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冠道山(上)

北宗天下 Na人 1992 2020.07.29 19:02

  //

  他们走了许久,快到傍晚时,来到冠道口镇子。刚来到清风哲门口,便看见一个老太婆在旁边的巷子拿着扫帚在追着一个老头打,然后那老头见着人就往别人身后躲。不一下,他便来到了陈忆他们的身后,这时老太婆也来到他们面前,赶的是气喘吁吁,说道:“你这老不死的,还跑,看你往哪儿跑?”

  “老婆子,你别在追了,小心路滑,都一把骨头了,摔了那可不得了。”那老头说道。

  “那你还跑?”老太婆一脸严厉的说道。

  这时老头有些沉默,低声说道:“我不跑行吗,不跑等着你打啊。”

  “叫你还顶嘴.......”老太婆一边说,一边又拿起了扫把。

  这时笑晓风立马上去扶住老太婆,说道:“大婶,你看这大爷,都皮包骨头了,经不住打了,就给饶了吧。”

  “小伙子,他皮厚的很,还没脸没皮的。”老太婆说道。

  “老王啊,又被打了啊?”旁边的路人说道。

  “去。”那老头瞪着眼睛,生气的对路人说道。

  “哈哈哈......”人群传来一阵阵的笑声。

  显然,这老头不是第一次挨打了,这时老太婆又问道:“你还跑不跑?”

  “我又没说要跑,你非要追。”老头说道。

  “走,回去。”这时老太婆厉声说道。

  “你不打我就回去。”老头说道。

  “我看你是真的皮痒是吧?”老太婆说道。

  “不打好不好?”那老头可怜巴巴的说道。

  这时老太婆没有说话,从腰间拿出些一个小布包,慢慢的打开,易小乞眼睛都看直了。这个布包包了三层,里面是碎碎的钱两。

  老太婆拿出来些后,取了一些旧银两,走到老头边上,眼睛紧紧盯着老头说道:“拿去喝吧,死性不改。”说话间,唇齿之间透露着喜悦。

  “早给也不用跑几条街,婆娘就是麻烦,要不了这么多。”老头一边说,一边又把一些放到老太婆手中。

  老太婆把新一点的银两收了起来,又包在粗布里面,道:“叫你偷着拿,活该,拿好,别弄丢了。”

  说完老太婆慢慢走向巷子深处去了,笑晓风指了指清风哲,说道:“大爷,走吧,一起去喝酒吧。”

  这时的大爷紧紧盯着老太婆的身影,说道:“你们先去,我去看看她,等她到家我就来找你们。”

  这时他像一条哈趴狗一样小跑的跟了上去。

  陈忆他们到了楼上,点了菜。不一会这大爷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看见陈忆他们,老远就说道:“小兄弟,上酒了没有,上酒了没有?”

  “在等你呢?看把你急的。”笑晓风说道。

  “这婆娘真是麻烦,害得我又跑一遭。”老头埋怨的说道。

  这时小二已将酒菜送了上来,老头拿起酒壶,只往杯子里面倒,连着就是几杯。

  笑晓风说道:“大爷,不用急,慢着点喝,边吃边喝。”

  老头嘴上说着好,杯子没有停,筷子也没有停,什么礼节他压根就没管过。看着他的吃相,几人也觉得肚子饿了,便吃了起来。

  虽然吃相不堪,也就算了。可这老头也很怪,他把肉夹在碗里没有吃,一个劲的吃素菜。

  这时易小乞说道:“王大爷,你不吃肉夹这么多的肉干嘛呀。”

  陈忆看了易小乞一眼,易小乞没有再说了。

  这老头却说了:“我在外面混一顿吃食,那婆娘又舍不得做饭吃了,做饭又要用油水。晚上又啃馒头,给她带点,伴着吃,要不怎么说这婆娘麻烦。”

  “你吃吧,没事,还有这么多,不够再上些。”笑晓风说道。

  “对啊,大爷,有人请吃饭你就好好吃吧。”易小乞在一旁说道。

  这时老头瞪了一眼易小乞说道:“你说的轻巧,我就这么点银两,能这么阔吗?”

  “又没人跟你收银两,你就好好吃吧。”陈忆说道。

  老头又看了一眼陈忆阴沉的脸,说道:“你就是长得凶残了点,人还不错。银两肯定要给的,不然老太婆又要追我几条街。”

  这时易小乞差点笑喷出来,说道:“大爷,原来你这么怕老婆,真被打怕了啊,哈哈哈......”

  “你这小屁孩知道个球,我会怕她?”老头一脸的不屑一顾,想了想又说道:“我还有事没事偶尔出来喝点酒潇洒一番,这么多年她除了在地里和灶房忙活,就是追着我打,人生嘛,总要有点乐子可寻。”

  “那你多吃点,回去再被追打一番。”笑晓风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放屁,她都没在一旁吃喝怎么能尽兴呢?我得喝足,回去再一起啃馒头的时候吃。”老头有些生气的说道。

  这时,孤静静的坐在边上,看陈忆停下了筷子,也就没吃了。

  老头给孤夹了一块肉,说道:“干嘛不吃,这么好的酒菜,要多吃,你还在长身板。”

  陈忆对着孤说道:“快吃吧,吃饱等下来我房间。”

  孤这会才大口的吃起来,老头看着孤,嘴角露出了笑容,摸了摸他的头。

  不一会,几人都吃完了,老头叫小二包好碗里的肉,银子往桌上一放,就转身离开了。笑晓风准备让人再送些酒菜给老头家里时,陈忆却挡住了,说道:“不要去打扰他们平静安详的生活,如果以后有什么麻烦暗中帮衬就行。”

  吃喝完,各自都回去休息了,孤来到陈忆的房中,陈忆拿出一本书,交给孤,说道:“这是我的师叔祖给我的书,我也只学了一个大概,还没有完全领悟。你就在我房间看,照着书上面画的图的练,不懂就问。记住,这本书只有你我知道,不许给第三个人知道。”

  孤接过书,书上面写了三个字《七剑诀》。陈忆又说道:“宗门武学,待你上山,再教你。”

  陈忆把幽冥剑递给孤,又说道:“你就拿着这把剑先练吧。”

  说完,陈忆就睡觉了。而孤,拿着书,就静静的一直盯着看。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