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提人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椒盐可乐 2115 2020.08.01 00:01

  “杨一清?”

  豹房之内,朱厚照听闻这个名字,却是眉头微皱。

  他道:“姜爱卿,这个人朕知道,昔日朕还是东宫太子时,杨师傅便与朕说过,其时,兵部尚书刘大夏对此人也颇为推崇,他数次打退蒙古小王子,是朝中大臣里少有的允文允武之辈。”

  “正是,陛下说的不错,杨大人为陕甘总督,总制三边,功勋卓著,然而此次刘公公却命人将其解职,打入东厂天牢中,说他贪污军饷,微臣以为,这其中恐怕有些误会。”姜离答道。

  他只说误会,没说构陷,盖因朱厚照此时还很信任刘瑾,他一时间难以将其扳倒。而且此行的目的是救下杨一清,不是与刘瑾为难。

  “贪污军饷?杨爱卿乃是文臣出身,曾任御使,在巡抚任上也素有清名,如何会贪污军饷?”

  朱厚照摇头一笑,他虽然掌国日短,但是自幼便接受朝中大臣教育,学**王心术,对于朝中文武弊端的门路知道的是门清。

  文臣收孝敬银子,武将吃空饷,这是惯例,是整个大明朝,或者说是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的风气。

  朱厚照不在乎底下的臣子是不是贪,贪不是问题,真正重要的是有才能。

  清官贪官,是能简单的用个人私德划分清楚,然而治理天下,看的不是德,而是才能!

  清官再清,可若是不能让底下百姓吃饱穿暖,不能抵御外敌入侵,那便不是个好官!而贪官再贪,只要能办事,便是贤臣。

  历朝历代,文臣武将,图的不就是生前显贵,死后留名吗?贪婪是人性,只能扼制,却是不可避免的。

  朱厚照很注重麾下臣子的才能,在正德一朝,杨一清、杨廷和、李东阳等内阁大学士,都是才能卓越之辈,将天下打理的井井有条,纵然是藩王接连作乱,流民不断起义,都被轻易平定,便是蒙古人入侵,也被一群骄兵悍将打的不敢南下,比之后来的嘉靖一朝,蒙古人打到北京城下,不知道强了多少。

  杨一清是个有才能的人,朱厚照心里清楚,是以他道:“来人,让刘伴伴过来见朕。”

  有侍奉一旁的小黄门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姜爱卿,杨爱卿的事待会再说,朕这几日听刘伴伴说,安化王那里似有不妥,你可曾听过此事?”朱厚照问道。

  “是东厂的消息吧,臣也有接到属下类似的禀报。”

  姜离道:“还是年余前,曹正淳曹公公查刺杀案,消息辗转传到了安化王耳中,怕是安化王误以为朝廷要削藩,这才有些不平常吧,这几日臣还闻听,安化王派出了使者,广泛接触朝中重臣,便连臣的府邸,也收到了一份重礼。”

  之前朱厚照登基时,铁胆神侯将刺杀的证据栽赃给了安化王,东厂查出来后,风声传了过去,这几月来,一直有安化王的使者在朝中活动。

  “嘿,朕何尝怪过他,又何尝动过削藩的心思?”

  朱厚照摇了摇头,道:“朕亲手拟一道圣旨,让张伴伴走一趟,好安抚一下这位塞王的心。”

  说罢,他走到龙椅上,便开始写起诏书来。

  宗室藩王这个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朱厚照此时刚刚坐稳皇位,哪里敢动这个大马蜂窝?朱允炆前车之鉴,哪位朱氏君王不心中警惕几分?

  诏书刚刚写完,刘瑾正好赶到。

  只见这位内宦之首的宫中大裆,一身大红蟒袍,腰系玉带,头发花白、眼神阴鹜,满脸的冷厉气息,双眉之间,更是有几分桀骜,威势之重,已经不逊色朱厚照多少。

  “老奴拜见陛下!”刘瑾拱了拱手,执礼倒是颇为恭敬。

  “免礼吧,刘伴伴,听闻你将三边总制杨一清打入了天牢,可有此事?”朱厚照问道。

  “三边总制杨一清?”

  刘瑾微微皱眉,抬眼看了眼侍立一旁的姜离,已经了然发生了什么。他装作思虑一番,半晌才恍然道:“陛下说的原是这件事,确有此事,是几个言官控诉杨大人贪污军饷,又有真凭实据,老奴这才命人押他入京调查,之前也有向陛下禀报的。”

  刘瑾此人,极富心机,他向朱厚照禀报朝政大事,都是选在朱厚照玩乐之时,一般这种情况下,朱厚照都不会认真听,而是随手打发让他看着办,正是由此,他这个司礼监掌印,才能做的比内阁首辅权势还大。

  “不必东厂调查了,让姜爱卿的锦衣卫查吧。”朱厚照吩咐道。

  刘瑾眼中闪过一缕精芒,他情知朱厚照命锦衣卫办,是不满他的处置,不想追究杨一清的罪过。不过他到底只是个太监,哪里敢违背朱厚照的旨意?

  他只能道:“谨遵陛下旨意。”

  “姜爱卿,务必将杨爱卿的事情查个明白,不可冤枉一人,也不可牵连无辜。”朱厚照道。

  “陛下请放心,臣定当尽心竭力。”姜离拱手应道。

  此间事了,刘瑾和姜离告辞离去,临出殿门之际,刘瑾冷声道:“姓姜的,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说罢,拂袖而去。

  姜离不以为意,朝堂争斗,是靠嘴皮子说的吗?刘瑾自己屁股下一大堆屎擦不干净,还想动他?

  出了宫门,钱宁早在一旁等候,见了姜离,钱宁问道:“大人,如何?”

  姜离淡淡一笑,道:“走,随我去东厂天牢提人!”

  成了!

  一听此话,钱宁心中一喜,他毕竟也是收了人家钱的,事情能办成自然是开心,当下两人上马,领着一队锦衣卫朝着东厂而去。

  当锦衣卫众人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东厂门前之时,那守门的番子脸色都是大变!

  厂卫之争,由来已久,惯例都是东厂压了锦衣卫一头,平日里,锦衣卫哪里敢这般大摇大摆的来到东厂门前?

  而自从姜离接手锦衣卫后,锦衣卫在铲除魔教一事上立功不少,声势大涨,已然与东厂齐平,这些守门的番子,自然是认得凶名在外的姜离的。

  那钱宁坐在马上,一脸凶恶的道:“滚进去,叫你们东厂能说话的人出来见我家大人!”

  钱宁这一年来,办事得力,也是落了不小的恶名,那几名番子被他这般一喝,却是吞咽了口唾沫,领头的一人慌慌张张的便朝里面跑去。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