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站住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160 2021.05.08 23:03

  感觉到自家爹的眼神,月三叔是狠狠的打了个冷颤。

  好在,堂伯不罚人,他也就在冷颤过后,微笑道

  “好的堂伯父,我这就让大鱼哥安排,你们大家先坐一会儿。”

  话落,是直接对外面喊了一声

  “大鱼哥,你跟其他兄弟赶紧腾两个房间出来。”

  他这个院子,除了差外,就是房间也没多少,这偶尔来一两个人,还能搭个伙,可一下子好几个,确实需要腾房间。

  尤其是他先让被赎的媚儿主仆两,住进来后。

  “好的阿宝。”

  因月三叔的年纪,他们又从小一起跟在前老大身边,虽说月三叔是前老大的徒弟。

  但他们这样喊习惯了月三叔,就是月三叔成了他们的新老大,也没让他们改口,说是兄弟间,没必要改。

  ……

  翌日一早,月老头这里刚准备,让月夏两堂兄妹把卖葛根的银钱给他,那里就听见。

  月大牛看着院子里的大大小小,有几十个人后,他才想起,昨晚他只顾着说道几人了,却忘了那院子里的一众人。

  “有宝,他们是?”

  月大牛看着那些忙活的人,朝月三叔问。

  “哦,哦,哦,他们啊。”月三叔笑笑“都是以前跟着我师父的人,现在我师父把这院子留给了我,我就把兄弟们都带在了身边。”

  “这院子,说是我的,还不如说我跟他们一起的。”

  这话,算是变相的回了他昨晚的话。

  “什么?”月老头大叫了起来,也不管月夏两堂兄妹拿钱的事了,而是直接转身。

  刚刚没听错的话,这院子是自家三儿子师父,留给三儿子的,可他三儿子,却瞒着他这个亲爹,把房子给别人住,也不同他说。

  虽说这院子差了点,可这是县城啊,若是把这院子出租,那可都是钱。

  “你个王八羔子……。”

  事关银子,月老头很愤怒,抽出别在腰间的烟杆子,朝着月三叔就打了过去。

  “老二,你干啥呢?”月大牛看着动不动就用武力的堂弟,他是呵斥一声。

  只是这次。

  事关银子,就是堂哥的呵斥,也压不住月老头打儿子的动作。

  “呃……。”被烟杆子打中的背,让月三叔发出一声闷哼。

  全院子里的人,就那样看着被打的月三叔。

  月夏更是一个心惊。

  极品爷爷也太没品了。

  这一大早的打人不说,关键是,连场合都不分。

  三叔他,好歹也是有孩子的人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被亲爹打,就被亲爹打的事,还让他以后怎么有脸见人?

  只是月夏在这样想的时候,却忘了,月三叔也是个极品。

  极品的脸皮,那就不是正常人能比的。

  “王八羔子,能耐了啊,连商都不跟我商量,就私自做主了哈,看我不打死你王八羔子……。”

  月老头抡着烟杆子,是一边骂,一边往月三叔身上抽。

  月大牛冷着一张脸“老二住手。”

  只是。

  事关银子,月老头是再次不听。

  月三叔呢,在挨了一烟杆子后,见自家爹还往自己身上抽时,他是一个飘移,就躲开了自家爹的抽打,接着又是一个后空翻,闪避烟杆子的落下。

  他十岁拜的叫花子师父,虽武功不高,但躲避自家爹的打,还是能游刃有余的。

  月夏“……。”

  没想到,自己这个三叔的花拳绣腿,还能把极品爷爷当猴耍。

  没错,以极品爷爷现在那抡着烟杆子,在院子里狂追极品三叔的姿势,的确跟逗猴似的。

  “王八羔子,给老子站住。”

  “我才不呢。”

  当他月有宝傻的吗?

  被打一烟杆子,已是他最大的容忍度了,再来,不跑就是傻逼。

  “王八羔子……。”

  月老头抡着烟杆子,是一边追,一边喊。

  “王八羔子,老子让你站住,听到了没?”

  这王八羔子,忒能跑了。

  如果不是他天天干活,这都快没力气了。

  “我就不。”

  月三叔一边跑,一边回头做鬼脸。

  若不是怕跑去大街上,这爹就追到大街上去,他早翻出院墙了。

  月夏“……。”

  三叔,你好歹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怎能如孩子般一样呢?

  院子里的其他人,除了月家人外,那是各个张大了嘴巴。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宝爷,被亲爹追着满院跑的画面呢。

  月大牛的脸,那是黑了又黑。

  “月二牛,我让你住手,你没听见吗?”

  这次,月老头不知是追累了,借着堂哥不悦的声音,做台阶下,还是他纯粹因堂哥不悦,才停了下来

  “大哥,对不起,我都是被这王八羔子气狠了。”

  月大牛“……。”

  所以连我这个堂哥,也制不住了是吧?

  一旁的月夏“……。”

  极品爷爷,你这都追的喘不过气了,居然还给自己找借口。

  月三叔看着不追自己的亲爹,他也停了下来。

  “老二,你跟我过来。”月大牛没好气的说。

  若不是想给这堂弟留一点尊严,他都想当场说他了。

  真的,刚刚他那当三侄子朋友的面,追打三侄儿,确实让三侄儿很没面子。

  “好的大哥。”知道堂哥不悦,月老头还是很听话的跟了过去,只是在看到堂哥去正屋时,他又转身

  “三儿,你跟武儿一起过来。”

  三儿子那王八羔子不拿他这亲爹当回事,他可不能让这两孙子孙女,一直拿着卖葛根的银钱。

  月大牛不知道月老头在惦记月夏两堂兄妹卖葛根的银钱,于是转身冷冷的看着月老头。

  月老头“呵呵”的笑着“大哥,别误会,我就是有话要跟三儿还有武儿说。”

  月大牛想了想,觉得有自己在,这堂弟要真想动手,他能拉住,于是就转回身,走进了正屋。

  月夏不是月大牛,她不用想也知道,极品爷爷肯定是惦记卖葛根的银钱呢。

  “好的爷爷。”月夏跟月武是乖巧的应声,然后跟上月老头,就去了正屋。

  一到正屋,月大牛跟月老头一坐下,月大牛就道

  “老二,这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动不动就打人,你让有宝他们这些当爹的人,面子往哪里放?”

  “尤其是像刚才,那院子里的人,大多都是曾经跟着他师父的人,现在他把他们带在身边,也就相当于他的手下。”

  “你这样让他在手下面前倒尊严,你让他以后怎么带领他们?”

  “老二,你打人的性子,得改改,不然迟早得有天后悔。”

  刚刚三侄儿虽没说那些人是他手下,但听他那话的意思,不难理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