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憋着火的月老头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018 2021.05.07 22:59

  “我,我,我。”月大伯被说的,我了半天都没下文,最后是直接把头低了下去。

  “我什么我?”月大牛不悦的看着月大伯“堂堂七尺男儿,又是个读书人,你觉得你这样天天不靠谱的,很有脸是不是?”

  “咱们月家在村里,虽不是什么大家族,但也不是什么二流子。”

  “你身为大哥,不以身作则的给弟弟们做榜样,反而还天天这样游手好闲的无所事事。”

  “一个秀才,难道去找个馆坐坐,给三个读书的孩子,贴补一些束脩不行吗?”

  “看看二郎,再看看小三,这都瘦成啥样了?”

  “你带两孩子去街上问问,他们像八岁的孩子吗?”

  一旁坐主位的月老头,那是猛点头。

  堂哥说的忒对了,如果不是三个儿子,除了老二听话,其他两个都不靠谱外,他会让一群孩子干活到亥时回家吗?

  最多就是让他们干的戌时回家。

  至于说孩子瘦的不像人样的话,他可以自动忽略。

  月老头的心里,没人知道,就算别人知道,除了月大牛敢说他外,也没人说。

  说完月大伯,月大牛又把眼神放在月三叔身上

  “有宝你也是,这在县城有房子是好事,虽说这房子差了点,但也算是份家业了。”

  “只是你这有了房子,却不告诉家里,是想藏私吗?”

  “虽说你十岁时,就独自一人出来闯荡,可你爹娘也给你娶了一房媳妇。”

  “这些年,你虽在家的日子少,但你也没往家里拿过一个铜板,你媳妇跟孩子在家,可都是你爹娘他们在养。”

  “你这样瞒着你爹有房子的事,觉得对吗?”

  月三叔不知道怎么回,只好也把头低了下去。

  这堂伯的话,虽是在说自己不孝,可在这孝为先的平行大陆,他的确是错了。

  但让他张口认错,又不可能,因为自家爹那不是打就是骂的行为,让人着实受不了。

  “都没话说了?”看着两个把头低下去的人,月大牛是冷冷一句问。

  这句问,不需要他们的回答,因为他还要说月夏两堂兄妹呢。

  “还有你们两个娃,尤其是你小三,你自己头上的伤有多严重,你不知道啊。”

  “这葛根卖的了就卖,卖不了就回家,跑到县城来,万一同样卖不掉,你两个身无分文的娃,是打算露宿街头吗?”

  说起这个,月大牛是真气,一是气两孩子自作主张来县城,二是气堂弟的为人。

  俩孩子为什么来县城,他不用想,也能猜到,肯定是怕回去被打骂,这才来县城碰运气的。

  这不,话一落,他就把头偏向月老头

  “老二,有些话,我就不得不说你了,小三她怎么样,你不清楚啊。”

  “她自己想帮家里做事是好事,可你这做为爷爷的人,难道不知道孙女需要休息的吗?”

  要不是为了给这堂弟在晚辈面前有台阶下,他真想把他的尿性说出来。

  “我再说一次,小三的伤重,在过年前,她不许干活,要是想到镇上跟县城玩,必须让大人带着坐车,或者由大人背都行。”

  三侄孙女伤的可是头,要是这走路太久,晕了怎么办?

  虽说女娃不如男娃,但女娃也是自家的孩子,没道理不心疼。

  堂大爷爷这话,虽说在帮自家爷爷圆事实,可月夏还是喜欢他的为人。

  因为在原主的记忆里,堂大爷爷家的月春姐,就是同男娃一样的待遇。

  只是可惜了,她偏偏穿越到极品家。

  “堂大爷爷,是夏儿错了,你就别说爷爷好不好?”

  “都是夏儿不好,非要跟二哥去镇上,还撺掇二哥到县城。”

  “夏儿保证,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耍小脾气了。”

  “瞧瞧,多好的娃啊。”月大牛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这话,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他这是在暗贬月老头不知道珍惜,只知作践孩子。

  话落,月大牛又补充一句

  “小,夏儿,以后你在家若是无聊,就带着秋儿、冬儿去找你春姐儿玩,这样她也不用老是跟家里的几个小子,上蹿下跳的。”

  本来想喊小三的他,却觉得月夏用夏儿两字,挺亲切,干脆改口了。

  至于为什么要让月夏带上秋儿跟冬儿,那是他变相的,让其他两个侄孙女,少被堂弟指使多干活。

  而他口中的秋儿跟冬儿的全名,一个叫月秋,一个叫月冬。

  月秋是月大伯的女儿,今年七岁,小名,小四跟四儿。

  至于月冬,前面已说身份,就不说了。

  “好啊。”月夏高兴的应了。

  坐主位上的月老头想暴跳,这一下抽了他三个孩子不干活,那就是在放他的血。

  可。

  堂哥就坐那里。

  他。

  不敢。

  还。

  “大哥说的是,女孩子是该跟女孩子一起玩,这样才能多学女红,然后打个络子啥的,也能换两个银钱,呵呵。”

  月夏想捂脸。

  极品爷爷,你这违心的话,能不能别夹藏钱?

  月大牛狠狠的瞪了一眼月老头。

  这堂弟,三句话不离钱,着实掉在钱眼里,爬不起来了。

  月老头瞬间,坐正,不吭声了。

  堂哥真是越来越严厉了。

  自己不都同意让三个孙女去找侄孙女玩了吗。

  至于打络子赚点银钱,不是女娃子做的正儿八经活计吗?

  看来,堂哥对孩子太宠了。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大家就都各自去休息吧。”

  月大牛在该说的人,都说了一遍后,是直接让大家休息,并没有惩罚他们。

  毕竟,他已与堂弟分家,这分家了,就代表两家人,他能说的,也就这么多,再多说,那就是逾越了。

  话落,又对月三叔道“有宝,你看我跟你爹,还有有贵,以及你堂兄弟他们,怎么安排住一晚上。”

  月老头很不满,可堂哥有句话是没错的,现在时辰晚了,他只好等明天,大家回村后,到了自家,他再背着堂哥教训他们。

  看他们这群王八羔子还敢不听话。

  这样想着的他,还眼神有意无意的瞄着月三叔。

  尤其是这个王八羔子,都背着他有家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