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当个萌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曹操逃了

三国之当个萌新 芝麻豆粉 2354 2020.09.19 20:50

  老丈人被刘协乱棍打了出去。从此刘协得了一个昏庸的名号。皇后知道后免不了自怜自伤,刘协索性也放她去见一见自己那被打得几乎奄奄一息的老父亲。

  这深宫本是一座牢笼,被这样一闹,竟然是再也关不住这一对龙凤。

  满宠的心有些感叹,这位天子行事蹊跷,愈发让人琢磨不透了。

  胸中有沟壑,天地自广。

  无所事事的刘协在等曹操的决定,其实,他并不需要等。因为,曹操一定会把他的女儿送进宫。

  这是历史,最重要的是,这符合他的利益。

  所以,刘协一边等一边看着书。他在下一盘棋,无论对方如何落子,他都已经想到了接下来该怎样谋划。

  阴谋?

  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人所为。

  大势所趋的阳谋才是真正的政治。

  而另一边,张绣最近感到很郁闷。他太闲了,作为一个武将,每天除了守着那傀儡皇帝之外,无所事事。

  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很害怕,再过不了多久,很可能连武艺都开始荒废。

  一个奋进的人永远不知疲惫。可一旦松懒,也很难再重拾旧貌。天不假年,张绣的人生,难道就这样走到尽头了?

  他只能喝着闷酒,来到了贾诩的住所。

  贾诩如何不知道他的心思,入了司空府,即便毫无要职,可数日以来和曹操相谈甚欢,这许都谁人不知?

  可贾诩只是贾诩,他永远不会是郭嘉。

  此人对利弊分析比郭嘉还要透彻几分,可他不会提出意见。恪守一个属下的本分,从不参与决策。

  这看似是忠诚,实际上也是防备。这是一个对自己保护到面面俱到的人物,也可以说成是一个极端爱惜羽毛之人。

  曹操就是否要将女儿送入宫中这个决定纠结了许久。而贾诩甚至将刘协接下来全部可能的举动一一说明。

  对于人心,贾诩拿捏得有些过分准确。他甚至都不了解刘协,却已经提前预料到将要发生的一切。

  这种人,一旦成为敌人,简直就是噩梦。可历史上的贾诩事实上并没有太多功勋。究其原因,便是自保。

  曹操之女曹节年方十四,虽刚行及笄之礼,也勉强算到了嫁人的年纪。可对于痛失爱子不久的曹操而言,是绝不愿意再将女儿当成牺牲品一样送出去的。

  刘协会如何应对,曹操很想知道。

  而贾诩只说了一句,“陛下只会静观其变。因为司空,你到了最后,终究是要将她们送进宫的。”

  “何以见得!”

  这怎么可能,我如今既然不愿意,以后又怎会心甘情愿?

  面对曹操的逼迫,贾诩面不改色,不急不缓地说道,“皇后刚强不屈,断不能忍受司空专权。司空难道又能放下屠刀,任人宰割么?二者难以共存,陛下宫内如今唯有皇后一人为伴,若皇后不在,又当如何?”

  曹操沉默了,这就是所谓的见微知著么?

  如果现在不把女儿送入宫,就意味着自己要用其他的条件作为交换。

  理由固然重要,可没有实际的利益,谁会松手?

  可真正让曹操想不明白的是,究竟是谁想出了这个馊主意?仅凭纳妃一事竟然全盘打乱了他的计划。

  荀彧?

  也不可能。

  曹操太了解荀彧了。君子之风过重,是王佐之才,断不会想出这种手段。

  事实上,这个局很好解。给刘协想要的,甚至于大张旗鼓,将自己的女儿送到他的手中。曹操更可以借此向天下人证明,他没有僭越之心,否则怎会把女儿也嫁给他!

  可曹操不愿!这就是他的为难之处。

  贾诩看出了曹操似乎无意将女儿送入虎口,便说了一句,“董妃之乱始于董承,可尚有一漏网之鱼犹在徐州!”

  曹操眼神一亮,大耳贼刘备!

  既然时机不对,那就拖。

  我不送女儿入宫,你也别想从我这铁公鸡身上拔下一根毛来。所谓静观其变,许都这个烂摊子随你如何折腾,我且出去把那些可恨之徒宰了先。

  曹操要出征,自然是要带上郭嘉的。既有了郭奉孝,又何须贾文和?

  所以,张绣才能跑到他这里来喝着闷酒,发着牢骚。

  贾诩只是笑,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有一种云淡风轻的力量,无论身处怎样的逆境,总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曹公多疑,将军若是真想施展身手,倒不如韬光养晦。以将军武艺,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可若是兼有孙武之谋,何愁前路黯淡?”

  张绣惨淡一笑,“韬光养晦?需要多久?”

  贾诩喝着酒,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睛。

  “三年足矣。”

  “三年?”

  张绣喃喃自语,最后将满坛的烈酒尽数入喉,“文和,我信你。我便去等那三年。”

  十年尚且磨一剑,又何况三年?

  都道时间漫长无涯,可回首一望,竟已蹉跎半生。任何人都试图与时间为敌,期望他过的快一点,让自己的梦想能早日实现。又期盼他能过的慢一点,让人有足够的准备。

  只可惜,时间从不改变。

  总有人为此心忧心急心伤。

  曹操出征了。面对这迟早要成为自己岳父的家伙,刘协很是大方,封了个征西大将军,位列三公之上。

  大将军之后,武官之职封无可封。

  曹操的眉头一跳,看着高座皇位之上的刘协,跪拜道,“臣叩谢皇恩。”

  徐州可不在西边。为何封征西大将军?

  只有曹操明白,自己当初最开始的愿望便是那征西大将军。无他,董卓在长安,在西边。无他,东汉最不安稳的因素,羌人在并州,也在西边。

  曹操走了。刘协笑了,笑得很开心。这个家伙,竟然逃了!

  缓兵之计。

  可无论你再怎么拖延,到了最后,你依然要做一个选择。

  无论这个选择痛不痛苦,他始终横在二人之间,无法躲避。

  曹操越是逃避,最后要付出的代价就会越多。尤其是这个时候,暴露出来的软肋,即便只是目前的软肋,也足以让有心人为此好好谋划一番了。

  许都,又有人要开始蠢蠢欲动了。

  刘协不无悲哀地想着,天子式微,谁不想权倾朝野?而他这个家伙,只能看着这群人,为了争夺他这个天子,不断地刀兵相接。

  这后世之人真不会评书,三国第一美人哪里是貂蝉,分明是我啊。

  董卓为了我鸩杀了刘辩。王允为了我离间了董卓吕布。再看看如今的曹操为了我南征北战,还要纠结到底要不要把女儿贡献出来侍奉我。

  可这些都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他刘协终于可以去见荀彧了。

  曹操的动作再快,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解荀彧了。

  不过,还不能急。

  若是荀彧有心助他,自会前来。这不是刘协的骄傲,也不是作为一个天子的颜面。而是因为,深宫之中,诸多眼线,反而成了最安全之地。

  灯光之下,才是黑影所在。

  刘协,他如今一无所有,只有时间。他可以一直等。他比曹操年轻,他可以慢慢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