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奔赴盛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落单的温暖雪花

我奔赴盛夏 小巷说书的羊 4693 2020.12.02 21:39

  窗外的玻璃上似有了层霜,小屋残破的门匾更加倾斜,在凛冽北风中摇曳,昨夜厚重的雪竟没压倒这可怜的门匾。

  小屋的炉火正旺,暖意融融。

  攀云阁内一片平静,像昨夜无声的雪,悄然给城市披上银装。

  苏菲儿脱去了厚厚的棉服,趴在小桌子上睡着了,苏辰轻轻讲她抱到小小的床上,披上棉服,苏辰手边的卡布奇诺的香气牵引她来到温柔的梦乡。

  沐依依也脱下了棉服,带上了卫衣的帽子,浅酌一口茶。

  苏辰突然站起来直盯着沐依依,她不明所以,只见苏辰像小猎豹一样迅速,抓住了沐依依卫衣的两根带子,嘿嘿一笑,用力一拽,沐依依的头瞬间被封印了起来。

  “苏辰,你给我松开,松开,你听见没有。”沐依依小声地说。

  苏辰封闭听觉,拽着沐依依在房间里乱跑,玩得好不痛快。

  一小会儿过后,苏辰发觉沐依依没了声音,连忙松开绳子,沐依依眼睛红红,含着泪,苏辰急中生智,拉着她出去打雪仗。

  果然,人在开心的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二人打的有来有回,苏辰身上中了数枪,沐依依身上却只有一两处雪。

  苏辰偷偷地捧了一大捧雪,悄悄绕到正在看书的雪人身后,沐依依正在那把雪攥成小团,苏辰搞突然袭击,猛地把雪全盖在沐依依头上,像一顶笨重的银色王冠,沐依依只觉得头上突然被砸了一下,然后冰凉感顿觉,大片的雪花如附骨之疽从脖子钻进身体,顿时打了个寒颤。

  她慢慢站起来,“苏辰,啊啊---,我要揍死你。”捡起地下的小雪团向苏辰使用了技能“雪团连击”,苏辰双手一挡,原地防御,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他背过头,身后一片雪白。

  沐依依打了一会就停手了,气汹汹地跑了进去,她趴在桌子上,一言不发,静的可怕。

  苏辰轻戳她的胳膊,她不理。

  他又轻轻戳她的脸,还是没反应,他又捏了捏,好有意思。

  沐依依眼里含泪,“呜呜,臭鸭子,不哄我就算了,你还欺负我,哇---”

  苏辰心想完蛋了,又哭了。

  又要签订不平等条约了。

  我怎么这么贱,苏辰真想给自己来一个嘴巴三连。

  过年放鞭炮多了个伴,还行,这波好像不亏反赚。

  “爆竹声中一岁除。”

  院子里、屋外、远处的鞭炮声噼里啪啦,不绝如缕。家家户户挂上了红色对联,隔壁王叔叔家肉嘟嘟的小胖胖被衣服裹得像个球,圆滚滚的,手里拿着几个小炮仗,开心得像吃了几个大鸡腿,合不上嘴。

  鼻涕被寒冷吓了出来,小胖胖抬起胳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用新衣服擦了鼻涕。

  小胖胖摇摇晃晃地跑着,嘴里叫着。

  啪叽一下,一不留神就被雪下的小石子绊倒,他趴在了厚重的雪上,洁白的雪床上出现了一个小胖的身形,他笨拙的站起来,用手拍了拍衣服,握着还没点燃的两根小炮仗,跌倒了也不哭,笑嘻嘻地往前跑。

  一整条街飘香十里,每家每户的饭菜香气都让人直流口水,厨房里不停有人走动,小胖走进一家,顺着香味,“三奶奶,我想吃肉。”一个虎头虎脑的小胖踩着小板凳露出了头。

  三奶奶已是满头白发,弓着腰,身子骨却很硬朗,笑容亲切,“哦,是小胖啊,又嘴馋啦,让三奶奶给你找个大鸡腿吃。”

  小胖嘿嘿笑着,三奶奶轻摸他的头。

  不远处一阵阵打闹声,小胖握紧鸡腿就跑了出去。

  高高悬挂的太阳暖意融融,被窝的余温还未消散,苏辰被苏菲儿大清早乱醒。

  前几日的雪仍铺在大地上,厚厚一层,房檐下的几根冰凌,粗壮,顽固,垂直地挂着。

  苏菲儿一推开门,一股凉嗖嗖的冷风就趁机钻进了苏辰的裤腿,他不由打了个哆嗦。

  沐依依带着一副厚厚的手套,围巾一端被风吹的扬起来,一群小孩子跟着她一起堆着雪人。快乐是要分享的。

  几天前,风扬爷爷家的小屋,一群人争吵不休,各执己见。风扬的奶奶背稍驼,接连不断的争吵让奶奶的咳嗽愈加严重,爷爷连忙拿出药给奶奶吃上。

  风扬被这又要重燃的战局激怒,“行了,别吵了,让二叔一家回来过年,今年过年的各种杂物也全让二叔一家承担,不知道奶奶的病吗,吵什么吵。”

