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在椒房殿搞事的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下毒2

我在椒房殿搞事的日子 舒芙蕾蕾 1603 2020.06.29 17:38

  薄太后放了狠话,瞬间就把那群人吓得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尚夫人担心太后把自己气坏了,连忙哄着太后说:“他们也是担心太后,太后就先别责怪他们了,先看看阿娇小姐现在怎么样了吧!”

  薄太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让尚夫人扶起自己走到陈乔身旁,她看见刘荣紧紧地且小心翼翼的抱住陈乔,心中对这个孩子多了几分赏识,薄太后温柔地轻声哄刘荣道:“把阿娇给哀家吧!”

  刘荣看了一眼薄太后,小心翼翼的松开抱住陈乔的手臂,尚夫人连忙上前,抱过在刘荣怀里已经被吓晕过去眼角还带着泪花的陈乔后,吩咐那几个还跪在那里傻傻不动的侍从上来扶太后回去休息,那群人今晚被吓得胆战心惊的,尚夫人一吩咐,那群人就飞快的办事了,比平常的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薄太后被扶起来之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没有离开,尚夫人带着陈乔走的时候顺手也把太医给带上了,却没想到皇帝开口阻拦让尚夫人找另外一个太医去看陈乔的情况,尚夫人看见皇帝一脸严肃的样子张了张嘴,本想说这位太医是一直伺候太后的,但是转念想了想还是算了,最后什么也没说,就抱着陈乔走了。

  见大家都已经回魂了,馆陶公主目送自己的女儿离开之后,人还是有些惊魂未定,刚刚自己光顾着紧张与害怕,加上被身边的人拦住,没能跑到陈乔身边保护她,只希望这个孩子醒来时候不要记得这一件事情,孩子现在已经不在自己身边养着,难免害怕孩子和自己分心,馆陶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见场面已经稍稍稳定了下来,才忧心忡忡的坐下,满脸失魂落魄心不在焉。

  皇帝一脸威严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对站在殿内的太医说:“你去查一下薄良娣刚刚吃的东西有没有问题。”

  “诺。”太医对着皇帝行了个礼,提起自己的小药箱就走到薄良娣晚宴时候坐着的位置那里,从小药箱里拿出一包验毒专用的银针和银片条,一样一样东西用银针或者银片条戳一下看看银针或者银片条有没有发黑,结果一番下来,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一样东西是有毒的。太医已经验完了毒,他收拾好东西,转过身,跪着对皇帝说:“启禀陛下,薄良娣的吃食微臣已经查验过了,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也没有相克的吃食出现,所以微臣现在还不能确定薄良娣因为什么而中毒。”

  这事就有点奇怪了,竟然不是吃食上出了问题,那么毒是怎样的被薄良娣吃下去的呢?皇帝有不解,他站起身,看了一眼窦皇后,窦皇后收到皇帝的眼神,瞬间就明白了皇帝的疑惑,转过脸问太医:“薄良娣中的是什么毒?”

  太医听到皇后的问话,跪在地上转过身面向窦皇后说:“回禀皇后,薄良娣是中了一种化水无色无味的毒药,此毒外用会腐蚀人的皮肤,内用会损害人的五脏六腑,因为薄良娣是把此药服用进腹中,所以才会脸色黑青吐血昏迷。”

  窦皇后听罢,点了点头,传唤侍卫道:“来人,彻查公中所有人,但凡发现身体有腐烂的人立马抓上来受审。”

  侍卫统领上殿接受皇后旨意之后,就领旨开始搜宫抓人,不一会儿就带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和几个小太监上来了。

  一上来,跟在统领身后的侍卫把这一个人抓住站在那里,那个死人已经放好在殿内后,他便单膝跪在皇帝面前复命道:“回禀殿下,人已经抓到了,这几个人身上都有腐烂的迹象,还有一个属下去抓捕的时候已经上吊身亡了,但是属下发现她手上的溃烂还很新而且人事刚死不久的,所以属下便把此人从房梁上解下来顺带带过来,请陛下皇后明鉴。”

  皇帝听他说完,对他挥了挥手,说:“起来吧,朕会看。”

  侍卫统领一听,对着皇帝抱拳行礼后,起身站到一边;皇帝从自己的位置上走了下来,窦皇后也跟着起身走到皇帝身边,跟着皇帝一起看那几个人;在那几个身上有溃烂的侍从面前一个一个看过去,发现他们都是手腕或者手背有溃烂的痕迹,而那具尸体全身和脸都被白布遮盖,但是双手露出白布之外,露出来的双手可以看到是已经溃烂到可以见到骨头的情况,而且因为其状态过于恐怖和恶心,让窦皇后觉得非常不适,看多两眼都快忍不住要吐出来,可是良好的修养让她强忍着这种不适,陪在皇帝身边,只是别过脸没有继续看那双恐怖的手,一圈下来,窦皇后心中也已经有了分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