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我在地底寻找过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隐藏在空心树里的史前秘密

我在地底寻找过去 殷氏老鹰 2867 2018.12.07 06:47

  第二十四章隐藏在空心树里的史前秘密

  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我自多多情,找来两把铁锹,自告奋勇地要去挖木屋下的那个入口。

  被绿柔拉住,说,殷白丁,别急,或许还有别的好行入口。

  她注目着空心树,半晌才与若溪进行了一次短暂的英文交流。

  反正我是听不懂她俩在说些什么,但可以肯定,一定是在说眼前的这棵树。

  汪若溪与绿柔停止谈话后,目光扫向弓手与美,手指向树顶说,姐妹儿,希望你能够帮我们一个忙,爬上去!

  弓手与美满脸狐疑地问道,你确定?

  若溪说,在这里,没有谁比你更合适,你可别忘了,打小你练就了不凡的攀岩绝技。

  弓手与美说,看样子,非姐妹儿不可了,好吧,不过,请允许我准备一下。

  说完之后,解下背包,打开,从中取出一双鞋夹子(后来我知道,它的作用是用来攀岩的),一副手套。

  她脱下了外套,做了一系列的穿着准备。

  开始攀登。

  我从来没想过要爬到空心树端,因此,对此次攀行充满了好奇。

  大伙都仰起了头去注视着弓手与美。

  看她爬的如此轻松,不尽感叹她的攀岩技术精湛,假如换了我,即使穿上鞋夹子,在几分钟内难以上去。

  弓手与美的身影隐没在繁杈枝叶间。

  我估计她已到顶。

  若溪在下喊,姐妹儿,还好吗?

  弓手与美并没有回话。

  若溪拉高了嗓门,姐妹儿,听到了声音请回答。

  弓手与美象消失了一般,依然杳无声息。

  绿柔担心地问若溪,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

  汪若溪说,姐妹儿很机智的,天生具备着逢凶化吉的本能。

  我知道这是西方人特有的自我安慰,若溪心里肯定在担忧同伴的安危。

  不久,从茂密的树叶上方扔下来一条粗绳并传来弓手与美的声音,我不知道她与若溪对话内容,不久,只见若溪率先抓起地面上的绳索,向上爬了起来。

  我似乎与这世界脱节了,连攀爬都显得笨手笨脚。

  几次吊在半空中,上也不是下也不行,就在那儿摇晃的心惊胆颤,深怕掉落。

  我是最后一个爬上树端的。

  眼前的景象让我惊讶不浅。

  仿佛我进入了一个现代化的私人花园,一些不知名目的花草迎风摇曳多姿,中间的木质桌椅是那样油亮而崭新,连上面的茶具都那么别有韵致。在我正对面有一扇紧闭的木门,木门左右边,嵌了两个书柜,里面放了许多书籍,那书籍表露出来的字体,一个个就像扩大版的小蝌蚪。

  瞅那字体,说不出来是哪个国家的,反正陌生的很。

  这里的一花一物对我们来说,充满了许多神秘之感。

  更令我感到惊奇的是,眼前的花园之整洁,好像天天有人在打理。

  不禁在想,孤山里除了我,难道还有别人居住,假如真有他人,为何住了五六年,一点也察觉不了。

  汪若溪调笑地说我的"邻居"深藏不露。

  我不知如何应话。

  绿柔说,这里属于她生活的时代。此言一出,立刻吸引了我们所有人的目光,其最直接的证据就是那些摆设在书柜里面的书籍。

  绿柔按下书柜旁的一个不仔细观察到的按键,只见书柜表面的玻璃面板缓慢地向两边移开,取出其中一本,刚翻开,书籍立即石化粉碎,不久,自熔般成了灰烬。

  被打开的书柜也同样以不及掩耳之势,化为泥土。

  汪若溪惋惜,可是,谁也无法阻止这突发可怕的事情发生。

  汲取了刚才的教训,我们再也不敢擅作主张了,隔着玻璃面,听取绿柔的介绍。

  其中好像有一本叫做《百氏演义》。

  根据绿柔的介绍,这是一本讲述那个时代下整个赡部洲上的各个氏族的发展史。

  书柜里,都是些军政史类的书籍。

  绿柔回答不了若溪提出来的问题,她不知道谁是这座花园的主人?!

