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北道崖(上)

北宗天下 Na人 2111 2020.05.25 08:16

  //

  陈昱来到下河村王家,看见那老头在清理庭院,那妇人依旧在灵堂守着。便走了进去,向老头作揖,又去灵堂行礼。那老太婆看有人来祭拜死去的孩子,又失声痛哭起来。

  那老头也跟了进来,一边摸着眼泪一边说道:“恩人啦,谢谢你们那夜救我老两口的性命。无以为报,我儿死的冤啊。”一边说着,又给陈昱跪了下来。

  “老伯,灵柩怎么还没有入土啊?”陈昱问道。

  那老者道:“我儿死的冤枉啊,何以入土,何以为安?”

  “老伯,可以让死者安息了。那群人以被阴天子下令斩杀,都已处死。”陈昱说道。

  两老人听了陈昱的话,连连向陈昱磕头,扶也扶不起来。这时的两人已经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口里还说道:“苍天开眼啊,苍天开眼啊......”

  “感谢恩公为我儿昭雪,我们今生身老残缺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以报恩公大恩大德。用残生设香案供奉阴天子和诸位恩公,为恩公祈福。”那老头说道。

  “死者可以安息,你们照顾好自己,好好生活。”陈昱说完,施礼也便转身离去了。

  在看陈忆,这时边上也有一个小丫头走了过来,低着头,慢慢摇着陈忆的胳膊说道:“忆哥哥。你心里是不是很难受?”

  陈忆看着她乖巧的脸蛋说道:“没事的,抒儿。”

  抒儿说道:“刚我和师姐在后面老远都能听见你和昱师兄争吵,这也是你们这么多年第一次吵的这么厉害吧?”

  “其实我也很迷茫,如果不杀尽斩绝这群地痞流氓,怎么给死者一个交代。杀了吧,就像二哥说的,确实死了很多人。”陈忆说道。

  “杀都已经杀了,忆哥哥你就不要再去想了。”抒儿说道。

  “你怎么没有随师宗回去?”陈忆问道。

  “这不是看你心情不好,从没有见你今天这般恐怖。”陈忆说道。

  这时在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有的人啊,就是麻烦。杀几个人就这么悲天悯人,还做什么阴天子。”

  陈忆朝声音的出处看了看说道:“就你会说风凉话。”

  而说话的那人正是笑晓风,这时的笑晓风也慢慢的走了过来,说道:“几个该死的人而已嘛,都是些糙汉,又不是姑娘,需要那么纠结吗?”

  “几个人?在你看来人命就如此轻鸿,说的如此简单。死了便是死了,谁都无法重新再来过,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都结束了。”陈忆说道。

  “你不是阴天子嘛,不都也是去了你那里,顺便你在给他们吹口气,便可以仙气飘飘。”笑晓风说道。

  “这可是活生生的人......”陈忆刚说一半,就被笑晓风打断了。

  说道:“行行行,不和你讲这些破道理。对了,听说你吓死的那个少妇很有姿色,是不是真的?太可惜了。”

  “哥,你又乱说。”一旁的笑霖儿说道。

  “要不要送你下去见见她?”陈忆说道。

  “世间有美酒,有娇娘,要去也是你去,我不去。生命诚可贵,吊死一棵树上多不值的。”笑晓风说道。

  “那你就给老子闭嘴,招人嫌。”陈忆说道。

  “唉,要不要来口酒,上好的百年琼浆哦?”笑晓风说道。

  “忆哥哥,不要喝。看着他这油嘴滑舌,尖嘴猴腮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心里肯定又在盘算什么鬼点子。”抒儿说道。

  “你这小丫头片子,不懂得对人要有礼数吗?”笑晓风气冲冲的说道。

  “那得看是什么人,对于你这种流氓用不着给好脸色。”抒儿说道。

  “抒儿说的好。”陈忆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怎么,一唱一和啊?”笑晓风说道。

  “你管不着。”抒儿说道。

  这时陈忆走进笑晓风身边一把扯过他挂在腰间的葫芦,打开便喝了起来。

  “嗯,还可以。”陈忆说道。

  “你不是不喝吗?我这可是走了无数个深巷子求得的。”笑晓风说道。

  看着陈忆没管他,大口大口的喝起来。这时也是看的笑晓风干着急,一把抢过葫芦。又把鼻子凑近葫芦口闻了闻,在放到耳朵边上摇了摇,说道:“平时我都舍不得喝,这么好的佳酿就不能慢慢细品吗?”

  “这么小气还请人家喝酒,走,忆哥哥,我们回去,不管他们。”抒儿说道。

  这时,陈忆又扯过葫芦,喝了两口,挂在腰间便转身走了。

  “我的酒,我的葫芦。我的......”笑晓风还没说完,人已经走了。

  “哥,你这是肉包子打狗啊。”笑霖儿说道。

  “对,妹妹说的对,不对,我葫芦,那可是紫金葫芦,价值连城,啊,坏了。”笑晓风说道。

  “送都送了,还要抢回来不成?”笑霖儿说道。

  “什么时候说送他了,我送酒不送葫芦。”笑晓风解释道。

  笑霖儿笑了笑,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转身都往回走去了。

  而陈忆和师姐、抒儿他们回来后,大家也都回来了。向师傅行礼后,看师傅静坐运功在调理。其他人都退下了,陈忆一个人做在师傅的房间。也没有说话,就静静的坐着。

  过了些时间师尊问道:“你坐这干嘛?”

  “师父你有没有好一点?”陈忆问道。

  “不碍事。”师父说道。

  “师父我是不是做错了?”陈忆问道。

  “世上之事,本无对错,只是看处在时间洪流中的那一截。所谓对错,都是在现有的规矩之中演变而生的。”师父说道。

  “那今天如果是师父,又会怎么去做?”陈忆问道。

  “一切随缘。”师父说道。

  “我知道了,师父。”陈忆说道。

  “你现在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待为师休息几日,我们就回山去吧。”师父说道。

  “是,师父。”

  “回去以后,你就待在剑阁好好顿悟心智。这几年你就尽在剑阁玩耍了,武学方面没有一点点成就。这次回去就待在里面不要出来了,里面有诸多大家的书籍,多去读,多去领悟。今天把天蝎帮给铲除了,日后定会有很多麻烦找来。”师父说道。

  “师父,我......”陈忆说道。

  “你一心想要习得幽冥剑道,心底里对其他剑法更是不屑一顾。如果最普通的剑法你都参悟不透,幽冥剑道给你你又怎么能参悟的了呢?”师父说道。

  “我知道了,师父。”陈忆说道。

  “回去以后,你就在北道峰剑阁后的山洞去住着吧。”师父说道。

  “是,师父。”陈忆回答道。

  “去吧,为师开始打坐了。”师父说道。

  “是,师父。”陈忆说完行礼就离开了。

  没过几日,几人也都反其道而行之,与笑晓风一行告别后回山去了。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