  大年三十,二叔一家子忙前忙外,尽心尽力,家里喜气洋洋一片。二老也由衷的开心,一家人就该团团圆圆。

  新年来临之际,天上高挂的骄阳热情,北风也格外温柔几分,小巷子里的叫卖声也没了踪影。

  “爷爷、奶奶,雨蝶给你们拜年了。”唐雨蝶跪下,对着坐在椅子上的二位老人连磕三个头。

  两位老人脸上岁月的痕迹一道道,清晰可见,二老慢慢地从兜里颤巍巍地掏出几张褶皱的红色毛爷爷,幸福地递给孙女。

  两位老人年轻时积劳成疾,随着岁月之轮的一圈圈转动,身体也不似从前大山般硬朗,反而像棵小数,猛烈的暴雨狂风也承受不住。

  所幸儿孙满堂,天塌下来也有人顶着。

  你们将十八岁以后的所有都给了我们,不求回报,那你们在这牙齿逐渐脱落,头发变银丝的日子里,我们会像对待生命一样照顾你们,做到空气般配无微不至,以最舒服的姿态安享愉快晚年,不被孤寂的风吹,不被难过的雨打。

  我们曾是你们生活的意义所在,现在你们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春节联欢晚会如约而至,一家家环绕着餐桌而坐,天井上的天空星辰明亮,嫦娥温柔,处处熙熙攘攘中处处深情。

  一处广场前,锣鼓喧天,一群人跟在两旁。

  “娜娜,我们该走了。”林奇给娜娜套上围巾,戴一顶白色小针织帽,两只小手被林奇紧紧攥着。

  苏辰打开手机QQ,找到群“哆啦A没有梦”,发送一个贱兮兮的小表情,“老大,嘎子,胖虎,叫人出发了。”

  沐依依、唐雨蝶的两支小仙女队伍早已集合,也准备要出发,每个人都裹得厚厚,穿得暖暖,一阵北风吹过像夏夜晚风,凉爽却不刺骨。

  一大群人不一会儿就集合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欢声笑语。远方绚丽夺目的烟花接连不断,雪花一片片,一片片地铺了一层层,一层层。

  都各自拿了一根根比荧光棒更灿烂的光芒,点燃时来回挥舞,是一道道来自黎明的叛逆。

  “苏辰,我要点一个。”沐依依看着满天的烟花,忍不住想尝试一下,苏辰给她摆正一个小礼花,她手里拿着一根燃了一半的香,一次,又一次,还没碰到引线就把自己给吓跑了,苏辰看着她傻傻的操作直笑。

  “来,我教你。”苏辰握住她的手,暖暖的,“唰”一声点燃引线,苏辰连忙拉着她往后退,两人站在一处无人的空地,头望天空,五六秒左右后开始有火花蹦出,紧接着是一连串少女的开心冲上天空,最后一声震天雷直入云霄。

  沐依依想跑过去看看残骸,刚想动身,却发觉右手格外温暖,苏辰正装啥都不知道地朝风扬那瞥着,但手却没有松开的意思。

  沐依依的小脸又红了一层。

  顾曼缓缓地跑了过来,沐依依连忙挣开了手,苏辰也没继续握着,自觉松开,“苏辰、依依你俩干嘛呢,都等你们呢。”

  苏辰连忙跑了过去,“依依,你和苏辰刚才在干嘛啊?”

  像心底的秘密被揭开。“没,没干嘛,就是放个烟花。哎呀,我们快走吧,别人还等着呢。”

  顾曼一脸我都明白的表情。

  站在孤傲的山顶看山河,远方万家灯火通明。

  现在是北京时间十点五十八分,还有一小时两分钟将敲响新年的钟声。

  一群无话不说的小伙伴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星辰明月看着,好友清风陪着,我们闹着。

  “娜娜,轮到你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娜娜倚在林奇身上。

  “林奇是你的第几任男朋友?”胖虎半开玩笑地问。

  “第一任。”娜娜笑着说。

  “也会是唯一一任。”林奇在旁边补充一句。

  ……

  幸运的转盘似乎很照顾风扬。

  “唐雨蝶。”

  “还是唐雨蝶。”尽管他的回答全是唐雨蝶,周围一阵唏嘘,但是没有几个人真正认为冷淡的风扬会把喜欢的种子埋得那么深,长得那么快,那么茁壮。

  苏辰也被眷顾了两次,问题总是那么刁钻,打了苏辰一个猝不及防。

  当轮盘定在苏辰身上,顾曼和冯念念立刻跳了出来,“我来问,我来问。”

  “苏辰,你觉得现在在座的女生哪个最漂亮,谁跟你关系最好?”

  苏辰有点头皮发麻,前面别人的问题都那么简单轻松,到他直接架大炮。

  他看着眼前十几双眼睛,知晓自己的命运。

  “沐依依。”

  顾曼和冯念念一脸就是这样的表情,苏辰感到有点慌。

  下一波僵尸正要来临,也是王炸。

  轮盘转了又转,苏辰又碰上。

  苏辰想说对他温柔一点,冯念念已经喊了出来,“说,你喜不喜欢沐依依?”

