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合谋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椒盐可乐 2128 2020.08.03 00:01

  “狗东西!狗东西!狗东西!”

  “姜离,杂家与你不共戴天!”

  京城的一座恢弘壮阔的大宅之内,噼啪、噼啪的摔杯子声音不时响起,厅堂之内已然是遍地碎片,而一名眼神阴鹜的老太监,仍在接二连三的摔着茶杯。

  此人正是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刘瑾,只是如今这位刘公公,哪有半点执掌朝政大权,被人称为立皇帝的威势,反而是一脸的气急败坏!

  厅中不止他一人,还坐着五道身影,其中东厂提督曹正淳赫然在列。

  至于其余四人,分别是刘瑾的两位谋主孙聪、张文冕,以及内阁大学士焦芳和吏部尚书张彩。

  堂中五人,可谓是刘瑾的心腹爪牙,也是其麾下最强的力量。

  “大哥,不要动怒了,气大伤身。”

  孙聪是刘瑾的妹夫,他劝道:“既然是姜离先对咱们出手,咱们对付他便是,伤了自己的身子可是不值当的。”

  “对付他,你当杂家不想对付他吗?!”

  刘瑾一脸怒色的道:“这狗东西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屡次救了陛下的性命,办事又极为得力,陛下称他为咱们大明的尉迟恭、薛仁贵,对他是宠信备至,还有张永在一旁帮衬,杂家数次在陛下身边试图拿捏他,都被陛下否了,还呵斥了杂家一顿,你叫杂家如何是好?!”

  刘瑾只觉得肺都要被气炸了,他拿姜离没办法,偏偏还屡屡被姜离打击,毫无还手之力,朱厚照还偏帮姜离,你叫他如何能不气?

  “曹正淳,你这么大一个人,平日里被吹嘘的武功如何高强,到了今日,连一个小小的十五岁少年都拿不下,也不知道你诺大的名头是如何闯下的!”刘瑾拿姜离没办法,却是能拿曹正淳撒气。

  东厂固然是一大利器,可是毕竟是太监执掌的机构,与锦衣卫这等天子亲军相比,却是力有不逮了。

  无论从情报机构,还是人员规模上比较,都是锦衣卫胜了数筹,只是往日里的锦衣卫指挥使都不敢与东厂相争,自认下风,这才让东厂屡屡出了风头。

  可是真要到认真办事查案,搜集情报,锦衣卫不知胜了东厂多少,东厂擅长的是敲诈勒索,构陷朝臣,如今锦衣卫有姜离坐镇,放开手脚做事,自然是表现压过了东厂。

  曹正淳有苦说不出,若论权势地位,昔日刘瑾在他面前不过狗一样的东西,如今却敢在他面前狂吠。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事态变化正是如此,弘治天子不在,他没了依靠,自然要在刘瑾麾下听命,甚至是离了刘瑾,他连东厂这点权势都是保不住的!

  所以刘瑾骂他,他只能忍,除了忍,别无它法!

  一旁的张文冕见曹正淳脸色涨得通红,却是开口道:“刘公公,曹公公也是尽心了,咱们还是尽快商议对付姜离、张永的法子吧,不拔了这根刺,咱们难受的日子还在后头!”

  刘静冷哼一身,转身坐回主位上,道:“诸位有何良策,尽管道来,若是得用,杂家不吝赏赐。”

  孙聪道:“大哥,依我看,他们锦衣卫不是还缺个指挥使吗,那个南镇抚使锦衣卫同知孙文义,不是一直给姐夫您献礼,想要升官吗,依我看,您不如在皇上那进言,提拔他做锦衣卫指挥使,这样一来,锦衣卫大权自然握在了您手里了,那姜离却是翻腾不起什么浪花来。”

  “孙大人这一手不错,给他头上按个婆婆,看他还有什么法子闹腾。”吏部尚书张彩轻抚长须,笑道。

  这是他们这些文官常用的权谋手段,当动不了某人时,或明升暗降,或加个顶头上司架空此人,自然就让他没了威胁。

  “不妥,这法子杂家早都试过了!”

  刘瑾没好气的道:“那锦衣卫指挥使,便是陛下为姜离留的,杂家便是进言,也得被打回来!”

  “这就有点棘手了啊。”孙聪皱眉道。

  须知,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军,高层武官,必须经过天子首肯,他不答应,谁也无法任免,便是刘瑾也无法越俎代庖!

  “以杂家看,不如咱们设下埋伏,以一群高手围攻他,只要将其格杀,自然便没了妨碍!”曹正淳恶狠狠的道,他在姜离手下吃了大亏,却是动了杀机!

  刘瑾明显有意动,然而便在此时,内阁大学士焦芳眸中却闪过一抹异色,他开口道:“此计不妥,不能刺杀。”

  焦芳是这几人里官职最高,也是最受刘瑾信赖的人,他一说话,刘瑾当即道:“焦先生认为哪里不妥?”

  焦芳道:“刘公公,不说以那姜离的身手,能不能刺杀得逞,便是成了,莫要忘了他还有个舅舅张永,咱们今日刺杀了他,来日张永买凶杀咱们,这可如何是好?更不必提这姜离是华山弟子,他们可是江湖中的名门大派,岂会没有高手,岂会与咱们善罢甘休?!”

  众人一听,都是暗暗点头,杀了姜离,也不能杜绝后患。

  曹正淳明显有不忿神色,他道:“既然不能杀,那请焦老先生说说,咱们该如何是好?!”

  刘瑾和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焦芳身上,焦芳捻了捻胡须,笑道:“张永和姜离互为一体,咱们轻易动不得,不过却可以趁这大好的时机,对付谷大用!”

  谷大用!

  这个名字一出来,众人都是有所意动,柿子挑软的捏,明显谷大用比姜离张永好对付。

  焦芳接着道:“谷大用与姜离、张永联手,也是刘公公的心腹大患,我已经得了消息,张永被陛下派往宁夏给安化王传旨,咱们只要再调姜离出京,只剩谷大用一人在京,却是独木难支,到时,想如何拿捏他还不简单?”

  “不错,先生说的好!”

  刘瑾意动了,他道:“先生有何对付谷大用的妙计,快快与杂家说来!”

  焦芳闻言,又是一笑,道:“公公您不是一直看西厂、锦衣卫不顺眼吗?咱们不如趁他们不在京城,向天子进言,设立内厂,专司监察东西二厂和锦衣卫,到那时,岂不是想如何拿捏他们便能如何拿捏他们?!”

  “好,妙计,妙计!”

  刘瑾面有喜色,道:“张永姜离不在京城,谷大用一人独木难支,待他二人回京,生米已然煮成熟饭,此计妙极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