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灵异珠宝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0章 虎精宝宝?

灵异珠宝商 止扇谈兵 2004 2018.10.11 19:50

  此时,整个场面的画风倒有几分和谐,虎精四肢着地用鼻子去拱地上的绣球,伥鬼站在旁边低头看着这个猪队友,郝义躲在长廊的珠子后面看着对面的奇葩母子组……

  “要是有背景画面,天空中应该飞过一只后面跟着省略号的乌鸦,嘎~嘎~嘎~”

  郝义心里也不知道该拿这种情况怎么办,“要不要走过去跟伥鬼说,祝他们玩得开心,天不早了,自己该回家了……”

  正在郝义琢磨怎么安排这件事时,伥鬼先出手了,一脚踏破了滚在地上的绣球。

  瞬间,牛骨粉、香灰、黑曜石的碎石子组成的烟尘从绣球里爆出,将还没来得及躲开的虎精和伥鬼一起包进了这尘幕中……

  “这可怪不了我,怪就怪实力坑队友呀……”看到这样的情形,郝义显然无力吐槽。

  按照之前的预想,自己拿绣球出来逗弄对方,只是激将法,被抛过去的绣球自然会被马上打爆,要先发制人,不得不在这绣球里加些东西。

  招数虽然阴了点,但一对二的情况,还讲啥节操。

  一直到刚才,要说跟这虎精拼个输赢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位天然有点呆。要是能大事化小,就当路过,从此井水不犯河水,那是最好的。

  不过,这下过去,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

  “嗷……”

  痛苦的虎啸声传过,郝义睁大眼睛、屏气凝神地盯着渐渐淡下来的尘幕。

  突然,从尘幕中冲出来的虎精朝自己扑了过来。

  郝义转身推了一把身边的柱子,借力急速弹开,之后便沿着长廊上飞奔。

  “咚!咚!咚!”

  巨大的爆裂声在郝义头上炸开,只见身后的长廊柱子被一根接着一根打爆,碎屑飞溅,甚至有一些插进了郝义的身体……

  “呃……啊……”

  缩头缩脑拐弯躲避攻击的郝义根本顾不上这些小伤,“这虎精的准头有点飘呀……”心里犯着嘀咕,随后便向左一转,跃出长廊,借助柱子的阻碍,沿着长廊的方向继续飞跑。

  郝义快速偏头看了一眼离自己不到三米的虎精,只见它跌跌撞撞,眼睛一直在流黑水。

  速度虽然比之前慢了很多,但依然在聚起法力攻击郝义。

  “呼……呼……呼……”

  数记劲风袭来,长廊上方的植被、横梁、侧柱应声炸裂飞起。

  “嗷……”

  一声虎啸刮过,在走廊尽头,一记劲风直接将郝义整个掀飞出去,而后重重地跌到了土地上,肩膀与后背全数绽开,露出白骨。

  顾不得剧痛,郝义刚一触地,马上单手撑地,给自己的身体转了一个方向,左手往旁边一拉,自己便向后躺了下去。

  郝义头上的树枝立马弹开,“砰!哗……”

  树枝上挂着的两个装满香灰的塑料袋直接拍爆在了扑过来的虎精前胸。

  “哦呜……”

  虎精后退两步,一个站不稳,单腿跪地,痛苦地哀嚎,爪子却不敢去碰刚才被香灰打中的地方。

  郝义见状,马上从书包前口袋中掏出了网纱,双手一展,一个跨步上前就要给虎精罩上,却被飞过来的伥鬼瞬间撞了出去……

  伥鬼与郝义昨晚恶战,受伤不浅,法力尚未恢复,刚刚又着了那扬起的沙灰飞石,完全顾不上虎精与郝义的缠斗,一直痛苦地倒在地上。

  此刻,见自己的同伙马上也要着道,这才拼命一搏,冲了过来……

  倒地的郝义看见突然出现的伥鬼后,立刻怒从中来。

  “妈的,倒忘了还有个你,教坏小朋友。杀人害命、报复、坏事的都是你,今天就让你尝尝张天师的滋味。”

  说完,郝义腾地起身,猛地抽出了裤子口袋里主体部分全是金刚杵的鞭子,咬紧牙关、使劲全力向伥鬼抽打了过去。

  伥鬼哀嚎着节节后退,但它明显在靠向虎精,郝义见状,单手一鞭砸到了伥鬼与虎精的中间,后一鞭全力向着伥鬼横扫过去。

  伥鬼瞬间招架不住,被掀飞出去。

  郝义一刻不停,迅速后退,折回到扔在地上的书包旁边,眼睛却始终盯着伥鬼和虎精的动静。

  摸出前口袋中的红布,郝义一个箭步向着伥鬼冲了过去,伥鬼倒也没躲,向着郝义扑了过来,大有鱼死网破的架势。

  “哼。”

  郝义一声冷笑,在快要与伥鬼撞在一起时,身体向右一偏,右手一鞭子打在了伥鬼的腰上。

  “嘶啊……”

  伥鬼一声凄厉的嚎叫,重摔在地上。

  “还没完!”

  郝义大吼一声,将左手的红布一展,只抓住红布一角,扬起在离伥鬼正面不高处的半空中,露出了用金沙抄在红布上的超度经文。

  伥鬼扭头见状,想要起身逃跑,可已经来不及了。

  郝义右手一鞭子砸下,大吼一声……

  “我送你超度!太上敕令,超汝孤魂。脱离苦海,转世成人。”瞬间,便将红布砸下去。

  顷刻,红布里一缕烟雾溢出,飘散开去。

  郝义看到这一幕后,立刻抬头看向虎精,谨慎地走了过去……

  走廊边上的虎精趴在地上,脸、脖子、前胸就像是被硫酸泼了,留下一道道可怕的黑沟,伴着黑水流下来。

  它痛苦地呻吟着,又好像在哭……

  “呃……这可怎么办呢?”

  郝义在离虎精足有3、4米的地方饶头,身上的伤口此刻愈合得差不多了。

  对于这虎精,郝义心里并不生气或者仇视,甚至对它突然有了一点歉意……

  “你……自己能回家吗?”郝义对虎精大声问道……

  虎精没有回答,还在呜呜地呻吟着……

  “好吧,那我先走了,你请便。”

  郝义对虎精说完这句后,便去收拾了一下落在各处的“武器们”。

  “看来这网纱还是不能这样用,太影响效率,还得有个弹射机关触发得好,这样就免了近身肉搏……”

  郝义嘟囔着收拾了落在虎精旁边的网纱,看了一眼倒在旁边的虎精,总觉得这家伙有点怪怪的,但具体怪在哪里,一时也想不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