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报国门(下)

北宗天下 Na人 2373 2020.06.06 13:46

  (下)

  又是赶了一天的路,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即将入夜。当他们又走了一会,翻过山头时,忽然听到阵阵的喊杀声。战鼓鸣,骏马嘶。

  陈忆说道:“二哥,看来又有恶战。”

  “听着声音应该是。”陈昱说道。

  “那我们可能一时半会进不了城了,要不我们先去查看一下敌军阵营。”陈忆说道。

  “好,走。”陈昱说道。

  两人便趁着夜色来到敌营外的一座山头上,只见敌营背山而扎,成五方阵,左右又成掎角之势。看着敌营的火把,北方应该是敌军中军大营。

  “奇怪。”陈忆小声说道。

  “怎么呢?”陈昱问道。

  “敌军各营兵力相当,却无重军之相。”陈忆说道。

  “怎么说?”陈昱问道。

  “按理说,他们现在出兵攻城,粮草应有重兵看守,如无重兵看守,兵家大忌。”陈忆说道。

  “会不会是他们影藏了起来。”陈昱说道。

  “我也不得而知,两家合兵,粮草应该是分管.......我们在等等,等他们归营再做细看。”陈忆说道。

  “好,那就在等等。”陈昱说道。

  就在此时,突然他俩听到后面有身音,转头看时,一个醉汹汹的酒鬼走了上来,看着他俩说道:“你们是谁啊?在此做甚?”

  两人没有答话,只是紧紧的盯着他。这人感觉到不好,立马撒腿就跑,还高声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有敌军斥候。”

  两人也是追了这家伙好一会才追到,看这轻功,定然也是武林中人。没过几个回合,便被陈昱一剑斩杀了。

  “看来东城和西蜀这次也是动用江湖势力。”陈昱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还他个江湖。”陈忆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个木牌,准备给这个死人下个阴天子令。

  陈昱立马拦住,说道:“我们亦暗不亦明,等一大战之后再下也不迟。”

  “哎,不过也可惜,不然也可以从他口中问出点什么来。”陈忆说道。

  “死都死了,就不要管了,仔细再查看下我们周边还有没有人来。”陈昱说道。

  两人也都躲了起来,还好那人的叫声没有引来其他人,不知过了多久。看到官道上火把通明,陈忆都差点睡着了,被陈昱一把扯醒了。不过连着几天几夜的赶路,肯定是人困马乏。

  再看去时,敌军果然回营。这时的他俩紧紧盯着敌人的动向,又过了一会陈忆用手指了指说道:“快看,他们回营时,左右靠北的两座营帐灯火极少,我估计他们的这两座营帐应该是储粮之所。”

  “也不能确定具体是不是,我们先回去吧,再做打算。”陈昱说道。

  两人动身回去了,不一会便来到了落马坡前,隔很远就看见处处尸体,血流成河,白衣甲士在清理现场。突然,城楼阵阵鸣金之声,所有人立马撤回城中,吊桥已然升起,城门紧闭。

  “看来斥候发现我们了。”陈忆说道。

  “我们去叫门。”陈昱说道。

  两人飞奔到城下,城上立马有人喊话:“来者何人?不得靠前,再向前一步,立马射杀。”

  “城上守将听着,我乃勍公府陈忆,速速报知你们主帅,就说陈忆奉命赶到。”陈忆说道。

  “你们先等着。”城上主将说道,又对左右说道:“速速去报。”

  又过了一会,城头来了一位副将,说道:“你们向前来。”

  走近再细看时,定然是冉叔没错,陈忆说道:“冉叔,快快开门。”

  “果然是两位公子来了,速速开门。”冉叔说道。

  这时吊桥已然放下,城门也慢慢的打开了,两人快马进城去了。来到城内,冉叔也从城楼下来了,说道:“两位公子可算来了,赶快随我去见主帅。”

  “好,冉叔,快快带路。”陈忆说道。

  一会便来到主帅大账,进门便看见勍公胸口缠了很多白色的布条。口唇泛白,脸色也极差。陈忆立马跑过去跪在地上,抓着父亲的手,两眼充满了泪花,说道:“爹,孩儿来晚了。”陈昱也立马跪在了地上。

  “你们来了啊,都起来吧。”勍公说道。

  陈忆摸了摸眼睛,又对着冉叔说道:“冉叔,一个时辰后响鼓聚将,你去安排下。”

  “诺。”冉叔应声而去。

  “爹,你这伤?”陈忆问道。

  “就不要管这些了,中了狼毒箭是好不了了。”勍公说道。

  “我安排好布防,这就去神农山找神医前来帮爹治伤。”陈忆说道。

  “糊涂,大敌当前,应想办法退军。再者,伤及心脉,去了也没用。军中郎中跟我多年,他治伤者无数现在没有办法,还有什么神医。”勍公说道。

  “可是爹......”陈忆话还没说完,又被勍公打断。

  “别说了,去把那两个个箱子打开,你们一人一个。”勍公说道。

  陈忆拭去眼泪,和陈昱一人打开一只箱子一看,原来是亮银铠甲。

  “快穿上给我看下,看合不合身,你们两人自幼身形便差不多,打了两套一样的。”勍公说道。

  两人拿出铠甲准备穿时,发现箱底还有一套金丝软甲。

  “本来还想带你们两个小子多多历练,看来只能靠你们自己了。”勍公又说道。

  两人先把软甲穿上,又套上铠甲,果然精神了不少。

  “你们还记得小时候教你们的兵法战阵吗,战令鼓号可还记得?”勍公问道。

  “王叔教诲,我们自然是不敢忘怀。”陈昱说道。

  “对了爹,我在剑阁看到一本孙武子所写的《孙子兵法》一书,感觉极其深奥。”陈忆说道。

  “那可是兵家至圣之书,要多好好研读。”勍公说道。

  “我已背熟于心。”陈忆说道。

  “明符。”勍公叫道。

  这时只见一个面目狰狞的人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两把白缨亮银枪。

  “你们拿去吧,上战阵还需一把趁手的兵器才是。明符,你以后就跟着忆儿。”勍公说道。

  那人并没说话,也就走了。这时勍公从身边枕头旁拿出一个极为精致的木盒。说道:“这是先王遗旨,大概要旨是说,今平王虽然刚勇勤奋,却心思简单。如治理不善,次子公子陈昱过舞象之年后可取而代之。并让我辅助登位,看来我时日不多。忆儿今为父把兵劝交付与你,若有变动,你要誓死相助。你们兄弟遇事多要相互商量,相互不要猜忌,不中离间,方能长远计。”

  “王叔,我们会的。”陈昱说道。

  “爹,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不会有事的。”陈忆一边说,一边眼泪流又了下来。

  “不许哭了,你都成大将军了。还哭鼻子,成何体统。这有两道兵符,一道战后交于陈王平,一道自己留着。若日后有变,凭借此兵符,则可调动三军。再者你要记住,现在陈王平已经在军队上开始改动编制,白武军也在改动,你们要多多留意。”勍公说道。

  “爹,我记住了。”陈忆说道。

  “你们先去见诸将商讨退敌之策,回来我们在做商议。”勍公说道。

  两人应声后便去了中军大帐。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