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极品的理论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062 2021.04.24 08:06

  月夏“……。”

  这极品爷爷难道就不能把解释听一下吗?

  知道直接解释,只会让极品爷爷更怒,月夏是直接在大腿上狠狠一掐。

  接着。

  心里暗抽一口气。

  丫的,下手重了。

  下次轻点。

  腿上的疼,让她瞬间痛出两滴生眼泪后,才“哇”的一声,接着“扑通”一下,跪在月老头面前。

  被打,被罚的情况下,别说骨头软一下,就是节操,也得丢一边去。

  “爷爷,孙女好怕,刚刚那柳二喜,用这么大个石头,朝着我脑袋砸了过来。”

  月夏哭哭啼啼的边说,边用手比划。

  “如果不是二哥,孙女就再也见不到您了。”

  “爷爷,孙女头上的大窟窿,现在疼着不说,没想到那柳二喜,竟又来谋杀我,呜呜呜……。”

  豁出去了。

  我一八岁的娃,被人谋杀,会害怕,不奇怪。

  “啥,啥,啥?”月老头愣了。

  这剧情咋一下就变了呢?

  还以为是孙子孙女偷懒,没想到居然是柳二喜又谋杀自己的孙女。

  “那柳二喜又对你出手了?”

  “好啊,你们柳家,这是欺我月家没人是不是?”

  说着,月老头把手上的柴刀一扔。

  “老二,把工具收起来,然后带着孩子们下山,老子倒要问问他柳大木跟柳里正,是不是我三儿不死,他们家就不罢休了。”

  孙女前几天才从鬼门关救回来,没想到才几天,那柳二喜又下手。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而再再而三的杀他孙女,是觉得他月二牛的孙女不值钱吗?

  这次不多给五十两银子,他就把那柳二喜暴打一顿,看他以后还欺负他孙女不?

  “好叻爹。”月老二也怒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杀他闺女,是当他这个爹不存在吗?

  这次柳家不赔一百两银子,他就把柳二喜的头打个大窟窿。

  这样欺负他闺女,真是太可恨了。

  只是,他们这里怒呵呵的想好了赔偿。

  可月夏却又开口了“爹,爷爷,刚刚我已经把那柳二喜狂揍了一顿,也当着村民的面说了,这次就放过她了,若有下次,我打残她。”

  “只是爷爷,爹,我好怕,呜哇……。”

  让极品爷爷跟极品爹去讨公道,无非就是要点银子。

  所以要公道,要报仇,还不如自己日后报呢。

  闻言,月老头的心里,虽有些可惜不能赔到银子,但最多的还是欣慰,孙女知道反打别人是好事,得夸

  “三儿,你好样的,以后就这样,谁欺负你,你就打回去,打不回去,就回来告诉爷,爷去帮你讨公道。”

  月老头这话,本来让月夏的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改观,可谁知后面的话,她瞬间把改观收了,极品爷爷,就只会极品。

  “不过三儿啊,如果被打,事后还能拿到赔偿的话,你就考虑一下要不要还手,当然,如果是柳二喜这样的谋杀,你就得反打,不然你被打死了,这成本不够。”

  “你看哪,你死了,我们去衙门告,然后赢了,人家也只是偿命,若是私了,别人就赔个几两银子,着实不划算。”

  “这些年,你吃家里的那些米亏了不说,就是你以后干的那份活,也没人干了不是?”

  “是啊三儿。”月老二附和的点头。

  月夏“……。”

  爷爷,爹,你们不愧是极品。

  这理论,没谁了。

  “知道了爷爷,爹。”

  离家,必须离开这个极品家。

  丫的,为了钱,连孙女闺女被打都不在乎了。

  一旁跪着的月武,咋舌了一下,原来有时候,解释比卖惨更可靠。

  刚刚月夏那掐大腿的动作,别人或许没看见,可他的角度,却是看得清清的。

  这里想着,日后要不要学月夏的行为,头顶上就传来自家爷爷的怒斥。

  “你个兔崽子,还跪着干啥?赶紧的去煮稀饭。”真是的,被欺负了,也不知道解释。

  正可惜不能赔偿的月老头,心里不爽的很。

  月夏哭的惨兮兮,他除了能骂月武发泄,还能骂谁?

  月夏“……。”

  极品爷爷真是没救了,自己都把事情说了,他居然还冲月武呵斥。

  若她知道月老头的心里,绝逼会吼一句‘极品爷爷,人家要解释,关键是你得让啊?’

  “是。”月武“蹭”的一下起来,接着麻利的煮稀粥去了。

  看着还跪着的月夏,月老头倒是声音放轻了不少,毕竟这孙女,被柳二喜两次谋杀吓到了,他可不能再吼她,不然吼傻了,他还得养个吃闲饭的傻子。

  “三儿,你起来,再去挖会儿葛根,晚点稀粥好了,再吃饭。”

  “哎,知道了爷爷。”

  ……

  另一头的柳二喜,在下山后,就回了家。

  一到家,她那猪头脸,让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柳大木跳了起来

  “鬼啊……。”

  柳二喜“……。”

  这是亲爷爷该喊的话吗?

  “爷爷,是我。”

  “喜儿?”柳大木揉着双眼,这才看清顶着猪头脸的,的确是自家孙女柳二喜

  “谁打的?告诉爷,爷让你爹,还有你伯伯叔叔们,以及你叔爷爷堂爷爷他们去给你讨公道。”

  “敢打我宝贝孙女,老子我打死他。”

  这可是能让他以后过好日子的孙女。

  “爷爷。”柳二喜的声音哽咽了。

  前世也是这样,自己在外面受了气,爷爷就会让家里的人,去帮讨公道。

  如果不是爷爷后面去世了,爹娘又只会问自己要银子,自己又怎会在夫家过得一天不如一天?

  月小三,都是那月小三,如果不是她以自己与夫君有首尾退亲,婆家又怎么会以妾室的身份娶她过门?

  后来,如果不是那月小三到十八岁都不嫁人,夫君怎会在高中、等高门嫡妻去世后,又娶了她做续弦,自己怎么可能一直是个姨娘?

  都是月小三,如果不是她一次又一次的逃过自己设计,自己最后怎会给他人做了嫁衣,到死都是姨娘?

  月小三,今生我不提前弄死你,让夫君先跟我定亲,我就势不罢手。

  “哎呀,我的小宝贝,别哭,爷定会给你讨公道。”

  柳大木看着忽然哭了起来的柳二喜,想到以后带来的富贵,就耐心的哄道。

  “告诉爷爷,究竟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