  我站在"花园"中,回望了一眼孤山之外,看到了一望无际的田野,突然间产生了幻觉,眼前变成了一片海洋,而我所处的地方,在很久以前,是一处岛屿。

  当时,我忘记了绿柔曾告诉过我孤山在她们那个时代里本就是一个岛屿的事实。

  待我回过神来,大家已陆续进入木门之内。

  里面幽黑。

  栾昕与手上拿了一根日光棒。

  即便如此,也完全照不亮整个空间。

  这是一个楼梯,不长,往下十几步路,惊现眼前的景象则是偌大的书房,四周全是被封存在玻璃墙内的书籍。

  正中间,有一张办公桌,桌上也置放了一些书,桌前两旁,各有一排沙发,沙发前,有案几…

  弓手与美说,布什总统的办公室也不过如此。

  当然这是夸张的夸奖,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摆设,颇有大家风范,仿佛看到了一个领导者坐在老板椅上会见他的客人。

  同样令人称奇的是,远隔数千年,这里面仍然保持着一尘不染的风采。

  仿佛,这里面的空气及灰尘经过岁月沉淀,都成了石化之物。

  汪若溪再次问我当真没有邻居存在?!

  我站在干净的书房里,面对着眼前超乎寻常想象,说无人打扫卫生,那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假如有人的话,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弓手与美转到办公桌旁,一屁股便坐在了老板椅上,对大伙说,这椅子比姐妹儿家的舒适极了。

  若溪说,姐妹儿,当点心,别破坏了现场文物。

  弓手与美说,哪那么脆弱,说这话时,手也没闲着,拉开了各个抽屉,可是,空空无也。

  我们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在办公桌上寻找着属于这里的一点线索,遗憾的是,什么也没发现。

  眼见在这层书房里找不到任何信息,只能循着楼梯,再往下走。

  眼前的格局与我木屋的三室一厅的布局一个样,置身其中,仿佛回到了木屋,熟悉的闭着眼睛都能在其间畅行。

  这里的房间看上去做了一些"装修",看上去像有钱人的居室,干净整洁有序,空间开阔而非压抑和束缚,更没有半点儿阴森之感。

  我的木屋较之相比,简陋的多了。

  客厅有一扇紧闭的大门。

  门右处,有个八卦图像,其中有个鱼眼凸出明显,绿柔按下,"大门"向两边移开,出现的却是一堵木制墙体,汪若溪靠近,用手拍了拍,不久,传来同样的敲击回应声,她立刻提高嗓门,似乎在传唤一个人。

  间隔两三秒,传唤成功,我虽听不懂英文,但听清了"黎奕"的发音。

  那天黎奕感染了风寒,行动有所不便,便让她留守木屋休息。

  我们走后,她拖着身体来到了书房,想借用书籍与电脑中的电视剧打消恐惧感。

  起初听到拍击声,她还是一阵惊慌失色,当听到若溪叫唤其名,也作了回应。

  原地回到木屋,根据黎奕指引,我们在书架后面找到了这堵门。

  我一直以为书架是设置在墙面上,从搬进来初日始,它便存在了,记得当时,爷爷把这里做为了厨房,书架上放了许多杂物。

  是我把它视为书架作用的,沿用至今。

  当栾昕与绿柔琢磨后推移开书架,这才惊喜地发现,竟有一道暗门。

  如果不细看,还真发现不了木面上有一扇轻轻凹进去的门,纹路不是那么清晰。

  栾昕与抚触后,得出一种结论,它神似木却非木。

  从色调,甚至从敲击所发出的声音上判断,确如是木料物质。

  但真实情况远非如此。

  在场的诸位都不知道怎么去打开这道门。

  在弓手与美的提醒下,我们分头探索着隐藏的机关。

  遗憾的是,七八个人,怎么也没摸寻到。

  绿柔重新回到"木门"前。

  她的想法很简单,若想打开此门,还得从门里面寻找突破口。

  她掏出从九黎号里带出来的一部手机。

  就是我们现在人手一部,生活必备的智能手机。

  对向了暗门。

  不一会儿,木门象电脑屏幕似的,亮了。

  在门正中央范围,出现了一张八卦图。

  我们均凑向绿柔身旁,注意上了其手机。

  手机上也有一张八卦图。

  后来绿柔说,木门并非是木头所致,它只不过被伪装成了木材的液晶显示屏,若想打开此门,必须用相应的开启方式。

  开启木门的方法就隐藏在从九黎号带回来的手机里面。

  手机里有一软件功能,打开软件,选取开启扫码一栏,对准木门显示出来的八卦那么一照,木门立刻向两边分开。

  门开后,里面的灯突然明亮起来。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