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月三叔暴露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019 2021.05.05 23:45

  大鱼看了一眼月夏,想她应该不喜欢小三这两个字,于是就笑着应道

  “夏儿还真可爱。”

  比那乖巧叫人的月武,可爱多了。

  倒是月大伯,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月夏。

  他总感觉,今天的月夏太奇怪了,不但敢撺掇自家二儿子离家,还敢在三弟请吃饭时,大胆的吃饭。

  就是前面在门口,她也敢跟小红说那样的话,现在更是敢对大鱼说不要叫她小三。

  小三跟三儿不是大家一直这样喊她的吗?

  月夏笑笑。

  月夏不出声,月大伯就对大鱼道

  “那啥,大鱼哥,小三跟武儿两人,今晚在三弟这里住一晚,你让嫂子带俩孩子去洗漱一下,然后就让他们跟院子里的孩子一起睡。”

  “好的秀才兄弟。”大鱼应下了。

  至于为什么不问他们吃饭没有,那是他知道,月三叔今天赢了钱,所以肯定是在外面吃了的。

  当大鱼带月夏两堂兄妹去找自家婆娘时,月大伯就回了月三叔给他安排的房间。

  ……

  话分两头

  月大牛跟月老头他们租着马车到了县城后,就准备各个医馆问。

  虽说时间很晚了,但医馆的人,还是在月大牛他们找过来后,回道

  “今天的确有一男孩跟一头上有包绷布的小女孩,推着单轮车过来卖药材,但我们医馆不收散药材,所以我就建议他们去其他医馆问了。”

  “只是我晚上听煮饭的婆子说,俩孩子却在市场那里卖野葛。”

  “想来,其他医馆也不收,然后可能有人指点他们,这才去了市场卖的。”

  一听这话,月大牛满脸的感谢

  “多谢小哥儿。”

  看来老天保佑,让他们这才问了一家医馆,就有了侄孙子跟侄孙女的消息。

  医馆伙计直摆手“大叔客气了。”

  “不,如果你不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我们,我们恐怕还要跑好多家医馆,小哥,真的是太感谢了。”月大牛再次感谢。

  谢过,又道“小哥谢谢你,我们就先走了。”

  看着一直道谢的月大牛,医馆伙计,也只得朝他们挥挥手

  “各位慢走。”

  离开医馆,月大牛又领着月老头他们往市场去。

  到了市场,一行人是挨家挨户的打听。

  直到子时,才问出俩孩子最后是在大新饭馆吃的饭。

  无法,月大牛又领着月老头他们到了大新饭馆。

  一到饭门口,月大牛就跟之前一样,同样的,拍了饭馆的大门。

  大新饭馆的伙计,是皱着眉起来的问道

  “谁啊?我们饭馆已经打烊了,若是吃饭,明天请早。”

  这忙活了一天,明早还得卖早饭,他是真的很不爽。

  “老板,我们是找人的,想问一下,今晚是不是有两个孩子跟两个男人,来你们饭馆吃饭?”

  闻言,饭馆伙计,觉得外面的人有病,他们饭馆,这每天有大人带小孩来的多了去了

  “不好意思,我只是店里的伙计,而且我们饭馆来吃饭的多了去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还请你们去别家问问。”

  一听大门内的声音,有些不悦,月大牛只能舔着脸,继续道

  “小哥,是这样的,我们是从市场一路问过来,所以我想问的两孩子,一个是小男孩,一个是头上有伤,包着绷布的小女孩,请问你知道他们在你们这里吃了饭,后面有什么去了哪里吗?”

  一听这话,饭馆伙计的眉,虽皱的更紧了,但还是问道

  “那你们是俩孩子的什么人?”

  宝爷是他们店里的常客,所以在情况未名时,他可不能把他给说出来。

  听门里面不是说没看见,而是问他们关系的问题,月大牛猜想,这应该是没找错了

  “我是俩孩子的堂爷爷,我身边的是孩子的爷爷,以及那小女孩的爹,跟俩孩子的堂伯堂叔们,所以想问问你,那俩孩子是不是来过你们店里了?”

  饭馆伙计想了想,接着是淡了淡声道

  “这个今晚的事情挺多,所以我不很清楚,且你们稍微等一下,我去去问问我们老板有没有见过。”

  他觉得,不管外面的人说的真假,他都应该向老板禀报,然后再看如何应付他们。

  话落,也不等门外的月大牛回答,就直接去了后院。

  接着又是很快的从后院走到大堂道

  “客官,这俩孩子的确来过我们饭馆,只是他们是宝爷带过来的,而且俩孩子都喊宝爷三叔。”

  所以你们这群骗子,是走错地方了。

  饭馆伙计的声音,非常不悦。

  刚刚老板娘说了,外面找人的,肯定不是好人,因为宝爷这人,除了收点保护费跟斗鸡外,平时还挺仗义的,他们绝对不会怀疑宝爷会拐小孩。

  “宝爷?”月大牛的眉,皱了起来“小哥,你能告诉我,宝爷的全名,以及他住哪里的事吗?”

  月三叔在县城里过得如何,别说月大牛不知道,就是月老头也不知道。

  所以月大牛才如此问的。

  饭馆伙计到没想到,现在的骗子,竟然敢打听孩子的父母了。

  “宝爷当然是月有宝了,至于他住哪里,这当然是东街最穷的尾巷十号了。”

  真没想到,现在的骗子,竟然敢打听孩子的亲戚关系了。

  只是他的话落,月大牛还未出声,月老头就怒呵呵

  “王八羔子,我就说这两人昨天没回家,感情这老三在县城混的有模有样的。”

  还宝爷,他这个做爹的四十多了,都没人叫爷呢。

  看着动不动就怒呵呵的月老头,月大牛是无语极了。

  冷冷的瞪了一眼月老头,他这才对门内的饭馆伙计都

  “小哥谢谢你,我们现在就去还他三叔那里。”

  听到月大牛这话,门内的饭馆伙计,有一点点的愣怔。

  难道是自己搞错了?

  这外面问话的人,是宝爷的亲戚?

  愣怔过后,不管心里怎么想,饭馆伙计,还是礼貌道

  “我只是提个地址而已,所以你们不用客气,若是你们没其他事的话,我就要休息了。”

  话落,为了掩饰自己赶人的尴尬,就打了打哈欠。

  得了这话,月大牛是笑呵呵的

  “小哥谢谢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