容你,我用你形容温柔。

  操场上空阳光渐渐散去,晚霞粉嫩嫩的,苏辰几个人在操场中央规划布置着什么,风扬低头摆弄某些东西,“老大,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出错的,你先回去吧。”

  林奇也带着娜娜缓缓走过来,拍拍风扬的肩膀,“别紧张,都是小问题,我到时间会呼叫你们的,外面这么冷,我们就先回去吧,别冻着我的娜娜,让苏辰他们在这儿弄就行了。”

  风扬吃一碗盛的满满的狗粮,“滚滚滚,你要是耽误我事我饶不了你。”风扬朝着远去的背影喊道。

  娜娜的手被紧紧握着,她看着林奇笑着说:“认识这么久了,还很少见风扬紧张,哈哈哈。”

  林奇也哈哈笑,“他肯定紧张,毕竟是给唐雨蝶准备的一百天纪念日,第一次用心准备礼物,他肯定不想出现纰漏。”

  “那我也想要惊喜?”娜娜撅着小嘴撒娇卖萌。

  “好,我也给你准备,不过我每次要干什么你都能一眼就看出来,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惊喜可以准备了。”林奇一口答应,又有些担忧。

  “哈哈,谁让你这么笨,每次都让我看出来。”

  林奇捏捏娜娜的耳朵,随意玩弄。

  我们都在一起七年了,你那么了解我,还怪我笨。

  从童年起,你就独自一人照顾着历代的星星。这世界抬头漆黑一片,我说过要带你走出去。

  晚自习照常进行。英语听力在各个楼层里响起,苏辰他们还在操场上做着最后的检查。

  第二节课临了,校广播站传来广播:请学生会成员下课后到操场集合,缺一不可。

  风扬下课后依旧等待在九班门口和十班后门的中间部分,静待那个带给他满眼笑意的女孩。两人跟着队伍,缓缓向操场走去。

  风扬面色平静,演技精湛,仿佛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他毫不知情。

  在操场的入口处,林奇他们已早早等待在一旁。

  给所有人带上眼罩,由提前准备好的人缓缓牵着走,众人不解,但林奇不打算解释,只是重复强调这一事情。众人只得照做。

  操场边聚集了好多看热闹的人,叽叽喳喳,兴奋不已。

  风扬牵着唐雨蝶,一步步,一步步走着,风轻轻,月暖暖,把对你的喜欢酿成酒,百里外的猫都醉倒。

  众人围成一个大大的圈,风扬牵着沐依依走到最中心,风扬示意“OK”。

  “都可以摘下眼罩了。”苏辰在西北一侧站着,一旁的胖虎看着中央的风扬和唐雨蝶,傻傻的笑。

  众人摘下眼罩,映入眼帘的是神仙眷侣站在一旁情深意浓的月光下,内心都羡慕不已。

  沐依依缓缓摘下眼罩,灿烂的烟火在眼前升起,闪到了眼睛,身体有些往后倾倒,像是火星坠落了地球,措手不及。

  苏辰瞥见旁边有人没站稳,下意识扶一把,沐依依用力挣扎,突然闯进了那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

  苏辰低下头看那双眼睛,今晚所准备的一切都不如这双眼睛美丽,迷人,“呆头鹅?”“臭鸭子?”

  两人久违地呆呆对视。

  对有些人来说,一个眼神可低千言万语,千军万马。

  两人就被定格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容得下万物的眼睛此刻只容得下一张面庞。

  沐依依惊慌地站起身来,抬头看烟火,苏辰看了看她,笑笑。

  记得那晚有一切惊喜,所有人都惊叹于风扬和唐雨蝶,我却只记住了你。

  从那以后,有很多老师也逐渐知道了两人的关系,出乎意料的是没人点破,甚至有些老师把这两人当作模范,“如果你们也能像风扬和唐雨蝶那样,老师是不反对你们谈恋爱的。”

  这可真让人羡慕。

  其实你不知道,每次擦肩而过我都会悄悄回头。

  沐依依悄悄转过头,偷偷瞥一眼苏辰,苏辰感到有人在看自己,略一侧身,眼角捕捉到一个躲避的身影,他看着她,嘴角带笑。

  她似乎也感觉到一股炽热的久违的目光,似满天繁星,似黯然星火,贯穿我的山河四季。

  又一次不约而同地对视,随机娇羞地低下头,他也转过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混进欢快的人群,躲在安静的角落,看世界的热闹。

  小雨过后的清晨凉风习习,走在路上的同学们羡慕地讨论着昨天晚上的浪漫童话故事,开心的笑脸,微扬的脑袋,满心欢喜地期待着自己有朝一日成为小说的女主角,男主角不必驾五彩祥云,不必身骑白马,只是你,坚定的向我走来,就够了。

  苏辰早上破天荒的没迟到,打着大大的哈欠,“咦,苏辰,你咋这么早就来了?”

