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爱恨情(下)

北宗天下 Na人 2240 2020.05.29 06:03

  //

  只听得外面一阵叫嚷之声,只觉得两只胳膊酸痛,陈忆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发现她们两人都赤裸裸的躺在自己怀里,陈忆刚准备拿出胳膊时,笑霖儿就醒了。

  “啊......流氓。”笑霖儿大声说道,看来她已然清醒。

  这时抒儿也醒了,霖儿她立马起身,准备找衣服穿起来,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陈忆便把自己的外衣递了过去,霖儿立马拿过去穿了起来。抒儿也穿起了衣服,只听得外面有人大骂:“杨九凤,你这个挨千刀的,快把女儿还我,不然老子就算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挫骨扬灰。”

  “是我爹,陈忆,你这流氓,以后还叫我怎么见人?”笑霖儿说道。

  “笑天霸,别急啊,你女儿正在和你未来女婿在山洞里快活,该让你见到的时候自然让你见到。”一老太婆正在用千里传音说道,明显能感觉到此人内力及其深厚。

  “杨九凤,你作为江湖长辈,如此对待一晚辈,就不怕遭天谴?”笑天霸说道。

  “这话你更应该去问问乐天河,看他怕不怕遭天谴。”那妇人说道。

  “该遭天谴也应该是我,干嘛为难孩子们?还在装神弄鬼,出来吧。”只见宗主随音而至,师姐,师兄弟也都来了。

  “乐兄。”笑天霸一边施礼一边说道。

  “笑兄。”宗主也回了礼,然后用手一指,便将山洞洞门击的粉碎,然后对二师姐说道:“去吧你师弟师妹接出来。”

  “是。”二师姐便走进了山洞。

  “杨九凤,你是活腻了吧?”在不远处传来一个及其浑厚的声音。

  “杨天绝,是你们当年逼迫我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现在还来教训我,你也配?”那妇人说道。

  这时只见一群人走了过来,中间一人身穿紫袍,偏瘦,长须,浓眉。此人正是清遠山庄庄主杨天绝。

  二师姐也将他们接了出来,一眼就可以看到衣服上的血迹。

  “爹。”抒儿看见杨天绝便一边喊一边跑了过去。

  杨天绝也快步走向抒儿,抒儿便钻到杨天绝的怀里哭了起来。

  “杨九凤,亏你还是抒儿的小姑,如此下流。来人,给我杀了这泼妇。”杨天绝说道。

  只见和杨天绝一起来的人中出来四人,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追杀了出去。可以看得出各个轻功了得,都是高手。

  而一边的笑晓风也是立马冲上前去,立马护住妹妹。说道:“陈忆,你这王八蛋,老子把你当兄弟,你尽然做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

  陈忆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走到师尊面前跪下了。这时只见四人和远处冒出的三人缠斗起来,一时也是分不出胜负。

  杨九凤又说道:“杨天绝,这么多年你还是如此绝情。”

  “起来吧。”师宗说道。

  “师父,我又做错事了。”陈忆说道。

  “你这小子,敢动我女儿,你有几个脑袋。”杨天绝对着陈忆问道。

  “我就一个脑袋,那又怎样,我娶她便是。”陈忆说道。

  “怎么?听你这口气娶我女儿还委屈你了。”杨天绝说道。

  “停停停,你们这说的,难不成我女儿还得做小的不成?”笑天霸说道。

  “笑师伯,我和霖儿都是清白的,她的毒都被我逼出来了。”陈忆说道。

  “嗯?怎么,我的女儿就不清白了?”杨天绝问道。

  “不是,是......”陈忆语无伦次的答着。

  “爹,多羞的事,就不要说了。”抒儿说道。

  “怎么,难不成我这老太婆还真办好事了?不要急,这才刚刚开始,以后定叫你们门中弟子身败名裂,男为奴,女为娼。今天你们来了,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了,以平我心头多年之恨。”杨九凤说道。

  “杨九凤,有什么怨恨可以冲我乐天河来,对付晚辈,为人不耻。”师宗说道。

  “乐天河啊乐天河,我今日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报复你,那又怎样?你来杀我啊。”杨九凤说道。

  “走吧,回山去。”师宗说道。

  “就这么算了?我女儿的委屈还没讲个明白。”笑天霸说道。

  “你让孩子回去慢慢想想我们再做商议,不要再众人面前说这些。”师宗说道。

  “好吧,你们先走,我去找老妖婆算账。”笑天霸说道。

  “事已至此,走了。”师宗说道。

  “你还是这么护着她,哼。”杨天绝对师宗斜瞪着眼说道,便甩手准备而去。

  “你以为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杨九凤说道。

  “你还想怎地?”笑天霸说道。

  “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抛尸荒野。”杨九凤说道。

  “就凭你?”笑天霸说道。

  “怎么,还是这么的嚣张跋扈?转身看看你们后面,你们休想走出云梦泽半步。”杨九凤说道。

  众人转过头看时,并无异常,就在山头后面多了几面旗帜而已。

  “小儿把戏。”杨天绝说道。

  “先天八卦阵?”突然咸丘子说道。

  “什么,兵家先天八卦阵,此阵不是早已消失?”笑天霸问道。

  “看来她是早有准备,抓住他们几人,故意引我们至此。”杨天绝说道。

  “听说此阵厉害,一步走错则丧命于此,至今也未曾一见。”笑天霸讲道。

  “此阵必须由六十四人或以更多数倍人数增加,要破此阵不难。西北为主,东北为生,此阵可破。”咸丘子说道。

  “怎么,乐天河,你们中还有如此高人?”杨天绝说道。

  “师伯说笑了,书中有记载,只是没有仔细注明。”咸丘子说道。

  “好小子,小小年纪能有此见识,孺子可教。”杨九凤说道。

  “不敢。”咸丘子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施礼。

  “这样,我们打个赌,若你能破的此阵你留下,其他人都可离去,日后也不寻他们一点麻烦。若破不了,那你们就得死在这里,可否?”杨九凤说道。

  “好,你可要一言为定,不可反悔。”咸丘子说道。

  “老五,这怎么行?我的罪过我来抵罪,你和师傅回师门。”陈忆说道。

  “师兄不用担心。”咸丘子说道。

  “老五你可有把握?”师父问道。

  “此阵虽然凶险,可我们已然入阵多时,我想我们的这个位置就是天元之地。如果入阵的人比布阵的人武功高出很多,此阵也只能困住,目前还截杀不了。放心吧,师父,我去师伯那里看到过零碎阵法的演练。”咸丘子说道。

  咸丘子对着杨九凤的方向又说道:“不用那么麻烦,让他们都出来吧,不用故弄玄虚。”

  话音刚落,只见飞出六十四人,以摆好阵势。

  “四位师兄,我们一起去会他一会,可好。”咸丘子说道。

  “正合我意。”东方杰说道。

  这时陈昱把幽冥剑和黑铁笛拿给了陈忆,几人也都准备入阵。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