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幕后黑手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椒盐可乐 2065 2020.07.17 00:01

  “倒是一条好汉子!”

  姜离皱眉,伸手自其尸身之上拔出自己的长剑,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是让他眼前微微一黑,一股眩晕感直冲脑门。

  这一番大战,先是一式断清净斩杀一众东瀛忍者,后又与这一群东厂番子大战,屠戮数十人,其中弱些的都是三流高手,便是一流高手都有六名,姜离一身内力,赫然已经是消耗一空。

  也就是他修炼的是混元功,乃是一门内外兼修的动功,体力之强,远胜一般高手,再加上有断清净这阿难破戒刀在手,若是换了一名绝顶高手,休说将这些人斩杀殆尽,只怕早已经累的动弹不得。

  不过就是这样,姜离的也是内力枯竭,四肢酸软,只怕此时,再来一名二流高手,便可将他斩杀当场了。

  他一夹马腹,拨马走到朱厚照身前,翻身下马,却是脚下一软,险些有些站不稳当。

  “太子殿下,这些贼人悍不畏死,没能问出他们的幕后指使,还请殿下恕罪。”姜离拱手行礼道。

  朱厚照和张永二人,看着身前这个少年,却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却见姜离一袭青衫,已然尽数被鲜血染红,脸上也有不少血渍,刀剑虽然已经入鞘,可是鲜血溢出,赫然将剑鞘也染的呈现暗红之色。

  他连杀这么多人,尤其是之前还是刀刀枭首,血气自大动脉冲起,看起来固然极有画面感,可是他自身如何避免沾染血迹?

  生死搏杀,他也没法注意形象不是?

  “姜离,我算是明白了,为何你有血修罗这么一个名号了。”朱厚照吞了口唾沫,语气复杂的道。

  这般斩杀数十名武林好手,还喜欢以刀枭首,若说姜离不是残忍弑杀的血修罗,又是什么?

  张永脸色复杂的道:“离儿,俗话说的好,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你,你年纪尚小,日后还需收敛一点杀性。”

  姜离闻言,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一下,什么叫没叫错的外号?!外号就不能改吗?!

  老子以后只用剑,非得拿一个剑公子之类的外号回来!

  吐槽归吐槽,姜离知道,眼下却是保命要紧,他一本正经的道:“太子殿下,舅舅,眼下还是弄清楚这些人的来历,还有咱们离开此地,方是正理,不然那些逃走的番子再纠结人马调头杀来,咱们可麻烦了。”

  眼下这四人,刘瑾重伤昏迷,张永一身伤痕,战力大打折扣,姜离更是耗尽了内力,还有一个拳脚稀松的朱厚照,可谓是四个战五渣,随便冒出个一流高手,便能轻松团灭他们!

  “这些倭寇,还有东厂的人,定是朝中有人要害我,此行却是不能往长安去了,万一那里还有他们的人,咱们却是送羊入虎口!”朱厚照脸色凝重的道。

  东厂的人,乃是皇室家奴,连他们都不可信,更无论说是长安的官员了,朱厚照现在却是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了!

  “是东厂的人,也不是东厂的人!”

  那张永皱眉道:“殿下,老奴对江湖之中的各大势力,也有所了解,那些番子口称神教,必然是日月神教之人,而跟在铁爪飞鹰身侧的两名老者,被那些番子唤做上官长老和贾长老的,必然是日月神教新晋的堂主长老黄面尊者贾布和雕侠上官云,这是东厂、魔教还有倭寇三方联合,想要除掉您!”

  日月神教,原身却是明教,只是那朱重八借助明教势力登基为帝后,却是忌惮明教势大,硬生生的将其定义为反贼魔教,派朝廷大军围剿,这才有今日之日月神教。

  “除掉我?”

  朱厚照眸中掠过一丝悲痛之色,他道:“看来铁爪飞鹰所言,父皇病危,并不是虚言恫吓,这些人也不必查了,定是那几家素来有野心的藩王勾结朝中居心叵测之人动的手,东厂、魔教、倭寇联手,他们倒是好大的手笔!”

  铁爪飞鹰、东厂、倭寇、日月神教,这几个词串联在一起,姜离心中却是涌现出铁胆神侯的名字来,虽然有日月神教乱入其中,可是在天下第一的剧情里,铁爪飞鹰本就是铁胆神侯的人,这位神侯也有心篡位。

  今年是弘治十八年,正是那位明孝宗归天的年份,肯定是铁胆神侯从中作祟。

  不过这些话姜离却是没说出来,一来他跟朱厚照还没那么熟,二来嘛,他也没有证据,都是靠先知先觉的猜测而已。

  他沉默不语,那边张永却道:“殿下不必心忧,陛下他老人家自有上天庇佑,不会出什么事,只是长安去不成,此刻咱们也不能待在原地,得寻个安全所在,养好伤势,再送您回京。”

  “哪里有安全所在?”

  朱厚照苦笑一声,道:“东厂已然不可信,锦衣卫难道便可信吗,陕西地界,其余的军户文官,又有哪一个可信的?此刻除了咱们四人,我谁都不敢信!”

  这却是养在深宫的皇子之悲哀了。

  若是清朝之时,诸皇子夺嫡,谁都有一群奴才走狗,遍及天下,那是他们的亲信,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愁没有心腹可用。

  可是大明一朝,除了朱棣这等马上皇帝,自幼从军营中历练而起,还有几分有自己的心腹党羽?

  明朝立嫡立长,太子能有的,不过是皇上派下来的文官作为老师罢了,而这些人都是远在中枢,鞭长莫及。

  便在此时,姜离却是站了出来,道:“殿下,草民有一言,不知殿下愿不愿意听?”

  “姜离,有话便说罢,此时,咱们四个已然一根绳上的蚂蚱了。”朱厚照无奈笑道,他年纪虽轻,可极是聪慧,姜离不可能害他。

  不说这少年与张永的关系,单是刚才两拨刺杀,只需他袖手旁观,自己等人便死无葬身之地,由此可见,他绝不可能与刺客是一伙的,极为可信!

  “殿下,华山便在前方百余里之地,咱们快马兼程,两个时辰便到了。我师父师伯,武功之高,犹在我之上,有我华山派众弟子护送,想必定能将太子殿下平安送回京城。”姜离目光炯炯的道。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