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当个萌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荀令君

三国之当个萌新 芝麻豆粉 2276 2020.09.16 17:41

  尚书令府,今天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若是刘协在,恐怕难以想象自己调戏的那女扮男装的公子哥现在竟然会在这里。

  汉朝之时的风俗与后代有所不同。虽然男子事外,但女子的地位并没有多少降低。同样,这时候也并不存在所谓的休书。

  甚至乎,女人也可以离弃男人。

  比如曹昂之死,曹操正妻丁氏回了老家,至今曹操那个家伙只有妾室。从这一点上看,也能发现他的悔意。

  同时,曹操固然好色,也开始收敛了本性。

  至于后来曹丕之母卞氏,虽然母凭子贵,但实际上仍然不是正妻。

  这个时代,纵然是男人当家做主,可女人的话语权也占了相当一部分的力量。

  “长途跋涉来到这里,是何感受?”荀彧说道,眼角里有着宽慰的笑意。

  那娇俏公子皱了皱鼻,想到了那个调戏自己的家伙,很可能是当朝天子,有些忿忿,“不太好,有些乱。”

  不太好,有些乱。

  荀彧本已宽慰的心又有了一些落寞。

  “这几日,许都确实发生了诸多事。你也暂且就留在府内,尽量不要出去吧。只是,你叔父向来不许你出门,这一次,怎么会让你远行来此?”

  “姐姐出嫁已有三年,再不出走我怕是也要被赶上花轿了。”

  “真是胡闹。”荀彧有些无可奈何,“怎的还是如此性子。明明是个女孩子,偏爱舞枪弄棒。”

  娇俏公子有些不服,“六经我也看了的。”

  “罢了,既是来了,就且先住下。过几日,我再遣人送你回去。”

  荀彧家中并无甚尊贵之处,除却仆人稍多之外,便只剩下藏书了。

  可在娇俏公子印象里,这位世叔可并不是这么喜欢被人伺候的。

  “世叔,为何府中会有如此之多的仆人。而且,似乎都是生面孔。”

  荀彧喝了口清茗,“都是司空赠予的。”

  监视么?

  荀彧看出了这位侄女的担忧,说道,“司空并非如你所想那般。只是,时不可违,不得不为。”

  “你尚年幼,有些事不用挂怀于心。安心住下,若是无事,可以上街走走。许都相比其他地方,也算是太平之地。”

  说道这里,荀彧说了一句,“不过,还是尽量莫去司空府邸。”

  纵然理解,依旧不能认同。

  荀彧想到了第一次和曹操见面之时的情景。

  那时候,曹操拥兵不过三千。匡扶汉室之心不减,是以荀彧示之以“王道天下”,携天子之威震慑诸侯,凭兖州之地立足,后得青州兵卒之后方始大业。

  只是,命不由人。

  携终究变成了挟。

  许田围猎,曹操不过是志得意满,存心炫耀。不知不觉,僭越了臣子的本分。

  天子之威既失,如何愿意恩宠。

  恩威皆失。军政又难握于手,无形之中,这许都竟成了囚龙之所。

  荀彧何曾不想还政于天子,让王室与曹操之间有一个抗衡的力量。偏偏,那时候的刘协根本没有处理政事的能力。

  这根本算不上奇怪。

  刘协九岁便成了傀儡皇帝,从来都是任人摆布。颠沛流离,何时处理过政务,又何时能静下心来学习?

  王室将倾。这几乎是所有士大夫都能看出的局面。可看得出是一回事,坚守又是另一回事了。

  此身本无长物,何须恋怀?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魏晋风流大抵如此?

  所谓风流,乃是风骨。是士大夫的风骨,宁折不弯。

  深宫大院之内。

  在张绣的护送下,刘协回到了这座牢笼。

  伏皇后终于看到他回来,急忙迎了上去,“陛下……”

  刘协握住她的手,示意她放宽心,而后看着张绣,“有劳将军了。”

  张绣始终低着头不见嫔妃的仪容,非礼勿视,这不仅仅止乎于礼,更意味着君臣有别。

  “臣告退。”

  “陛下,你怎能在这个时候出宫呢?”

  四下无人之后,伏皇后说道。心急如焚的她,此刻终于看到自己的夫君归来,自然免不了一阵埋怨。

  刘协眼神镇定,“皇后,朕已决定纳曹家之女为妃。”

  “什么?”

  “皇后,你认为朕为何处处受制于人?”

  “无兵无权,空有天子头衔,反成全了曹操这厮的大义。”刘协的话,伏皇后又何尝不知。

  “可朕并无将才,无法掌兵。所信任之人中也找不到能与曹操分庭抗礼之人。董妃之祸,不就源于此么?”

  “可这又与纳曹家之女为妃有何干系?”伏皇后依然不明白。

  曹家之女一旦入宫就意味着刘协的一言一行完完全全都落在了曹操的眼中。

  刘协向前走着,“曹操有意借此机会清洗大臣。纳妃之事甚大,他也不好再执屠刀。”

  说到这里,刘协停下了步子。

  “只是,这样一来,就苦了你了。”

  以曹操的强势,他的女儿入宫,就不可能为妃,而是皇后。

  也许最开始不会步步紧逼,可至多两三年,伏皇后便成了眼中钉!

  这样才好。

  这座深宫将一个本是天真烂漫的桃花变成了如今这凄惶不安的浮萍。

  “也许过不了多久,朕便会让国丈安老,届时,皇后你随同离开这许都吧。”

  我并非你的夫君。我不过是一个鸠占鹊巢之人。你无需为我而困守于此,更无需为我蹉跎了豆蔻芳华。

  若我注定只能困于囚笼之中,至少,让我还你一片自由的天空。

  “今日就到这里吧。朕乏了,皇后你也早些休息。”

  伏皇后还想再说些什么,可看到刘协的背影,到最后终究化作了心底的叹息。

  他已是一无所有,若是连我都忤逆他的意愿,又还有谁会听从他的安排?

  伏皇后不无凄凉地这样想着。董贵妃死时,腹中胎儿不过足月便可临盆。

  可纵然再如何求情,结局依然是一尸两命。那是天子血脉,也是大汉的延续。

  伏皇后退下了,她不理解可愿意接受。

  她也开始渐渐看不透自己的丈夫。可她又从另一个方面安慰自己,若是曹操也看不透的话,陛下就足以自保了。

  这一夜,曹孟德也没有办法安然入睡。

  纵然是一世枭雄,可面对刘协今天的问题,他也有些犹豫。那是一个泥潭,自己真的要将亲生骨肉推进去么?

  这与战场不同,这是一场政治。

  战场上牺牲者固然惨烈,可男儿保家护国为忠义所在,军人更以马革裹尸为至高荣耀。

  可在政治上,从古至今牺牲品就不可能会有好的结局。今天,他不是作为一个雄才霸主在思考,而是作为一个父亲。

  作为一个父亲,是否有必要以牺牲自己女儿为代价换取利益。

  到最后,曹操没有找到答案。唯一能做的只有拖延。

  翌日。

  刘协以天子的身份,第一次颁发了诏书。

  荀彧作为尚书令,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董妃刚刚身故便着急纳妃,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薄凉之举。

  这朝堂,就像是一块石子突然被投进了湖池。圈圈涟漪,看似毫不起眼,内在的暗涌不知不觉间开始形成了漩涡。

  贾诩没有上朝,没有军功,自然便没有官职。这是贾诩自己的意思,未立寸土之功,岂敢尸位素餐?

  刘协看着曹操,曹操也看着刘协。

  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曹操眼底隐藏的挣扎还有痛苦。

  “还望陛下三思!”伏完终于跪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