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孤身行(下)

北宗天下 Na人 2657 2020.07.16 12:40

  //

  两人走没两个时辰左右,便来到神龙谷的地方,一进谷中,不管是路边,还是悬崖边,都刻有很多字在上面。

  陈忆问道:“小弟,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刻字?”

  “走吧,进去你就知道了。”易小乞说道。

  “别......别走那么快呀,等等我啊。”这时,笑晓风在后面追了上来。

  “你不是在陪你那些小娇娘吗,跟着我们干嘛?”陈忆问道。

  “你管我干嘛。”笑晓风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公子,快走,我们把他甩掉。”易小乞说道。

  这时,陈忆凑到易小乞耳朵边上说道:“这可不能真甩掉,他可是我们的小财主,吃喝还得仗着他。”

  “好吧,那就暂且容他跟在后边吧。”易小九也在陈忆耳边悄悄的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笑晓风问道,过了一会看没人理他,又说道:“总能告诉我这字是谁写的吧,笔锋如此之狂。”

  “就不告诉你。”易小乞俏皮的说道。

  然后他们又走了一会,来到谷中,老远就看见两个老头。一个手拿凿子和铁锤,一个手拿砚台和毛笔。一个在一边写,一个在一边凿。而这个易小乞看见他们就急匆匆的跑了过去,说道:“师傅师傅,我给你们带好吃的了。”

  “小乞回来了,带了什么好吃的呀?”拿毛笔的那老者说道。

  “师父,我带了肉回来。”易小乞边说边拿。

  “凿老头,有肉吃了,要不要尝一口啊?”拿毛笔的老头急忙从易小乞手中接过,打开小乞拿的肉菜,抓着一块肉在凿老头的鼻子前一直晃悠,可是凿老头看都不看他一眼,一个劲的凿着石头,刻着字文。

  虽然这个拿毛笔的老头口水直流,却也没有吃下一块肉,一个劲的在凿老头面前说道:“凿老头,有肉吃哦,要不要先吃点,吃点再凿嘛。”

  “是啊,师父,歇歇吃点再凿。”易小乞说道。

  可是这个凿老头跟没事人一样,谁也不管,一个劲的在刻字,急的旁边的拿毛笔的老头直跺脚。“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固执呢?别敲了,烦死了。你不吃,我可吃了,我可真吃了。”

  可那个凿老头就是不理他,他也没有办法,只是抓起几块肉在鼻子上闻啊闻。这时陈忆和笑晓风走上前去行礼,那个拿笔的老头用余光看了一眼,对易小乞悄悄地说道:“你一个女娃子带两个男娃子回来是啥子个意思嘛?”

  这时易小乞也悄悄的说道:“这可是人家的肉菜哦。”

  “那你有没有搞到那么一滴滴酒回来?”那老头说道。

  这时易小乞笑嘻嘻的对陈忆说道:“公子,恐怕得借点你葫芦的酒用用了。”

  “原来不是在路上吃的呀,小机灵鬼。”陈忆说道。

  易小乞也不好意思的底下了头,陈忆准备取葫芦时,这时却被笑晓风一把扯了去,说道:“酒现在在我这里哦,要喝也简单,你教我写字,如何?不然我就倒了它。”

  “你......”易小乞说道。

  “你什么你,就问你师傅愿不愿意,你写的字丑死了,一边待着去。”笑晓风说道。

  “这个嘛,那个嘛......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勉强?”那老头还在原地转圈圈的思考。

  可是这个笑晓风却已经把葫芦打开了,说道:“怎么样,前辈?”

  “好。”那老头说道。

  笑晓风立马跪地拜师,双手奉上酒壶。那老头一把扯过葫芦,还是没有自己喝,打开盖子闻了闻。又跑去找那个凿老头,显然是行不通的。

  等到正午时刻,凿老头停下了锤,可这个拿笔的老头却气歪了嘴,和陈忆他们坐在树下一句话也不讲。

  “小乞,把我葫芦的水拿过了。”这时候凿老头说道。

  “好嘞,师父。”易小乞立马拿过水来,看凿老头在那里拍打着身上的灰土,小乞拿着葫芦倒水,凿老头也洗了把脸。

  “走,吃肉去。”凿老头说道。

  几人坐在树下,准备开吃,就等凿老头入坐。笑晓风刚伸手出去准备拿肉,却被拿笔的老头一把打开了。笑晓风说道:“师父,我是帮你去拿快肥的啊。”

  “我自己有手。”那老头很不开心的说道。

  “我说你个姓姚的,怎么还这么小气,收了徒弟还这么耷拉着脸。”那凿老头说道。

  那姚老头也没有理他,等凿老头坐下,这个姚老头立马大吃二起来。这时,凿老头说道:“阁主来此,有何见教?”