  一旁过道走过几个人,韩文文坐下后一边收拾着书桌一边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醒太早了,应该是睡神要我好好学习了,哈哈哈。”韩文文也不吝啬自己的笑容,“你猜我信不信,哈哈哈。”

  一天又一天,一周很快过去。

  尽管鸭鹅两人并未和解,但关系也不像之前那样僵硬。但总能撞上的眼神又隐隐暗示着某些即将发生的美好的事情。

  某天下午,苏辰几人在图书室整理图书,刚打算去食堂饱餐一顿。

  图书馆里人群稀稀疏疏,交谈声轻轻,生怕叫醒了深藏在宣纸里百年的白胡子老人。

  然后,某一书架上的书又悄无声息地回归地板的怀抱,一声巨响,苏辰刚要叫人回头整理,却发现那些狐朋狗友已经跑出去老远,“加油,我们给你带饭回来。”

  苏辰苦笑不得,“交友不慎。”

  最后,他无奈的只能自己收拾。

  沐依依目光紧随着书架上的书籍,找寻一本只看名字就足以让我悸动的书。

  两人围着同一个书架走啊走,都毫不知情对方的存在。

  温暖的掌心温柔我的大片青春,两人眼前蓦然出现另一人,身体不受控的往后小幅度倾倒,苏辰脚下一沓厚厚的书绊倒他,他下意识拉住最近的目标。

  “啊---。”

  听声音,好熟悉。

  沐依依趴在苏辰身上,苏辰躺在地上。

  你可真是个可爱又浪漫的麻烦。

  “你说什么?”沐依依睁开眼睛,看见是苏辰,呆了一呆,隐约听到说些什么。

  苏辰坏笑的看着她,抬抬她的肉肉的下巴,“呆头鹅,我们和好吧。”

  此刻,月亮坠入不见底的河,星星垂眸惊动了舸。

  一直非常喜欢一句话,可能你的缺点像星星一样多,但是啊,太阳一出来,星星都不见了。

  沐依依被苏辰拉起来,憨憨地脸直看着苏辰,“啊啊---”

  苏辰习惯性的捏她的小脸蛋,“我说,我想你啦。”

  有一种热情,叫赤道的温度从未融化乞力马扎罗的雪。

  沐思思起了个大早,忙忙碌碌。

  生活在这奇奇怪怪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得可可爱爱。

  闺房的床头柜上手机“叮叮”响个不停,卖力地叫醒沉睡的清晨。

  沐依依赶忙穿上自己心爱的白色匡威跳起来扑到床上,摸起手机,接过电话,“喂,风扬,不好意思,我刚在换衣服,好,可以出发。”

  我满心期待,却发现来者不是你。

  人总是执着于第一眼就喜欢的东西,早秋傍晚的凉风和十七八岁笑起来要命的你。

  把手机揣在兜里,在车站前守望者路的前方,转角的沐思思向他走来,带着小巷的清香。

  高高举起的小手和甜甜绽放的脸向风扬打着招呼。

  “我来了,你等久了吧。”

  “没有,我也刚到,临时有个通知,今天的活动薛逸和禹清清也会一起参加,我们先去找他们汇合。”

  “滴---学生卡。”

  少年安静地坐在靠窗处,折射过的阳光挥挥洒洒,白色衬衫搭配少年绝色,是一袭白衣的翩翩公子。

  沐思思不时偷看他几眼,又慌乱的扭过头,那怕人发觉的神情像极了古代深闺女子久处庭院,在车马喧嚣的上元夜里,独自甩开侍女,在熙熙攘攘人群中惊鸿一瞥,眼神在偌大的长安城四处飘散,倏忽之间又被吸引了眼球,猜灯谜的白衣翩翩公子,只一个背影便将这深闺女子七魂六魄夺取其三,在心底暗自许下此生非君不嫁的心愿。

  生活永远不可能一帆风顺,即使风车不在了,风依然在。

  有很多事,不是努力就有结果。

  薛逸早早来到禹清清小区门口,手里提着一杯奶茶,满眼笑意,“禹清清,我到你家小区门口了,你收拾好了吗?”他兴致勃勃地发送了消息,十秒,三十秒,一分钟,五分钟,手机安静得像只熟睡的猫,约摸又过了十分钟,打扮漂亮的禹清清背一个包包,看着树下的薛逸招手,然后小跑了两步过来。

  轻撩一下耳边的头发,一股香气飘入薛逸的鼻中,“薛逸,不好意思,我才刚看到手机消息。”她把手里的手机抬起来给他看一眼又放下。

  “没事没事,我才刚到一会儿,不着急。”

  禹清清笑着看看他,脸上还残留着刚才愧疚的身情,“这奶茶是给我的吗,你真好,谢谢你。”她很自然的接过奶茶,随手插上吸管,吮吸一口,“哇,好好喝,是我最喜欢的口味。”

  薛逸看着禹清清一脸满足,他开心的说:“你喜欢就好。”然后他手里攥着刚才禹清清撕开吸管的包装,跑到十米远处的垃圾桶扔进去。

  他们一边走着一边聊天,早晨的小道阳光暖暖,禹清清主动问他要不要听音乐,递给他一个蓝牙耳机。

  在某个转角,一辆突然冲出的摩托车差点撞到了禹清清,“谢谢你啊。”

  “没事,你没受伤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薛逸担心的看着她。

  禹清清报之一笑,“没事,不用去医院,还是你对我好,又给我买奶茶又关心我,王泽涛都不回我消息,我都没有几个朋友。”

  薛逸看着她委委屈屈的,“我,我可以跟你玩,随叫随到。”他都有些结巴了。

  他看她似乎有些不相信。“我,我是认真的。”

  她看着他憨憨的,笑了,她也笑了。

  “晚上我请你看电影吧。”

  突然,她的手机响起了特别提示音。“我先回个消息。”她走向一旁。

  是王泽涛。

  “前几天不是说今天要有比赛吗,需要我陪你嘛。”

  “哼,你还知道,消息都不回我,不用了,比赛都要开始了,不过你可以晚上请我看电影。”

  “好,那宝贝晚上见。”

  当公交车即将到站时,“薛逸,不好意思,今晚我没法跟你看电影了,临时有点事情,下次吧。”

  “好,那就下次,再见。”

  薛逸像掉进了美好幻想的爱情织就的盘丝洞,心甘情愿被网住。

  却不知前面是可怕的粉红梦魇。

  在爱情里,以卑微的姿态去换取同情,这永远不会让你得到爱情。

  你可以试图摘月,但最好是要月亮奔你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