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奔赴盛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山水一程

我奔赴盛夏 小巷说书的羊 2781 2020.12.17 14:41

  高中毕业的第十年,没能聚起来。

  第十一年。盛夏与我们撞了个满怀。

  聚会前一天,风扬和唐雨蝶领着儿子就提前来了,两人大学一毕业就领了结婚证,也没办婚礼,苏辰经常去他们家看自己的干儿子。

  两人过得很低调,很享受生活,都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上有所成就。

  那天夜里,苏辰站在二楼房间窗前聆听久违的风铃声,雨点淅淅沥沥,天空朦朦胧胧,苏辰从未刘住的雨从掌心滑落,滴在窗台,滑下墙壁。

  第二天早上,春风三千里的门前停了许多辆绿色共享单车,橙子姐姐和菲菲姐一直坚守在这一亩三分地,两人的孩子也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一男一女,两小孩倒是给这间小店平添了不少生机。

  林奇也带着娜娜回来了,两人的爱情也是一场长跑,从小学跨越到现在,在高中毕业后,林奇去当了兵,娜娜回了法国,在前些年,娜娜从法国回来,两人在部队里成婚。

  身边一直是同一个人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沐思思领了个外国男朋友回来,很帅,有点像《碟中谍》的主演汤姆·克鲁斯。

  当她看见唐雨蝶,风扬以及那个年幼却英气的男孩子时,深藏心底的柔软部分还是不自主地跳了一下。

  嘎子带着崔雪茹,小龙和中原还没结婚,各自领着女朋友,胖虎来的最晚,也是孤身一人,他一停下共享单车就发表意见,“是谁提出的骑共享单车来,大夏天的,又累又热……”

  众人哈哈大笑。

  还是熟悉的那个胖虎。

  同学们很快就来齐了,小屋空旷的空间里第一次有了些拥挤的感觉。

  沐依依也来了,带着另一个男人,她慢慢地走在熟悉的那些街道,那些街道,他曾牵着她的手无数次走过,曾洒落过她流露的无数个笑容。

  站在现在,回首过去,好些感动,好些难过,好些遗憾,在苏辰播放完VCR时,小屋里读书的木制桌子上凭空多了些水滴,日后会开出花吧,玫瑰还是向日葵?

  我的脑海里也不由浮现那时最美好的回忆。

  记得那几天,快三十岁的一群人像疯了一样,跟十七八岁的自己招手。

  在最靠近云海的天空,那群疯子一起飞向了蓝天怀抱,滑翔伞滑向那更美好更值得期待的未来。

  终于,少年还是从前的少年。

  谁也不会丢失,也不会在某个拐角的街口,然后面无表情的路过对方。

  傍晚,白婷婷挽着苏辰的胳膊在王府里看着多年前的照片,月光洒进天窗,东边半掩的窗挂着的几个风铃响个不停,给干儿子做的手工风车也在那转个没完。

  沐依依独自一人走了进来。

  苏辰和她走了出去。

  两人并肩走着,终于停在那条常走的小巷。

  ……

  他背对着她,“我们,你知道的,不管那时候的我们是何种模样,那些与青春有关的一切,都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是我会铭记一生的,但现在已经不是当初了,青春,我们回不去了。我们,也。”

  “回不去了,是么?”她眼眶的泪想要冲出,她强忍着泪水,抬着头装作坚强。

  他听见她滚滚落地的泪水,沉重的步伐艰难地转过身。

  “是的,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她直盯着他,眼泪润湿了整片脸颊。

  没有老套的倾盆大雨,没有声嘶力竭的乞求挽回,她只盯着他,久久,她拿起手机拨打了电话,很快接通。

  “喂,我答应你了,我在青春小巷。”

  时间滴答滴答地跑着,马不停蹄,幽深的小巷里只有断断续续的哭泣声。这曾是对付他的利器。

  远处传来发动机熄火的声音。

  她昂起头,泪流满面,“你还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你知道的,我祝你快乐。”他的身影逐渐隐匿于那幽黑的小巷尽头。

  她看着他远去,所有的一切在此刻冲破牢笼,“苏辰,王八蛋,没有你我怎么快乐。”

  她泣不成声。

  不久后,她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上寥寥几句话语。

  公主在城堡淋了一夜的雨,王子没有来,但骑士一直都在。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寻找那个更值得你奔赴的人。

