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1.04.17上架
  • 13.88

    连载(字)

129位书友共同开启《女主她天天想离家》的古代言情之旅

见习未折翼的燕子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傻了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166 2021.04.17 08:19

  “那柳大木家的二喜丫头,咋就心那么狠啊,我可怜的三儿,这都昏迷一晚上了,还没醒,三儿,三儿,我可怜的三儿哪……。”

  一道哭哭啼啼的柔弱女声中,夹藏着愤恨、且焦急的情绪,在苏月耳边响起。

  三儿?

  那不是小三吗。

  小三人人喊打,有什么好可怜的?

  缓缓的睁开眼,落入眼帘的,先是茅草屋的房顶,接着是一个皮包骨的妇人,坐在一旁,脸上有着未干涸的泪水,包着头巾,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古装,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三儿,你醒了?”妇人惊喜道。

  三,三,三儿?是叫我吗?苏月瞪直了眼。

  她不是唯一的亲人,乡下养母过世,伤心到几天几夜,才缓解过来将养母的遗体送上山,接着是坐空调卧铺大巴返城,然后在凌晨两点,按照交通规则,凡是行驶在高速路上的车辆,一律停在服务区休息。

  她只是在大巴里稍微的合了一下眼,怎么再睁开眼,四周都不一样了呢?还被人喊三儿。

  呃……。

  头好痛。

  苏月本能的用双手抱住头。

  然后发现,头上居然有布。

  没错,是布,还是那种类似于包扎的存在,只不过不是包扎的纱布。

  谁,谁的记忆?

  “三儿,三儿,你怎么了?”妇人焦急的喊“三儿,三儿,你别吓娘啊?”

  “三儿……。”得不到回答,妇人瞬间乱了方寸,朝着房外就大声喊“娘,快来啊,三儿好像不对劲。”

  很快的,一个老妇人,就从房外,急急的走了进来,然后就看见抱头痛苦的苏月,她的心,是瞬间“咯噔”一下。

  “坏了,老二媳妇,三儿她这是应了吴大夫的话,伤重后遗症,傻了。”

  “快,赶紧的,快去叫吴大夫。”

  “哎,娘,媳妇这就去喊吴大夫。”话落,妇人是急急的跑出了房,去叫吴大夫了。

  妇人一走,苏月也接受完了陌生记忆。

  原来,她苏月在伤心欲绝下,死了。

  现在是遇上了小说里的穿越梗。

  只是……。

  她没有小说女主的锦鲤。

  她现在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小村姑。

  今年八岁。

  大名:月夏。

  小名:小三,三儿。

  小三,三儿,小三,三儿。

  怎么那么想暴走呢?

  原主是被人害死的。

  昨天白天,村里的孩子,去山上摘野果。

  傍晚时,柳大木家的孙女柳二喜,故意将原主带到山顶,然后忽地惊叫一声,说有蛇,接着就是惊慌失措下,把她推下了山崖。

  死时,唯一的心愿,就是报仇。

  平时,她是有些木讷,但柳二喜的不小心,明显是预谋好的,不然怎么在掉下去的那一刻,会看到柳二喜那嘴角勾起的得逞,跟眼里的杀意呢?

  ‘原主,既然我用了你的身体,我就会完成你的心愿,你就安心的去吧。’

  刚在心里对原主保证完,苏月就感觉身体有些变化,就好像灵魂与肉体融合了。

  原主家,不,现在应该说自家。

  前世的自己,既然死了,那么想回去,恐怕也不现实,倒不如想想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自家,极品当家,也就是现在的爷爷,月二牛。

  爷爷的吝啬加心狠,已经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

  一天到晚让家里喝数得清米粒的稀粥外,就是天天指使他们这些孙子孙女干活赚钱。

  赚的多了,他就笑,赚的少了,直接减饭食。

  丫的,稀粥米粒都数得清了,再减,那是想饿他们好吧。

  若谁敢反抗,他是直接把人吊起来打,别说他们这些孙子孙女不敢反抗,就是大伯,那也是犯错,被吊起来打。

  大伯:月有富,是秀才,自名落孙山出事后,他有钱就喝酒,没钱就睡他个天昏地暗。

  每次喝酒后,都会被爷爷打的十天半月下不了床,这也是为什么,他能每天睡他个天昏地暗的原因。

  爹:月有贵,是既能极品,又能勤快。

  最大的特点:他的吝啬跟心狠,比爷爷更胜一筹。

  经常挂在嘴边的话“米放太多了,得少放一成,种田苦啊。”

  三叔:月有宝,那是今天去斗鸡,明天就上窑子。

  总之:有钱,他是大爷。

  没钱,他就是流浪汉。

  喜欢了,拿只鸡回来,给孩子们打打牙祭,不喜欢了,十天八天的,人影都不见。

  奶奶:月胡氏,除了会偶尔偷偷给他们这群孩子们一些小吃食外,其他一切以爷爷为中心。

  娘伯母婶婶这三人:那是各个受气包,就像被画了符一样,宁可苦着孩子,也不愿离开月家的男人。

  意思就是:他们可以疼孩子,但男人,才是他们最在乎的人。

  前面哭哭啼啼的,就是自家娘月季氏,后面进来的,是奶奶。

  兄弟姐妹们,别说其他人,就是读书的三个兄弟,那都是皮包骨的瘦。

  一家人,上上下下加起来,十八口。

  田呢:自家的十亩,佃的三十亩。

  旱地:十亩。

  山地:十亩,只不过,这是佃地主家的田够三十亩,赠送的。

  按理说,这样的家,只要人不极品,都能勉强温饱,可爷爷是奇葩。

  他不管打人有多狠,饿孩子有多狠,但他为了一碗水端平,愣是将家里的孙子,每房送了一个。

  丫的,人都活不下去了,还送三个孙子去读书,可见他们其他人,过得是什么日子了。

  现在的季节,是十月底,这个地方,是个类似于古代的架空时代,叫天月王朝,崇文尚武,这片大陆叫平行大陆。

  村子叫湖田村,是八十年前,战乱时,大家逃难,落户至此,所以村里的姓,很杂。

  柳姓,算是村里的大族,他们兄弟堂兄弟加一起,有十户。

  其他姓,都是三到五户,不过基本上都是亲兄弟分家。

  月姓,也就是自己的姓,算是村里的异类了,一共两户,还是堂兄弟。

  爷爷是大太爷一人养大的,所以两堂兄弟从小就兄弟情深。

  不过这兄弟情深,多数来自堂大爷爷气量大,从小就让着爷爷。

  分家了,他也处处帮衬着自家爷爷。

  想到这些,苏月,不,是月夏,她是直摇头。

  不行,这样的家,她必须逃,不然的话,不累死,也得被极品家人给打死、饿死。

  只是逃之前,她得先帮原主报仇。

  毕竟这是她刚跟原主保证的。

  就在想着怎么帮原主报仇时,忽地眼前一黑。

  她……,由于脑袋失血过多,又强行灌入记忆,加之捋清关系,于是华丽丽的又昏迷了。

  “……”

  ——筠悠的话——

  筠悠新书已内投,有投资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可以放心投。

  还有就是:新书求票票、求收藏、求阅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