  陈忆立马起身施礼,说道:“不敢不敢,只是跟随小弟游玩一番。”

  “小乞,把我们的杂粮饼也拿过来吧。”凿老头说道。

  “哦。”易小乞立马去拿了过来。

  这时,两个老头这会开始抢肉吃了,也开始争酒喝。陈忆和笑晓风也拿起杂粮饼吃了起来,笑晓风咬了几口说道:“怎么这么苦啊。”

  “粗粮饼,能不苦吗?”凿老头说道。

  一顿吃喝后,姚老头打了个嗝,说道:“总算是吃了口肉,喝了口酒,天天在谷中吃素,馋死我了。”

  “我又没叫你留下,你自己要留下的,活该。”凿老头说道。

  “你以为我想啊,叫你出去你又不去。”姚老头说道。

  “好了,我们吃完了,该回去睡一觉了,你们该去哪就去哪。”凿老头说道。

  “师父,你还没教我书法呢?”笑晓风急忙说道。

  “山谷中这么多的字,你不会自己去照着写啊。”姚老头说道。

  “好吧,师父。”笑晓风有些不开心的讲道。

  两个老头也都起身,各自拿了东西,准备离去。就在这时,姚老头捡起地上一根烧火棍,在一旁的大石上写了一个很大的静字,说道:“就从它开始吧。”

  “是,师父。”笑晓风有些激动起来。

  等他们走了以后,笑晓风问道:“易小乞,师父这时何门何派的书法?”

  “叫师兄。”易小乞说道。

  “什么鬼,你一个小屁孩,还要我叫师兄。”笑晓风说道。

  “不叫师兄我就不告诉你?”易小乞说道。

  “爱说不说。”笑晓风不好气的说道。

  “小兄弟,你又多了小师弟以后替你跑腿哦。”陈忆说道。

  “陈忆,你不要忘了,我们可是要拜把子的兄弟,我可是你兄长,我是他师弟,你就是他小弟弟弟......”笑晓风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就做我小弟吧,我做大哥。”易小乞得意的说道。

  “你......”笑晓风说道。

  “你什么你,叫师兄。”易小乞说道。

  “好吧,请问师兄,师父是何门何派?”笑晓风问道。

  “何门何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师父字很好看。一个喜欢写字,一个喜欢刻字,然后这一谷的字就来了。”易小乞说道。

  “等于白问。”笑晓风说道。

  “也不是啊,我就给他们取名字,叫狂书。因为我师父写字的兴趣来了,无论何时何地,总能狂舞一番。”易小乞说道。

  “好吧。”笑晓风静静的看着石头上的静字,看的入神。

  “这两位前辈也是怪人。”陈忆说道。

  “是啊,他们很早就因为书法就在山谷中住下了。听说我师父一个以前是靠卖字迹为生,一个是刻碑文为生,而其他事情就不知道了。”易小乞说道,“对了,公子,师父怎么叫你阁主。”

  “你呀,以后多个这样的小弟还是不错的,当了天下第一宗剑阁阁主的大哥,江湖上还是倍有面子的。”笑晓风说道。

  “天下第一宗,江湖,能吃饱饭吗,那你又是谁?”易小乞很疑惑的问道。

  “好吧,说你无知你还真无知。我吧,还是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他都是我的小弟,自然我比他更厉害。”笑晓风自夸的说道。

  陈忆走上一边的小山坡,站在一块大石上,放眼山谷,大声说道:“能在此谷中安然自得,追寻所求,大道也。”

  他们也来到小山坡,一起俯瞰整个山谷。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