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当个萌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杀小鬼

三国之当个萌新 芝麻豆粉 2226 2020.09.23 18:11

  刘协是从白马门走出来的,穿着便衣,身后是张绣。这厮近来倒是老实了许多,也不再约束刘协的举动。

  或者说,约束了没用。

  硬的不行,刘协就开始耍无赖。最让人难以招架的就是刘协的无赖招式。

  在古代,就算是太监也要脸面。刘协一耍无赖就偏偏把脸面给你撕破。

  赶着一群太监哭爹喊娘到护卫那里撒泼,宫女又说被那群侍卫不检点。

  你说他们栽赃,可深宫重地,本就禁止侍卫和宫女私交。一旦查处,两者皆入狱获刑。

  自己带的兵要是全到了满宠手上,那他还怎么带兵?

  再加上那些太监一个个手段也极其卑劣,竟然连屎尿这些肮脏龌龊的东西大晚上直接倒出来。

  这不是纯粹恶心人么?

  你们躲在屋子里,这侍卫整夜在外面守着。

  张绣当然想杀一儆百。可是,曹操不在许都,他要杀人,谁给他撑腰?

  的确,曹操如果做许都,刘协夜定不会这般放肆。

  张绣烦了,累了,也倦了。

  你先出去,我不拦了。可一想到上次刘协出宫牵连了十几人白白丢了性命,这护驾的队伍里,竟然必须要有自己随从。

  于是,许都的街道,今天,再次被刘协临幸了。

  不过,不幸的是……曹家的人知道了。

  一场冲突,无所避免。

  天子堂而皇之地出了宫,他怎么可以出宫!

  因为我父亲不在许都竟变得如此胆大妄为!

  他难道忘了在宫阶之上,董承是如何被他一刀砍断脖颈的么?

  他难道当真以为,我们不会对他动手么?

  “我们得去护驾。”伏完对自己的女儿说道,“曹贼不在许都,并不意味着安全。恰恰相反,更加危险。”

  百官出动。或是为了刘协,或是为了曹家。

  只有荀彧,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府里,哪也不去。只是处理政务,这些政务要是拖到了明天,可就很是麻烦了。他这样想着。

  郭环无奈,只能自己独自一人去瞧一瞧。

  “还请陛下回宫。”

  曹彰已经相当客气了。这个久经沙场的男儿,腰间长剑在握,满身盔甲,满脸的肃杀之气。

  雄赳赳武夫,锐不可当。

  只是,太近了。

  近到刘协对着这个小子的眼睛,看到了蔑视,看到了鄙夷。

  就仿佛在说,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曹家给的,你最好乖乖听话。

  说得多么冠冕堂皇。

  你曹家给了刘协什么?一座打造得虚有其表的宫殿,还是安定一统的天下?

  而我刘协给了什么?

  曹操军政在握,之前那个糊涂到简直可谓是傻逼的蠢才,将所有的鸡蛋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

  他不是没有机会制衡曹操,而是愚蠢地将一切机会拱手让人。

  杨奉一路护送回洛阳,徐晃作为先锋不知打退了多少次凉州兵,更和曹操对峙数阵。

  刘协原本有兵有将,可最后做曹操一阵虚情假意之下,感激涕零,全部交给了这位爱卿。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曹爱卿做得很好,天子高高在上,其他事情交给我来。

  “在回宫之前,朕想问清楚两个问题。”刘协的眼神开始变了,他看着百官,从容不迫,有一股超脱淡然的气势。

  这反而更让人觉得可怕,压抑。

  “甲士列阵,将士持兵。是谁准许你近身于朕方寸之间?”

  天子威仪不可失!

  这是大忌!

  只要天子自己不失,任何人都不容触犯。古往今来,身为臣子,触犯了这一条,史笔如刀,必造后世千年唾骂。

  所以,曹操被骂做奸贼,丝毫不冤!没有任何一个帝王能容忍这样的臣子,刘协只是没有办法更没有胆魄将此贼诛杀。

  曹彰素来只想着打仗,哪里会在乎这些繁文缛节。他面见刘协的次数少得可怜,而且每次都是站在曹操的身后,这些东西自然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所以,他也不知道刘协说的到底对不对。

  粗人面对文化人,如果不能动粗,只能讲道理。那就是曹彰现在的情形,我明明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是,一说就错。

  “其二,汝非近卫。谁批准尔等披甲面圣。”

  曹操走了。把他的智囊团也几乎带走了。现在留下的,全是陪着刘协一路从长安到这许都的老臣。

  只留下了一个满宠。

  而满宠此时此刻,无能为力。因为,国法便是国法。曹彰,确确实实触犯了国法。

  他不能包庇。

  可是,他不能不包庇。

  “陛下,曹将军只是一介武夫,有失礼仪,自当惩戒。只是,陛下无故出宫,于礼法不合。”

  天子出巡,要按礼法。

  去他娘的。都是假的。当皇帝虽然憋屈,出个门都要套用一大堆的礼制礼法,但事实上,一个真正有权利的皇帝,谁敢用这种屁话来搪塞你?

  惩戒有大有小,以满宠的态度估摸着了不起杖责。

  “既如此,那便杖责五十。”

  刘协眼皮也不抬一下,直接打断了满宠的话。

  “陛下……”

  满宠知道刘协的心思,而刘协更是清楚他的心思,脸色深沉,“有何不妥?”

  满宠应该说,“陛下应该回宫。”

  可是,在刘协的目光之下,他看到了其中的坚定,还有一种冷酷。

  他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

  曹司空不在,这许都空荡不仅是对外敌而言,对刘协也意味着再无压制他的力量。

  所以,现在的他,是一个君王。而且是生死皆在其手的君王。

  面对一个君王,心情好的时候,你讲礼法,他会顺着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就准备脑袋搬家,弄不好全家脑袋都得搬家。

  满宠深吸了一口气,“无不妥。”

  可是,曹彰此时此刻,爆发了。

  这时候,曹丕连忙冲了上来。这时候的曹家子女,还没有闹到争权夺势的地步,曹昂死后,曹丕作为嫡长子,自然要爱护弟弟。

  尤其是在目前这种境况之下,曹丕更要安抚好曹彰这二愣子的脾气。

  “子文,莫要因小失大。你忘了父亲离去之前的教诲了么?”

  刘协目光沉着,“来人,行刑。”

  卸了一身盔甲,曹彰那刀疤狰狞的身躯便暴露在众人眼前。从战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如此。

  这是一个男人最荣耀的资本。保家卫国,他们没有后退,更没有失败,一次一次击退了强敌!

  杖责二十,便足以血肉模糊。

  杖责五十,便是青年壮汉,也要趴在床上疗养数月。可以说,因为杖责直接丧命的家伙完全不比被砍头之人少。

  可是,行刑之人皆是曹家鹰犬,这刑就有点不像样子了。

  满宠,闭上了眼睛。

  一环接一环。

  陛下,拿曹家开刀,实际上是在杀小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