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摆摊一张嘴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013 2021.04.29 08:20

  掌柜摆了摆手“没事,我也是看你们两娃儿有眼缘,这才说的。”

  话落,就让医馆的伙计,将钻骨风称了。

  当伙计将重量报过来,掌柜就把账一算,接就把银钱递过来道

  “你们的钻骨风,一共是二十五斤,按五十文一斤算,就是一千二百五十文,你们两个娃,谁收钱?”

  “掌柜的,给我吧。”月夏应道。

  掌柜笑笑“拿好了。”

  拿着手上的银钱,月夏礼貌道“掌柜的,谢谢你,我们就走了。”

  “慢走。”

  等月夏跟月武两人一走,掌柜就去了后院。

  “收了?”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坐在主位上,看着进来的掌柜问道。

  如果月夏跟月武在这里,他们一定会认出此人就是那满身血滚在他们眼前的人。

  “收了一样贵的。”掌柜如实道“只是小的不明白,我们医馆明明不缺药材,可为什么还要收他们的药材呢?”

  为什么?就当自己吓他们那一下的补偿吧,小男孩的眼,冷了冷

  “我的人,从来都只有服从,若是你想回乡下养老,我成全你。”

  知道自己惹了少东家不悦,掌柜立马跪下“是小的逾越了。”

  小男孩的眼,依旧是冷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还有,我会在瑶山县待一阵子,以后就住你后院。”

  “好的少东家,小的绝对不会让人来后院打扰您的。”

  “嗯。”小男孩淡淡的应了一声,便起身,接着又补充道“哦,对了,你让人放话出去,就说花前月死了。”

  “啊?”掌柜瞪大了眼看着小男孩。

  少东家不就是花前月吗?

  这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却说死了,那不是自己咒自己吗?

  “我的话从不说第二遍。”话落,花前月直接走了出去。

  掌柜“……。”

  少东家依然是那让人捉摸不透的性子。

  ……

  话分两头

  月夏同月武离开医馆后,月夏就去包子铺买了四个肉包子吃了,才推着单轮小推车去市场。

  钻骨风虽卖了,可这葛根也不能浪费。

  酉时,虽已晚,可这时候,也是很多人买晚上菜的时候。

  ……

  同时,湖田村的山上

  “老二,三儿跟武而还没有回家吗?”月老头的脸上,全是恼怒。

  “没。”月老二摇头。

  “这两兔崽子,等晚上回来了,老子打死他。”月老头是真的怒。

  “爹。”月老二想起自家娘的话,就有些担忧的喊了一声。

  “嗯?”月老头有些不明的看着喊了自己一声,又不说话的二儿子。

  “爹,三儿她,三儿她。”月老二有些开不了口的道“三儿她会不会出事了?”

  闻言,月老头是“咯噔”一下,接着一拍大腿

  “老二快,别拉柴了,赶紧的领着孩子回家,我们去镇上看看。”

  “哎。”

  ……

  瑶山县城,市场

  两堂兄妹找了个人多的位置,月夏便四处看了看,瞧着一看起来挺面善的大娘,上前露出一抹甜甜的笑

  “大娘,请问您旁边有人摆吗?”

  面善大娘看着是两个小孩子,问话的女孩子头上还包着绷布,也就心里一软,露出一个微笑

  “没有,不知道两位哥儿姐儿卖什么?”

  “我们两兄妹卖野葛。”月夏笑着应道“想在您旁边摆一下,可以吗?”

  月武出身乡下,就是跟着卖过柴,可他也不善交际,只得在一旁看着月夏与面善大娘打关系了。

  “可以啊。”面善大娘卖的是白菜,从菜农手中拿的货。

  闻言,月夏高兴道“谢谢大娘。”

  话落,就同月武搬葛根下车。

  看着两个瘦弱的小娃搬葛根,面善大娘干脆起身帮忙了。

  很快的,在面善大娘的帮助下,两堂兄妹就将葛根摆好在地上了。

  葛根一摆好,月夏便拿了一根葛根,朝面善大娘递过去

  “大娘,这个老好吃了,您尝尝。”

  看着月夏递过来的葛根,面善大娘没好意思接,而是笑着道

  “大娘不爱吃零食,你们卖吧。”

  那么大一根,她着实接不下手。

  月夏是一笑“多着哩大娘。”

  话落,是直接把葛根往面善大娘手中塞道

  “大娘,你就尝尝吗,这野葛可好吃了。”

  月夏就一八岁的孩子,用着这撒娇的语气,面善大娘着实拒绝不了,也就把葛根接了

  “那大娘就尝尝。”

  “嗯。”月夏是高兴的点头。

  看着自己接了葛根,月夏是那么高兴,面善大娘也就一笑,打趣一句

  “你这娃还真有趣。”

  月夏是甜甜一笑,接着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大娘,那啥,就是我跟我二哥因来得及,所以没带称,等下想跟您借一下称,行吗?”

  “没问题。”先别说自己收了葛根,就是单看他们两个孩子,她就不会拒绝。

  “谢谢大娘。”月夏高兴道。

  “一把称而已。”面善大娘是笑着摆手,刚想和月夏多说两句,就有生意上门了。

  面善大娘顾着做生意,月夏也就双手做喇叭状,开始吆喝起来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咯,深山醒酒野葛,只卖五文一斤咧,五文钱,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深山野葛,解热除烦、生津止渴、护肝……。”

  月夏将葛根的药效跟作用,将大致意思,是喊了一遍又一遍。

  一旁的月武“……。”

  原来卖东西还可以这样喊的,只是堂妹说的功效,究竟是真是假?

  “这真有这么好?”一妇人听到吆喝,就问了。

  月夏顶着绷布,笑得甜甜“婶子您放心,我人虽小,但这野葛是不是如我所说,你只要找大夫,或者做药膳的大厨问问便知。”

  “这野葛,即使不入药,也能当零嘴,生吃、煮着吃都可,来,您试试。”

  月夏是一边说,一边撕了一块葛根下来。

  摆摊一张嘴,就看你会不会。

  妇人也没客气,是直接接过,就放嘴里嚼了起来,嚼完,将渣一吐

  “还行,就给我来两根吧,只是小姑娘,这野葛能放不?”

  她是土生土长的县城人,自然不知道这东西在乡下到处都是。

  买两根,也是当个零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