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不愧是极品家出品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056 2021.05.03 23:18

  两大的,是喝酒,两小的,是扒饭吃菜。

  这是他们在这里,是各个心情美美时,而从湖田村到麻园镇找人的月大牛他们,在从李氏医馆那里得知,两孩子有可能去了县城后。

  月大牛可以说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目前为止,俩孩子的信息,暂时安全的。

  忧的是,俩孩子从未去过县城,再加上外面的世道不好,他担心会不会出事。

  月老头呢,那是怒呵呵“两兔崽子,居然中午去县城,这不是明摆着,晚上要住一晚客栈吗?”

  想到他们推的葛根要卖,他的心就在滴血。

  至于能不能卖出去,月老头自动忽略。

  当然,李氏医馆的伙计,在说起月夏两堂兄妹时,并没有说钻骨风的事,而是直接说,俩孩子的确来卖过药,然后自己告诉他们,医馆不收散的,接着就是让他们去县城碰碰运气。

  所以,月老头他们听完,到没多想。

  不过月大牛听到月老头的话,就很不高兴

  “老二,你那说的什么混账话?”

  这什么堂弟,孩子有了消息,不是应该庆幸吗?

  他到好,一开口就是怒呵呵。

  被堂哥一说,月老头是“呵呵”的笑道

  “那啥,大哥,弟弟我就是习惯,习惯,呵呵。”

  月大牛“……。”

  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好了,咱还是趁着戌时有马车租,赶紧的去县城。”

  不想因说教堂弟,却错过了租马车的时辰。

  因为,镇上去县城的马车,戌时前,可以坐,也可单独租,但戌时到亥时,去只能单租,所以这时候不租马车,那么就只能等明天再去县城了。

  “啥?啥?”一听自家堂哥要租马车,月老头瞬间瞪大了眼睛。

  租马车去县城,那可是很贵的,最低五十文。

  “老二,这俩孩子在县城,我们不去找,难道你放心?”

  “我。”月老头本想说‘我当然不放心,可让我租马车去找,我舍不得银钱。’

  只是看到自家堂哥那眼神,月老头想反驳的话,说不出口。

  最终,将后面的话省略,只留前面的那一句

  “我当然不放心。”

  “不放心就赶紧的随我去租马车。”月大牛虽不知道月老头本想说的话,可以月老头的个性,他用脚指头都能猜到,所以这句话是没好气说的。

  感受到堂哥的不悦,月老头是听话的道

  “好的大哥。”

  ……

  瑶山县,大新饭馆

  “二郎,小三,你们吃好了没?”月三叔在酒足饭饱后,朝月夏两堂兄妹问。

  “好了。”月夏两堂兄妹是异口同声的回道。

  得了两个孩子的回答,月三叔就看了一眼心满意足的月大伯,然后对老板娘招了招手

  “老板娘,结账。”

  “哎,来了。”老板娘笑着走了过来“宝爷,您们这一桌一共是二两零七十文钱。”

  他们大新饭馆,虽是普通饭馆,可两坛女儿红,乃是一斤装,一两一坛。

  “得叻。”月三叔一声应下,便从身上拿出自己白天斗鸡的银子道

  “老板娘,这是二两零一钱银子,不用找了。”

  月夏“……。”

  这三叔不愧是有钱就是大爷的主,瞧他打赏出去的,那都可以在这个大陆,买两斤肉了。

  别说月夏对月三叔的行为有想法,就是月大伯的眉,也皱了起来

  “三弟,你……。”

  “大哥,让孩子带上剩下的瓜子,就去我那里吧。”知道自家大哥的尿性,月三叔也就在他开口后,直接打断了。

  “哦,哦,好。”知道三弟不悦了,月大伯是应了一声,便对自家儿子道

  “武儿,将瓜子跟剩下的花生米带上。”

  三弟都打赏了三十文钱,那剩下的花生米,自然得带走,不然多亏不是?

  “好的爹。”别说月大伯觉得亏,就是被他指使的月武,也觉得亏。

  真的,他们一群孩子在家,跟着爷爷二叔是累死累活的,才能赚到三十文钱。

  当月武把花生米跟瓜子拿上后,月三叔领着他们出了饭馆,接着又与月大伯推着单轮车,而月夏两堂兄妹,则是空手跟着他们走。

  经过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几人终于到了月三叔在县城的落脚点。

  望着那比月家好不了多少的落败院子,月夏想仰天。

  这三叔不愧是极品家出品。

  这住的如此寒酸的人,居然穿着绸缎招摇过市。

  “三叔,你确定是住这里?”

  “小三,不是三叔不想住好一点的房子,而是三叔穷,所以也只能住在这个师父留给我的地方了。”月三叔很是随意的解释。

  先不说自家爹是什么样的人,就他月有宝,那也不是什么有钱人。

  除了手底下养着几个兄弟,在东街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地盘,收点小小保护费外。

  其他时间,那就是去南街斗鸡赢点小钱了。

  月夏望着月三叔身上的衣服,表示无语。

  瞧着月夏那无语的模样,月三叔一笑

  “小三这是不相信三叔吗?你别看三叔身上穿的不错,可三叔我在县城,总共就这两套拿的出手的衣服,还是斗鸡赢来的。”

  月夏“……。”

  感情,自己搞了半天,是误会了。

  见月夏不但不吭声,还有些囧了的模样,月三叔是再次一笑

  “小三,三叔跟你说,我斗鸡可厉害了,不止赢了两套好衣服,我还赢了一小块地盘。”

  “虽说那地盘小,可我手低下的那些兄弟,都是靠着那一块地盘的保护费,过日子的。”

  “所以,你千万别小看三叔这房子,这房子里,可是住了好几家子人呢。”

  月夏“……。”

  不愧是极品。

  这有钱不给家里用,反而用来给那些狐朋狗友。

  不过说起保护费这事,她觉得,不好。

  “三叔,这别人开店做生意也挺不容易的,你这收保护费,会不会有点不好?”

  因为怕月三叔生气,所以月夏是小心翼翼说的。

  月三叔大手一挥“有什么不好的?”

  他觉得,月夏就是个小孩子,不懂这些,是很正常的事。

  “别说这县城里有分各帮派,就是我们那只有一条街的麻园镇,也是有三班人收保护费的,所以就算我不收,到时候,还是会有其他人收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