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我能提取熟练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风波亭(求推荐,求收藏)

我能提取熟练度 云东流 2456 2019.08.18 19:05

  殷不亏口中的屠龙宝刀当然不是点击就送的那种白给的货色,相反那可是一把真正神兵。比诸葛神弩还要高出一个级别的神兵利器!

  更加致命的是,屠龙刀不但是神兵,在江湖中更带着无尽的神秘色彩。

  江湖中甚至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

  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这里的宝刀屠龙,指的便是屠龙刀,而倚天则是峨眉派的倚天剑,虽然现在那把剑并不在峨眉派的手里。

  前不久,武当掌门张三丰大寿,俞岱岩在回山给师父祝寿的途中阴差阳错之下得到了屠龙刀,但也因此遭人暗算,中了蚊须针与七星钉两种暗器的剧毒。昏迷之后再次醒来,不但屠龙刀不知所踪,更加全身麻痹无法动弹,被人送到龙门镖局都大锦处托镖。

  再后面的事情,就与都大锦的求援信上所写大致差不多了,只是从殷不亏嘴里说出来,是站在武当的角度来阐述这件事的。

  殷不亏讲完他所知道的事情经过,两人已经来到了杭州城西门外。在古代的时候,为了防止盗匪扰民,城市夜间都是要关闭城门的,遇战乱时期更要宵禁,老百姓压根不让出门。不过在游戏里没有那么多讲究,一切以方便玩家为主。

  夜未明一边听着对方娓娓道来,一边将他口中的信息与自己所知道的内容相互对照,直到他说完之后,方才伸出右手摊开,掌心之上则是多出来两枚暗器:“你方才所说的蚊须针与七星钉,就是这两样东西吗?”

  殷不亏闻言立刻接过查看。

  蚊须针:一种染有剧毒的暗器。不过因为已经被使用过一次,其上剧毒只剩下原本的五分之一。

  七星钉:一种染有剧毒的暗器。不过因为已经被使用过一次,其上剧毒只剩下原本的五分之一。

  两种暗器上并没有标明是何门派独有,不过这对于他们的任务来说,却无疑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线索。殷不亏见状连忙问道:“夜兄是在何处得到这两枚暗器的?”

  夜未明也不隐瞒,直接答道:“龙门镖局都大锦以及镖师们的身上。”

  “也就是说……”殷不亏眼睛一亮:“偷袭打伤俞岱……三师伯的人,与灭龙门镖局满门的凶手,都是同一个人?”

  这个其实并不难猜,但是手里有证据的话就是另一回事了。

  想到昨夜在龙门镖局遇到的那个使用爪功的家伙,夜未明补充道:“准确的说,应该是同一伙人。一者俞三侠和龙门镖局的高手全部都伤在同样的两种暗器之下,再者对方托镖之前也放出过但有闪失,便要灭龙门镖局满门的狠话,即便有所差别,想来也定然有所关联。”

  殷不亏听得连连点头:“可是我们要如何确认对方的身份,又要去那里找这些人呢?”

  闻听此言,夜未明也摇头叹息:“现在唯一的线索,恐怕就只剩下屠龙刀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去见张翠山,不对,我应该叫他五师伯。”说着还冲夜未明眨了眨眼睛,言下之意,见面之后我就不能直呼张翠山的姓名了,咱得讲礼貌。

  风波亭在历史上是南宋时期大理寺监狱里的一座亭子,更因为民族英雄岳飞曾经冤死于此而被世人所熟知。《侠义永恒》里的时代背景统一界定为一个类似北宋的架空王朝,只有东京汴梁城才有大理寺。而这风波亭,也就变成了一个坐落在城外的普通亭子,玩家百姓谁都可以顺路来这里歇歇脚,属于公用设施。

  距离老远,夜未明便见到六个道士打扮的武当玩家正坐在厅中的草地上聊天打屁,亭外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男子负手而立,远眺着西湖景色,与亭中那些颇具江湖气息的玩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不是其身后斜挎着判官笔与虎头钩两件兵器,夜未明差点以为那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在附庸风雅。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书生,昨天晚上独自面对少林派七大高手,还能丝毫不落下风的一打七?

  “五师伯!”带着夜未明来到近前,殷不亏立刻恭敬的向张翠山抱拳行礼,很有一种古装戏里江湖豪侠的风韵。

  收回目光,张翠山转回身来,先是冲着殷不亏点了点头,跟着对夜未明抱拳道:“在下武当张翠山,多谢小兄弟昨夜仗义执言。张某昨天也急着离开,其实是听到了镖局后堂里有动静传来,担心被贼人跑了,才来不及向大家解释便追了出去,谁知还是被对方给逃了。”

  以张翠山的身份,肯向夜未明主动解释此事,便足以说明他是在以平等的目光看待他这个神捕司玩家,半点没有武林前辈的倨傲又或者普通江湖中人对公门众人的抗拒。

  夜未明不卑不亢的抱拳还礼,同时直奔主题:“案情的大概,来此的路上我已经与殷兄有所探讨。细节方面就不必多说了,这是我在都大锦和龙门镖局的镖师们身上找到的暗器,请张五侠过目。”说着,一摊手又是一枚蚊须针与七星钉出现在他的掌中。

  殷不亏:???

  我说这家伙怎么那么痛快把这么重要的证物交给自己,感情人家手里的暗器并不止一组啊。

  等等!

  记得昨天他说镖局里的镖师全部被暗器所杀,那岂不是说,像这样的暗器,人家手里还有一大把?

  张翠山见到两枚暗器之后目光一凝,连忙从夜未明手中接过之后仔细查看,而后沉声说道:“这是蚊须针和七星钉!我三哥便是被这两种暗器所伤,看来伤我三哥的人和在龙门镖局托镖之后又灭龙门镖局满门的凶手都是同一批人!”

  夜未明微微点头,张翠山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

  跟着,他马上提议道:“现在少林派也在追查都大锦被杀的真相,既然现在已经能够证明伤害俞三下的和灭龙门镖局的是同一批人,张五侠可想过与少林派合作调查此案?在下不才,倒是与一位少林弟子熟识,可以负责与其联络。”

  捞面馒头人还不错,现在既然找到了合作共赢的方法,夜未明觉得还是把他们也带上比较好。这样一来对得起朋友,再者将少林武当的力量结合起来,对完成任务也有帮助。

  张翠山略作犹豫之后,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未明兄弟了。”

  夜未明微微一笑,跟着便给捞面馒头发了一条飞鸽传书,内容如下:

  灭龙门镖局满门者与暗算俞岱岩的是同一批人,我手里有证据证明此事。一句话,有没有兴趣一起合作?

  ——夜未明

  鸽子飞出,却是并没有飞出他的视线之外,而是直接落在不远处西湖岸边一个头戴斗笠,正在刷水匪的玩家身上。

  那玩家接到传书之后一愣,飞快的解决眼前的水匪之后,立刻摘掉斗笠,换上了少陵弟子的行头。

  鸽子飞回:谢谢未明兄弟惦记着,不过我们的任务已经变更,所以……抱歉了,兄弟!

  这一会功夫,岸边刷水匪的十几名玩家已经齐齐换回了少林弟子装束,跟着齐齐朝他们这边急冲过来。

  任务变更?

  抱歉?

  夜未明一愣之后,立刻出声高呼:“不好,有埋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