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藏东西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065 2021.04.25 08:04

  “是月小三,她打了我,还说……。”

  柳二喜哽咽的把山上的事,三言两语说了一遍道。

  “爷爷,我的梦真能成真,如果我现在不把月小三弄死,那么日后,我一定会被她害死的。”

  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柳大木也只能支支吾吾

  “喜儿啊,不是爷不相信你,而是你堂大爷爷那里,不好交代,这事,咱,咱算了吧。”

  如果没有村民见到,他还可以占着柳氏一族人多,来个颠倒黑白。

  可有村民作证,月二牛又不是好惹的,这事,他们着实混不起来。

  “爷爷,你相信我,我的梦,真能成真。”柳二喜急了“真的爷爷,你要相信我。”

  柳大木叹息一声“喜儿啊,这真不真的,爷真不怎么在乎,关键是你堂大爷爷那里。”

  “只要明天中午下雨,你以后想怎么样,你堂大爷爷都会帮你的,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

  如果孙女的梦能成真,他相信,整个族人,都会护着她,自己这个爷爷,也会跟着水涨船高,那声望,别说其他人了,就是大堂哥,以后都得让着自己。

  听到这话,柳二喜想了想,也就只能等明天过后了。

  ……

  山上

  吃过稀粥,月老头就开始从新分工,抽着烟杆子,半眯着眼,道

  “下午的活,需调整一下,三儿还是挖葛根,礼儿跟小十两个最小,就把柴拢堆,捆起来,其余人,依然砍柴。”

  话落,烟杆子一敲,催促道

  “快快快,麻利点,争取太阳下山前回家。”

  月夏“……。”

  极品爷爷,你觉得一群几岁的娃,能在太阳下山前,砍完那么多柴吗?

  不管她的心里如何吐槽,这该同兄弟姐妹们起身,还是得起身。

  一个下午的时间,月夏总算是利用葛根,把那株钻骨风挖了。

  根挺粗,比她想的还要重,粗略估计,有二十多斤。

  只是挖了后,该怎么拿去卖,又是一难题。

  好在极品爷爷跟极品爹不认识药材。

  自己又把葛根随处放,没堆,这样的结果,就是在葛根没洗前,会轻,洗后呢,经过水的泡,又会重起来。

  酉正,三个读书的兄弟,气喘吁吁的来了。

  月夏“……。”

  不愧是被极品爷爷压榨的娃,这速度,还真是快。

  没记错的话,那私塾是隔壁村的,按大人的正常速度,这来到山上,怎么着,也得一个时辰,也就是两小时。

  意思就是:这三兄弟是跑来的。

  暗想,如果他们不经过自家,恐怕连书箱都不会放回家里。

  三个读书的娃,气都没歇一下,就拿上柴刀,开始拼命的砍柴。

  看着上了山的三个读书孙子,月老头对正在卖力砍柴的月老二道

  “老二,时辰也不早了,你把柴装上手推车,拉柴吧。”

  “哎。”月老二应了一声,就麻利的收起柴刀,开始搬柴上手推车。

  月夏看着这一幕,然后眼神扫向那堆被盖着的钻骨风,接着眼前一亮。

  有了。

  “爹,你等下回家时,拿个麻袋,这葛根挺多的。”

  按现在砍柴的速度,以及极品爹来回两趟的速度,她相信,绝对得等到天黑。

  那柴,别说两趟拉不完,就是十趟都拉不完,到时候,自己把钻骨风往麻袋一塞,接着将葛根盖住,之后借口说,葛根要洗,最后就能同极品爹下山。

  到了溪边,自己再自告奋勇一个洗葛根,想必极品爹为了多拉柴,只会同意。

  事情呢,在后面也如她想的差不多,只是有一点点的变化,不过并没有出事。

  月老二在应了一声“好”后,将柴装好,就拉着回家了。

  等推着手推车上山时,天黑了。

  月夏拿着麻袋,趁着夜色,把钻骨风跟葛根一起装了后,朝月老头道

  “爷爷,这葛根有泥巴,得洗了才能拿去卖,所以我想现在跟爹下山,然后到山下的溪里面洗洗。”

  月老头想了想,接着又看了看孙子们砍的柴,然后对埋头苦干的月武道

  “武儿,你跟小三一起去,记住,小心点,千万别滑了,不然得感冒,废药钱。”

  月夏“……。”

  极品爷爷,你能别崩人设吗?

  前面的话,本来挺好,你一句废药钱,直接将你打回原点。

  还有,你不是一向极品的吗,为什么还要让砍柴的二堂哥陪我去?

  好想拒绝这个帮忙,可,不能。

  “知道了爷爷。”

  两堂妹异口同声的应了。

  很快的,月夏跟月武在月老二把一麻袋葛根搬上手推车后,三人就下山了。

  到了山下,月夏乖巧的举手保证“爹,放心,我跟二哥绝不偷吃,若偷吃,我就……。”

  见闺女连誓都敢发,月老二总算是放心,不等她发誓,就道

  “你们两个注意些,我还要拉柴。”

  “爹(二叔)慢走。”

  月老二一走,月夏就压着声音道“二哥,等下你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告状行吗?”

  “哦……,好。”月武以为月夏想偷吃,就答应了。

  “你发誓。”月夏为确保万一,小人起来。

  古人最敬鬼神,一般不会轻易发誓。

  看着自家堂妹那不相信自己的模样,月武有些好笑的举手发誓

  “等下我月武若是看到什么,敢告状,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发完,看着自家堂妹“这行了吧。”

  “嗯。”月夏满意了,开始把麻袋打开,接着将上面的葛根拿出来,然后再拿钻骨风。

  看着那地上的钻骨风,月武瞪直了双眼

  “小,小,小三,那是树根,你可千万不能吃。”

  月夏“……。”

  “二哥,别忘了你的誓言,还有现在,我们先把这个洗完。”

  月武不逃跑,她也懒得解释。

  至于先洗钻骨风,那是从家里到山上,这里是必经之路。

  如果不把这些洗好,藏起来,到时候月老二就会看到。

  看了看月夏,确定她不像是要吃树根的样子,月武点点头

  “好,好,好吧。”

  很快的,两人就把钻骨风洗好了。

  月夏先是看了看附近,接着朝月武问道

  “二哥,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东西,又不会轻易被发现的地方?”

  自己有原主的记忆没错,可原主不是那种到处玩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