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之当个萌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天下大乱,诸君选择……

三国之当个萌新 芝麻豆粉 2411 2020.09.21 00:44

  刘协自认是一个极有耐心的人,可再有耐心也终究会被耗尽的。

  荀彧的确名副其实。这个尚书令处理政务的能力实在是令人惊叹,也许在细节上无法尽善尽美,可在宏观上高屋建瓴,要让刘协找出什么形容词来评价的话。大概就只有,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五年计划了。

  可这一切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见荀彧!想和这位如兰君子见一面,想知道他的想法。

  可一天又一天地过去,除了朝堂之上,荀彧始终没有拜见。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之间一个月便还剩不到三天的时间。这也意味着,徐州之战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是的,从许都到徐州。刘备那一群虾兵蟹将遇上曹操的虎狼之师,谈不上望风而逃。可估摸着好不容易招来的兵马又成了曹操的降卒了。

  这个时代可不会说什么,不想继续打仗的发盘缠让你回家。打了仗,当了兵,基本上就是从这个战场活到下个战场。如此循环,如此往复,要想归乡,唯有一途,战死沙场,魂归故里。

  刘协不能堂而皇之地去找荀彧。只能望穿秋水一样地等,而荀彧却偏偏迟迟不愿来见他,只有每日的奏折一份不少的如数送进了宫。成百上千分,每一份都有阿谀奉承之语,令人作呕,更令人昏昏欲睡。

  一时之间,刘协感叹难怪古往今来昏君居多。这样的日子,一天两天固然能挺住,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谁顶得住啊。

  可也正是这几日头昏脑胀地审批奏折,刘协终于是知道了这许都的一些情况。

  世家豪族之间的盘根错节暂不必谈,仅仅是许都的民生这一块就足以让他头大。

  作为天子之地,许都必须繁荣昌盛。可繁荣昌盛岂是一时之事?先把百姓喂饱才有余钱!

  至于那些所谓贸易的馊主意,简直是烂到不能再烂!所谓商人,讲究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利润!

  现在不是太平盛世,人家冒着风险来到这许都,图谋的是利润。指着人家倾家荡产做亏本生意来你这里干慈善?

  他们的存在,就以徐州为例。徐州的商人大老远运货送到了这许都,恰好曹孟德又在打徐州。

  你说这货的价钱要不要涨?

  当逢乱世,沿途不知有多少贼寇匪徒,这些是不是又让货物的价值翻了一番?

  经济要发展,必须要有商人。可这些商人必须是在辖地内登记在案的,必须受官方保护才能保证他们的利益。

  看看现在,政府太多了。你在这里登记求大佬保护,下一秒却跑到别人那里做生意。你觉得自己的命有多长呢?

  这些事情堆在了眼前,让刘协领悟到一个之前从未想过,也根本不会想到的问题。

  许都,其实是一个外强中干的烂摊子。这里的繁华只是表象,是曹操用铁血手腕强行拧成一团麻花,不管不顾之后,一直以来都是单单凭借着荀彧的殚精竭虑才勉强支撑到现在。

  刘协也开始想到,从他那个便宜老爹开始,一笔糊涂账就开始算不清了。一个皇帝穷得没钱花,为此光明正大地开始卖官。

  天子尚且如此,何况民间?

  民生凋敝,百姓相食。

  许都繁华的假象之下,不知埋了多少枯骨。而刘协也开始理解,曹操作为一个诸侯,偏偏要设立摸金校尉,到处刨人祖坟。

  如果不这么做,活不下去。

  刘协很郁闷。原以为曹操走了,自己能轻松一点。谁知道这曹操完全就是甩了一个烂摊子给他。

  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是拥有一对翅膀的,绝不可能枯坐着折磨自己。

  人生,要的是享受。

  于是,刘协再一次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宫。

  满宠在刘协出宫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看着下面战战兢兢的侍卫,他又开始有些头疼。

  不处罚,视法于何物?

  可若是处罚,罪在天子。怎么审?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要是这样和刘协说,得到的铁定是一句去你娘的狗屁,糊弄鬼呢。

  究其因果,曹操才是源头。僭越之事一而再,再而三,看似宣扬了自己的威严,建立了自己的霸道,可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将这法变得一文不值。

  此时此刻,满宠的态度尤其关键。

  作为下属,曹操是一个雄主,举世罕有。君子务治,小人务力。在曹操的麾下,他必能施展抱负,不负才学。

  可作为臣子……他名义上依旧是汉臣。他并非幕僚,而是吃着皇粮的许都县令。食君之禄,分君之忧。

  满宠并非愚忠之人,若刘协昏庸残暴,他自然便能心安理得地为曹操出谋划策。曾经的满宠便是如此,因为那时候的刘协不堪大用。

  可现在……

  不同了。虽无迹象可寻,但一个人的气度眼神骗不了人。如今的陛下,的确稚嫩,算不上明君。可是,他露出的峥嵘是曹操所不具备的超脱和磊落。

  一个人必先忠于自己方可做到超脱,必先无愧于心才有所谓的磊落。

  所谓的君主,不正是走在所有人的前面,引领着所有人的梦想往前走的么?

  看来,自己已经不适合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了。满宠有些无奈地这样想着。

  到了必须做出一个选择的时候了。是留下,还是离开……

  许都正在酝酿一场风暴。刘协的胡闹,曹操的出征,还有来自河北冀州袁绍的压迫威胁,让原本沉寂的一切再一次不安分起来。

  只有荀彧,始终呆在自己的府中,忙于公务,除了上朝之后,再不出房门一步。

  于是,那个远道而来的侄女在某一天终于忍不住了。

  “世叔,你既然想帮深宫之内的天子,为何这样的大好时机偏偏要错过呢?”

  “你还小,你不懂。”荀彧没有抬头。

  “环儿,你终究是个女娃娃……”

  欲言又止。

  是了,那个在许都大街上教训曹丕曹彰两兄弟的美娇娥,姓郭,单字一个环,她的父亲生前曾言,她注定是一个女王。

  这个时代,良臣亦要择君。荀彧已经看到一个人在权力的欲望之下迷失堕落,断不会再错一次。

  他比谁都清楚,刘协需要的是不是他荀彧这个人,而是他的权力,还有他的名声。

  单凭荀彧之名,海内名士便闻讯而来。无他,荀氏一门虽无袁绍四世三公那般显耀,可于儒家一脉的声望却鼎盛至极。

  而他尚书令的权力纵然抵不上曹操的千军万马,可离了荀彧,曹操将再无寸进之功。

  荀彧可以另择良主,曹操却断不能失了荀彧。十个郭奉孝也比不上一个荀文若。

  这个天下,需要一个有担当的君主。也许很不公平,尚且如此年轻,甚至于在某些方面还只是一个孩子,就要肩负起这样的重担。

  可是,没有办法。

  一个国家走到了兴衰的关键时刻,作为汉室国祚最后一丁星火,若你不能挽大厦之将倾,补山河之破碎,谁又能替你做到这一切呢?

  这当然不是那么容易。

  所以,你必须明白。

  一个皇帝,究竟能为他的江山社稷做什么?而不是如何才能抗衡一个几乎不可能战胜的敌人!

  陛下,我在等你的答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