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东厂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椒盐可乐 2072 2020.07.15 11:00

  “这……这是什么武功?”

  那一脸阴鹜之气的刘瑾刘公公,却是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出声问道。

  也不怪他如此表现,委实是姜离这一刀太过于惊人,竟敢秒杀如此多的武林好手,须知,刚才这刘瑾和张永面对这些东瀛忍者时,可都是被打的绝望了的!

  姜离笑了一笑,收刀入鞘,道:“此刀名为断清净,是我游历江湖之际,偶然所得,让几位见笑了。”

  断清净!

  三人回味着刚才在那刀光中看过的种种美好安宁画面,被那一刀斩碎画面,带来的满心烦躁之意,尽是沉默不语。

  这三人,无论朱厚照,还是张永刘瑾,都非等闲之人,在皇宫大内,各家各派的绝技和高手,尽数都有涉猎,甚至常常能面见那位让江湖中人谈之色变的东厂提督曹正淳和与东方不败并称于世的铁胆神侯!

  可是他们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这等神奇的刀法,刀意动人心,让人不知不觉,便沉醉在刀光之中,生死无法掌控。

  姜离却是不以为意,他已然混元功大成,臻入绝顶境界,一身武功,本就远在这些东瀛忍者之上,更不必说断清净这等刀法,乃是魔佛阿难特意流传下来,是外景巅峰的绝学,岂是这些只知道一味争强斗狠,心性缺陷极大的东瀛忍者可以抵挡的?

  他快步走上前去,望着满身伤痕,血迹处处的张永,关切的道:“舅舅,你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

  张永长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欣慰的看着姜离道:“想不到,不过几年没见,你武功竟然有如此造诣,妹妹她泉下有知,想必也能安息了。”

  说到这,他看了看旁边勉强以剑撑地站着的刘瑾,和怔怔看着姜离的朱厚照,道:“离儿,你快快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果然是朱厚照!不过他怎么会来关中?

  姜离心中不解,不过面上却是极为恭敬的做了一揖,道:“华山弟子姜离,拜见太子殿下!”

  “姜离!血修罗姜离!闻名不如见面!”

  朱厚照瞧着姜离的眸光中却是神采奕奕,他道:“本以为这次有死无生,可谁料偏偏是你杀出来救我,真是天意,你可知我此次是来寻你的?”

  姜离闻言,却是微微一愣,寻我的?这太子好端端的寻我做什么?

  那刘瑾见他这幅模样,脸上却是浮现过一抹厌恶之色,他道:“姜离,你可知,此次便是因你,殿下才会出京,落入险境,好在殿下是平安无恙,不然的话,休说是你,便是你华山派,只怕也是难辞其咎!”

  “刘伴伴,好了,不要胡说,我这不是没事吗?”

  朱厚照本就是个极为大胆之人,不然后来也不会老想上战场了。他温声道:“姜离,此事与你无关,却是我听闻张伴伴有个厉害外甥,临时起意,出宫一游,你不必挂怀。”

  张永脸现感激之色,道:“老奴多谢殿下恩德,殿下放心,老奴和外甥二人,便是拼死,也绝不会让贼人伤了殿下您!”

  姜离总算是听明白了事情的大概,许是张永不知从哪里晓得他的下落,要出京寻他,被朱厚照缠上,随之一起出京,微服至此,遭遇截杀。

  眼前这位未来的正德天子,玩心奇重,能做出微服出游的行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这些东瀛忍者为何刺杀他?

  看着张永和刘瑾身上的伤势,姜离不禁心中一阵后怕,他再晚来一小会,只怕三人便要埋骨当场。而这位正德天子若是因为寻他而出事,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这位可是今上弘治天子的独子,他一死,皇帝龙颜大怒之下,只怕华山派和他,便要遭遇朝廷大军围剿,这可真真是无妄之灾。

  一念至此,姜离也没心思回华山了,这可是一尊大瘟神,须得赶紧送走才是!

  “舅舅,太子殿下,咱们还是别说话了,这些东瀛忍者不知是何人派来的,也不知有没有援手,咱们赶紧离开才是。”姜离神色紧张的催促道。

  不紧张不行啊,这太子爷死了,他和华山派就是背锅侠了!

  “哼,能是谁派出来的,定然是那几家别有奢望的藩王,他们指望着太子爷不在了,好继承皇嗣,得登大宝!”那刘瑾道。

  这便是日后的权监刘瑾?

  姜离目光这才注意到了这位刘公公身上来,却是觉得这一番话委实在理,毕竟当今天子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死了就没了,可不得从别的宗室挑选一位继位?

  按照谁是利益既得者谁便是幕后黑手的法子推,可不是老朱家的几位有野心的藩王吗?

  姜离记得清楚,在正德天子继位期间,可有不少藩王起兵造反,想要重现昔日朱老四奉天靖难的局面。

  “殿下,不管是谁刺杀,此刻也不必管,咱们还是火速回到长安,令当地官员护驾,回转京师才是!”张永答道。

  经历这次刺杀,他心中极为后悔当初答应让朱厚照随他一起出宫,这出了事,他可真的承担不起!

  追究责任,却是不应该在现下,当务之急,确保朱厚照安全才是!

  朱厚照闻言,点了点头,道:“张伴伴说的是,咱们赶紧去长安才是。”

  他看向姜离道:“姜公子,刘伴伴和张伴伴都受了伤,你可愿护送我前去长安?”

  “草民自当为殿下效死。”姜离毫不犹豫的答道。

  便是朱厚照不让,他也必须要护送其安全回京,不说日后姜离还想仰仗朱厚照光大华山,单是现在,他的安危对于华山派和姜离来说,那便是一颗大定时炸弹,朱厚照凉凉,大家都玩完!

  “好,咱们这便走吧。张伴伴刘伴伴,你二人有伤在身,不如便共乘一骑,好生养伤,姜公子与我步行便是。”朱厚照吩咐道。

  张永和刘瑾二人脸上有感激之色浮现,想不到此时,这位太子爷还记挂他二人的伤势,他二人正要谢恩,却忽然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自远处传来,官道之上,一杆黑底大旗迎风飘扬,上面赫然书写着一行大字:东缉事厂掌印督主!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