  一周后。

  苏辰带着白婷婷跟风扬一家回了老家看望老人。

  老人永远的留在了那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上。

  老人的墓碑上只简单两行字:我是哭着来的,但要笑着走。

  不经意走到老家门口,岁月斑白了门上的门神画,消退了朱红色的门漆,锈蚀了高悬的门檐。拍门的手停在半空,不知是该进还是该离开。

  一路的疑问一一跳出,儿时的画面纷至沓来。

  慢慢地,太阳沉入了远方的山坳,天空不再明亮,一缕一缕的炊烟从沿路人家的房屋里袅袅飘出。

  入夜,人声悄然隐退,河水的涛声格外浑厚响亮,时而有风从河里吹起,扑在我的脸上,潮湿而黏糊。

  他总会想起十七八岁时的月光。

  苏辰轻轻掀起被子,穿上拖鞋,看一眼熟睡的白婷婷,给她不安分的腿盖上被子。

  他感觉一切似乎都没那么真实,他本以为自己会是槐花树下闲散的人,满襟酒气,小池塘边跌坐看鱼,眉挑烟火过一生。

  灯负担着光的重量,静立在大门口拐角的石桌上,那曾是爷爷下象棋和打麻将的专用工具,可现在落满了灰。

  微弱的灯光摇摇欲坠,苏辰看着那灯,也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光景了。

  记得那时,五六岁的几个顽皮男孩,用手里的小鞭子用力抽打着爷爷给做的陀螺,那时的心中还不懂什么叫烦恼,除了快乐别无他物。

  幼时期待成长,想要快快长大,想去做更多更开心的事。

  于是啊,在那棵不高的柿子树上,结满了奶奶的呼喊声,每一颗果实都香甜温馨。以前,我们在前面跑,你在后面追,可我现在跑了那么远,那么久,你都没有来追。甚至我已经自投罗网,你都不能再睁开眼见我一面。

  你可知我有多想念那时候盛夏午后的枣树下,您把我揽在怀里,用手里的蒲扇轻摇着风,讲着说不完的故事,有时还唱一两句小曲的时光啊。我永远思念您。

  梦寐以求的长大可真令人失望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活中无法失去的人说再见。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什么东西上都会有个时间,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险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会过期的。

  我开始怀念从前。

  从前的月光很慢,有点闲,有点懒。在一杯茶里消磨整个黄昏,在半个梦里看星星满天。

  世间行走三十载,也终于明白了一个浅显的道理:世界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

  白婷婷给他披一件衣服,也坐在一旁静静陪着他。她总是这样,这样无声的陪伴,从不要求什么,也不会多问什么,只是默默陪着,尽管两人已经在一起多时。

  她去小溪边摆弄水流。

  她回首看苏辰一眼,那一眼里有数不尽的缤纷青春,有温柔岁月,还有那个总停不下来的少年,从来没长大的少年。

  她讲了个故事。

  十二年前的五月八号下午,万里无云。

  段主任给高一学生开着动员大会。一个少年无聊地折着纸飞机。

  “你还记得段主任当初说了什么吗?”

  “总有一天你会与世界握手言和,磨平所有的棱角。”

  少年的纸飞机飞向了远方,带着向往,去看穷尽一生都看不完的诱人风景。

  少年无畏地站起来,面对段主任,笑容灿烂,声音不大但充满豪情,“要做流浪的吉普赛人---即使一无所有也要永远歌唱。”

  就在那时,向窗外望去,正是下午五点左右,天空依旧是宝蓝色,掺杂一点儿夕阳照射下来的霞光,街上的车变得多了起来,甚至有些拥挤。

  纸飞机也没了踪迹。

  “就从那时起,我就被你吸引,开始关注你,了解你,喜欢你,至今成为你的新娘。”

  没有尽头。

  你从那时起就成为我年复一年藏在枕下的春秋大梦。

  有些人,他只站在那儿,就是别人的光。

  要一直与过去的自己告别:遇见即是上上签。但无论以什么方式告别,都对不起初遇。只愿殊途同归,我能与你讲讲来时路。

  故事可能会有很多,也会有很多不同结局,但我的十七八岁的故事,是讲不完的。

  我始终认为,有线耳机比蓝牙耳机要浪漫得多。试想一下,在这座城市的某处公交车站,一辆不知通往何处的公交车缓缓驶来,停下。干净不羁的少年与一位秀气的女孩,坐在公交车倒数第三排的右靠窗处,一根不长的白色线连接两个小小的耳机,少年和女孩共同听着周杰伦简单熟悉的歌,假装看向窗外,不看对方,却又偷偷想瞥一眼,一次,两次,第三次碰撞的目光让各自的脸颊更红润了些,窗外的风景换了又换,公交车停了又停,那根小小细细的线始终缠绕着我们,从未分开过。那刺进的灿烂阳光也亮的耀眼,像我一直偷偷摸摸不停追逐的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