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极品出场就是不一样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陆筠悠 2048 2021.04.18 08:13

  看着刚刚还抱头痛苦的孙女,到后面的呆愣。

  没错,月夏的捋清关系,在别人眼里是呆愣。

  现在昏了过去,月老太太,也就是月胡氏,她是急的在屋里踱步。

  一炷香后,月季氏领着村里的吴大夫过来了。

  看着进来的吴大夫,月老太太是急急道

  “吴大夫,快给我三儿看看。”

  瞧着焦急的月老太太,吴大夫是沉着的走到床前,给月夏诊脉。

  脉一诊,吴大夫震惊了,确定自己没有诊错后,他笑道

  “二牛家的,这是好事,你们家小三脑子里那血块,自己散了,这血块散了,就说明痴傻,有九成机会好。”

  凡是都有意外,就好像月夏的伤,是他活了大半辈子见过的最大奇迹。

  昨晚,村里人在崖底找到月夏时,那头上的大窟窿,是致命伤害。

  可谁知,那么大的致命窟窿,月夏不但没死,而且还有生的机会,所以他可不能把话说死了。

  “真,真的吗?”月老太太跟月季氏婆媳俩是高兴的有点难以置信。

  “嗯。”吴大夫点点头,背起药箱“你们家小三,除了虚弱外,已没什么大碍,你们大可放心。”

  “哎,多谢吴大夫。”月季氏高兴的一个劲对吴大夫道谢。

  吴大夫摆摆手“这是我职责,无需言谢,好好照顾你们家小三,我先告辞了。”

  “我送吴大夫。”月季氏笑着将人送到门外。

  ……

  当月夏再次醒来时,是在月老头的愤怒声中,也就是她现在的爷爷。

  “太气愤了,真是太气愤了,那个柳家,居然牺牲孙女,也不愿意多赔五十两银子。”

  “哎呦,我这心疼的,三儿受了这么大的罪,却没能得个公道。”

  月老头捶胸顿足的来了二房。

  躺在床上的月夏“……。”

  他怎么听到原主记忆中吝啬鬼爷爷的不满声呢?

  缓缓的睁开眼,房顶还是那茅草房顶。

  “咳咳”轻咳两声,虚弱的张了张嘴

  “奶……奶。”

  月老太太眼一亮,孩子会认人,就说明不傻了

  “哎呦,三儿醒了。”

  心,总算是彻底放下了

  刚进门的月老头,也是高兴的快步过来,一到床前,就道

  “三儿啊,你受罪了,爷爷虽没给你讨个公道,但柳家也赔了五十两银子的医药钱,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几天,赶紧的好起来,然后再去打柴卖,这样也能给你哥哥弟弟们赚点束脩。”

  极品的人设,在见到孙女醒来后,除了轻轻淡淡的关心一下,就是说让她去干活的事了。

  月夏“……。”

  这是多狠心的爷爷,才会在孙女刚从受伤中醒来,就说干活的事啊。

  “老二,你那说的是什么话?”后一步进来的月大牛,也就是月二牛的堂哥,是一声呵斥

  “小三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怎么才让她休息几天呢?”

  “这事我做主了,从现在到过年,小三都不许去干活,不然我有你好看的。”

  “还有,小三这次伤的严重,你必须每天给她跟几个孩子补身体,不然我一样有你好看的。”

  这都什么堂弟啊,孙女鬼门关走了一遭,他居然还想着让她去打柴赚钱。

  闻言,月老头赶紧的笑呵呵

  “大哥说的极是,从现在到过年,我一定不会让三儿干活的。”

  到时候,孙女自己要干活,他也很无奈不是?

  “可,大哥,这每天给三儿他们几个孩子补身体,不是弟弟我不愿意,而是弟弟家怎么样,你是知道的。”

  “三个娃在读书,家里的那些鸡呢,最近也不下蛋,我就是想给三儿他们补,那也不知道怎么补啊。”

  月老头搓着一双手,一脸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样。

  喊堂哥为大哥,到说明他是心里把堂哥当大哥的。

  月夏“……。”

  这爷爷跟堂大爷爷咋差别那么大了?

  离家,离家,她一定要脱离这极品家。

  月大牛“……。”

  这堂弟的抠,已经都到了不要脸的地步了。

  “等下我让你嫂子给送些鸡蛋过来,老二啊,你也别嫌我这个堂哥给的少,堂哥家怎么样,你清楚。”

  “不会,不会。”月老头摆着手,一脸的笑呵呵“这些年,如果没有大哥帮衬着、照拂着,弟弟我都不知道怎么过。”

  堂哥平时虽对自己啰嗦了些,但对自己的好,却是真真的。

  这送些鸡蛋过来,绝对会有几十个,再加上柳家的赔偿,这给孩子们吃两个月的鸡蛋羹,应该没问题。

  “那就这样了,我家还有事,你们好好照顾小三,我跟你嫂子他们就回家了。”

  不是他月大牛不想在堂弟家吃饭,而是这个堂弟抠搜的狠,那早饭还不如留给孩子们多吃一口呢。

  月老头一把拉住月大牛“别啊大哥,这都当餐了,你们刚刚都在为三儿讨公道,那家里哪有做早饭吗,还是吃了再回去。”

  堂哥的好,是真真切切的,他就是再吝啬,也不能不留堂哥吃饭吧。

  “不了,你只要让孩子多吃点,我比吃啥早饭都高兴。”

  话落,月大牛让月老头放开自己,然后对床上的月夏说了声“小三好好休息”后,就领着家人走了。

  月大牛一走,月老头就对月夏叮咛道

  “三儿啊,你堂大爷爷的话,听到了吧,好好养伤,等下我让你奶给你做鸡蛋羹,爷就回屋去了啊。”

  “嗯。”月夏学着原主的样子,点点头“爷爷慢走。”

  如果不是要模仿原主的性子,为后面的离家铺路,她真想蹦起来吼一句‘我不是三儿,也不是小三。’

  丫的,这小名太窝心了。

  “嗯。”月老头淡淡的应了一声,就背手出去了。

  月老头一走,月家其他人,都纷纷围了过来。

  “小三(三儿,姐,三姐)你醒了?”

  “嗯。”月夏再次学着原主的样子,轻轻的应了声。

  “三儿啊,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月老二,也就是月夏现在的爹,他站在月老太太身边,弯腰关心的问月夏。

  “就是头还疼。”月夏指着自己脑袋。

  闻言,月老二不是关心,而是怒意满满

  “都是那柳家,我闺女都受这么大罪了,他们居然只赔五十两银子,连一百两都舍不得,真是太气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