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千万别叫小三了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089 2021.05.04 23:56

  月夏“……。”

  咋感觉三叔的歪理,有那么一丢丢的道理呢?

  刚想说‘就算如此,可我们也不能干时’,那落败的院子里,就走出来一个焦急的姑娘。

  姑娘一见到月三叔,那是急急道

  “宝爷,请您救救我家姑娘吧。”

  月夏:我去。

  要不要这么狗血啊?

  没想到,自家三叔,不止混,还是渣男一枚。

  只是想到这个大陆的三妻四妾,她又默默的不吭声了。

  月三叔的眉一皱“小红,你家姑娘怎么了?”

  一青楼女子,居然让丫鬟找到自己在县城的落脚点了。

  小红依旧是急急道“是这样的宝爷,我家姑娘不是一直都卖艺不卖身吗,可楼里自从来一个红牌,将我家姑娘的客人,全部抢走后,妈妈就逼着我家姑娘接客。”

  “我家姑娘不愿,妈妈今晚就举办了一场**会,所以求求宝爷您了,您就给我家姑娘赎身吧。”

  小红这话一出,月夏脸黑了。

  她不是嫌弃小红口中的小姐出身,而是这个大陆,凡是男人到青楼替姑娘赎身,那就意味着,男人看上了那姑娘。

  虽说,她穿来之后,没怎么跟三婶说话。

  可原主记忆中的三婶,对原主他们这些孩子,还是不错的,她为人就是有些懦弱,太以自家三叔为中心。

  这里还没替三婶说话,那里就听见月三叔的拒绝声。

  “小红姑娘,你看我一个住如此破烂房子的人,你觉得我有银子给你家姑娘赎身吗?”

  男人逢场作戏,可以。

  但纳一个青楼女子为妾,他月有宝还不干不出来。

  至于那些良家女子,他就是想纳,人家也不肯不是?

  一听这话,小红赶紧道“不,宝爷,我家姑娘说了,只要宝爷您肯帮赎身,她赎身的银子,可以自己出。”

  “只是出了烟雨阁后,如果宝爷愿意,我家姑娘愿终身伺候您左右。”

  自家姑娘可是说了,月三叔虽穷,但好歹有一块小地盘。

  只要跟了他,等他以后的地盘扩大了,那好日子还不有的是?

  “这。”月三叔迟疑了。

  姑娘送上门,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可烦就烦在,姑娘来了,他该如何安排她。

  毕竟湖田村的原配,给他生了两儿一女,若这纳妾不跟她说一下,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她。

  可跟她说吧,乡下人不同城里人。

  所以他担心,那处处听话的女人,会闹。

  看着迟疑的月三叔,月夏在心里道了一句‘男人果然都是花心的’后,朝小红道

  “小红姐姐,居然你家姑娘自己有赎身的银子,那干嘛不自己赎身呢?”

  月夏看似天真无邪的问题,可实则是在告诉在场的人,一个有银子赎身的人,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让别人帮忙?

  小红抬眼看了一眼月夏,她这才发现,原来她只想着让月三叔帮忙了,却没看跟他一起回来的人。

  没想到,月三叔竟然会认识这种穷的,补丁摞补丁的人。

  她的心里,是着实瞧不上月大伯跟月夏两堂兄妹,但看在月三叔的面上,她还是露出一抹微笑

  “小妹妹,你有所不知,烟雨阁有烟雨阁的规矩,如果我家姑娘自己赎身,那银钱会比出嫁的高。”

  在烟雨阁的姑娘,除了那些妈妈用高价请回来的红牌外,其他的,可都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这大了能赚钱了,妈妈怎会放走?

  所以只要不是被人买走,这想出楼子,除了年纪太大,没有了利用价值,妈妈给放人时,才能拿赎身银子赎身外。

  其余时候,你若是想自赎,那绝对会让你掉一层皮不可。

  当然,若是以出嫁的名义,被人买走的话,那楼子里的名声,不止有了,而且还能得一笔可观的银子。

  只是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的。

  月夏“……。”

  原来青楼还有这规矩啊,怪不得一些清倌,宁可一直待在里面也不愿自己赎身。

  “好了。”月三叔看着小红跟自家侄女说这些,他就有些不悦了。

  只是送上门的女人,他还是想的。

  话落,朝月大伯道“大哥,你同二郎跟三儿先进去,我出去一趟。”

  月大伯看了一眼小红,然后朝自家三弟应道

  “老三,你快去快回。”

  “嗯。”月三叔应了一声,便朝小红道“走吧。”

  “哎。”知道月三叔愿意帮自家姑娘了,小红是高兴的应了一声,就同月三叔走了。

  当他们二人一走,月大伯就对月夏两堂兄妹冷冷道

  “你们两兔崽子,赶紧的跟我进去,然后找院子里的婶子们,带你们去洗漱,接着就跟院子里的孩子们,一起睡。”

  说着,一把把月武拿着的瓜子跟花生米,拿过来道

  “小孩子吃多了这些东西,上火,这些,就给我收着了。”

  月夏“……。”

  大伯不愧是极品,居然连这种零食,也要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拿走。

  “愣着干嘛?”看着不出声的月夏两堂兄妹,月大伯是一声吼。

  “赶紧的,跟我进来,没听到吗?”

  “哦,哦,知道了。”月夏两堂兄妹怕月大伯又吼,他们是赶紧的应声。

  接着是跟月大伯进门。

  一进到院子里,月大伯就喊了一声

  “大鱼哥。”

  月夏“……。”

  这些人起名,真的太随意了,这不是大力,就是大虎啥的。

  “哎,秀才兄弟回来了。”住西屋的大鱼,站在西屋的房门口,借着院子里的峨眉月,看着院子里的月大伯三人道。

  道完,又问道“秀才兄弟,这俩娃?”

  因为月大伯是秀才,而自己的年纪,比月大伯还大几天,所以随着月三叔的关系,他就这样称呼他了。

  “哦,这是我二儿月武跟我三侄女月夏,你可以叫他们二郎跟小三。”月大伯指着自家儿子跟月夏介绍。

  月夏是满脸黑线。

  她好讨厌小三跟三儿的小名。

  月大伯可不管月夏的脸色如何,他只是在介绍完他们后,又对他们道

  “这是你们大鱼伯,快叫人。”

  “大鱼伯。”月武是听从自家爹的话,乖巧的喊了一声。

  而月夏,则是甜甜的微笑道

  “鱼伯,我叫月夏,你可以叫我小夏,或者夏夏都行。”

  千万别叫我小三了。

  若不是月大伯在这里,她都想把后面那句心里的话,给说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