  少年的脑袋感觉不太对,难道都知道这件事?他看沐依依也一脸茫然,还有另一种感觉像是期待,又夹杂一丝担心或惊慌。

  苏辰的眼里此刻只有沐依依,紧盯,久久,“非常喜欢。”他笑着说,似乎有点吊儿郎当。

  “那沐依依,你喜不喜欢我?”苏辰问她。

  沐依依也久久,她也惊了,两人对视,“非常喜欢。”同样笑笑。

  冯念念和顾曼一脸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似乎有些脱离剧本。两人为何如此洒脱,不懂。

  苏辰心里一定,幸亏我机智。

  后来啊,才明白,遗憾之所以成为遗憾,是因为我本可以却不能。

  记忆力的我总是不那么勇敢,好多次伸手就能抓住,我却只是望着你。

  也想着对方能主动一点,先走出那一步,可自己平日里的种种为掩埋喜欢所做的行为也让对方捉摸不定。

  二人的距离,忽远忽近,总不会太近,却也不曾真正拥有。

  苏辰就像太阳,光芒照耀四方,有人最受光照,但别人也会被照亮。二人处于一种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据说没有遗憾的人生是不完美的。那我宁愿不完美。

  面对岁月之轮永不停歇的步履,沉浸往事只能倾斜天边的云彩,寻觅过去只能拾回尘封的梦幻,尽管过去太美。

  一群人在山巅拉着手跳舞。

  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十,九,八……三,二,一,新年快乐!”众人齐呼。

  “来来来,大家站好,我们合个影。”相框里的人快乐着,嘴角的弧度上扬很大,是一群惊艳了时光的骄子。

  多希望每一个简朴流畅的夜,很长很长,很深很深,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

  回到家后,还在群里发起了红包接龙,手气最佳。

  大年初三的正午,天空又飘起一阵阵雪花。是新年的第一场雪。

  午后的时光总是很快,一眨眼的功夫,一周便走了过去。

  正月初十,苏辰去小屋看了看,一尘不染,一如当初我们遇见。

  苏辰走进小电影房,想看一看最新上映的春节影片,但看了几分钟又觉得太无聊,小菲儿在爷爷家玩,沐依依也不知道在哪。

  打开手机看看小伙伴们,他突然想起来还欠顾曼和冯念念一场电影,便联系两人。三点,不见不散。

  人在无所事事时时间总是很慢,秒针像蜗牛一样缓慢蠕动。

  苏辰便走了出去逛逛,他走啊走,秒针转啊转,在他回小屋的倒数第二个拐角处,白婷婷正领着一个吃着棉花糖的小朋友等在一旁,两人打招呼。

  白婷婷笑着和他打招呼,“好巧啊,我带我弟弟出来买东西,你呢?”

  “我就是无聊出来逛逛,刚准备回小屋。”

  “小屋?”

  苏辰摸摸头,“就是一家书店,要一起去吗?”

  春风三千里的门匾上冰雪消融,门上笨重的大锁被一个长长的铜片钥匙打开,迎面一阵古朴的气息。

  “你先逛逛,我去做点喝的,小涛,你要喝什么?”

  小孩子手举的高高,“西瓜汁。”

  白婷婷牵着白涛在书架前逛,小孩子被封面有趣的动漫书吸引,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观看。白婷婷的脚步轻轻,缓缓,大体上了解着整间小屋。

  苏辰端着一杯奶茶,一杯橙汁,一个巧克力小蛋糕走了出来,“小涛,西瓜汁没有了,哥哥给你榨了橙汁,然后作为补偿,还给你做了个小蛋糕。”

  小孩子也没有不开心,“谢谢哥哥。”

  白婷婷接过奶茶,“谢谢,这书店很棒,是你家开的吗?”

  苏辰看了看墙上的大钟表,点点头,“准确的说,这是我的个人财产。”

  钟表连敲三次,“噔噔噔”,门口准时出现一只“狗”和一只“猪”,径直走了进来。

  “苏辰,看我俩准时吧。”

  “咦,白婷婷也在。”

  苏辰给双方做了解释,并邀请白婷婷一起观影。

  电影播放三分之一的时候,小涛睡着了,苏辰抱着他慢慢地走到玩具房,把他放在角落的一个小躺椅上,那毛毯盖在身上。

  “你书店里怎么还有电影院还有这慢慢少女心的玩具房呢?”白婷婷明亮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不解。

  “电影院是为我和风扬,还有平时在这工作的姐姐放松用的,玩具房是专门给我妹妹弄的,我平时常来,我妹妹喜欢跟着我,她又看不懂那么多书,就给她弄了一间玩具房。”

  白婷婷望向苏辰的眼里多了条无限长的星河。

  温柔的人像一片沼泽。白婷婷就甘愿深陷其中。

  电影结束时,天渐渐黑了。

  白涛也早已经醒了,一个人在玩具房里自娱自乐,不亦乐乎,从滑梯上滑下来,爬上去,又滑下来,跌落满是彩虹的天堂,脚下的云儿软软,心上甜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