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共缘起

北宗天下 Na人 26 2020.04.24 08:11

  //

  就这样,几人稀里糊涂的拜师,都不知道师傅要教什么,自己学什么。又选得合手的兵器,便都跟随师傅上山修炼起来。

  他们也都和众弟子一样,从北宗入门剑法学起。

  而北宗功法,当从《元灵剑道》开始,再到《混沌阴阳》、《三分棍》、《四海奇要》、《无厘头》、《大顺天德》、《七寸头》、《八荒玄天剑》、《归元内功》逐一学起。学习完这九门功法,当以弟子品性而后看是否能进入选拔,去剑阁修行诸家经典。

  而这《元灵剑道》看似及其简单,却暗藏玄妙于其中,不知多少人只学得其招式,却不知其奥妙。《元灵剑道》共计九式,其一,起式;其二,探剑;其三,起舞;其四,运剑;其五,护剑;其六,行剑;其七,问路;其八,合一;其九,问道。

  当然,门中也有痴狂于此剑道的弟子,终生只修此剑道,乐此不疲。

  再说说陈忆这小子,别人都在跟随师父学习北宗入门功法,而他却一脸的心不在焉。一心只有他的幽冥剑和幽冥剑道。就在夜间,偷偷的跑去剑阁。打开门,看见阁主已然禅坐在香案前,他立马向师叔祖行礼。可师叔祖没有理他,他也像师叔祖一样的盘坐起来。他是等啊等,等师叔祖的允诺,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师叔祖还是一样的坐着一动不动。

  陈忆也是有些等得无聊,便用手拉了拉师叔祖的衣袖,轻声的喊师叔祖。师叔祖还是不动,看来是师叔祖睡着了。他用手又扯扯师叔祖的白胡子,没有反应。看来是师叔祖不会同意了,便行了礼,轻轻的开门,出去后又轻轻的把门关上了。

  在此之前,还真没有哪个弟子未经宗主和阁主同意就敢一个人偷偷溜进北道峰剑阁里,也许是师叔祖真的睡着了。

  当他在离开时,站在北道峰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再看看群山,心里也是一阵的豁达,突然感觉有种大道于胸的气魄。心里想虽然没有如愿,却也看的此景,也是一阵的乐呵。

  此后,他也是经常晚间跑来此地看星星,师叔祖关着门反正也看不见他。关于寻剑一事也渐渐看的开了,他也只能随缘份吧。

  就在一天,他晚上又来剑阁外场闲坐着,一时也是无聊,就拿起了手中的剑,仔细观看。剑鞘剑身皆为黑色,唯独剑锋雪白。细看剑刃,虽有剑形,却很粗糙,显然是没有精心打磨,而剑刃与剑柄、护手浑然一体。陈忆心想,剑阁不是收藏天下名剑吗?怎么还会收藏这样的剑呢?也是琢磨不透。

  一时来了兴致,便把师傅教的元灵剑道前五式演练了起来,可是臂力显然不足,颤颤巍巍。演练几番后,便觉得有些疲累,就趴在石桌上休息下,结果却睡着了。

  当他醒来时,看见过自己睡在剑阁内,师叔祖也在边上打坐。他立马起来向师叔祖问安,师叔祖还是没有理他,晨课时间也马上就到了,去晚了又得挨罚。他拿起师叔祖旁边桌上盘子的两颗点心,边吃边跑,嘴里还说道:“谢谢师叔祖。”

  说起来也是奇怪,其他弟子在练习元灵剑道时,年纪小,都可用木质轻剑。而他们几人都在用师尊给的铁棍当剑使,这就练起来有些拿不起来,时常被师傅拿老五的戒尺打手掌,当然,也会被打屁股。

  李曱时常讲老五道:“五师弟,你选什么不好,非得选什么戒尺,这戒尺又不知道什么铁铸的,打起来是真的疼。”

  咸丘子更是遥遥头,这个白面书生可不是白叫的。自己本来就瘦小力小,还要和大师兄一起一样的苦练,心头更是憋屈。再说说师尊,上山时一脸的和蔼可亲,可到拜师后那叫一个严厉。修炼时一刻也不得耽搁,不是被打手掌就是面壁,要么就是没饭吃。

  不是已经选了各自的兵刃,师傅偏不让用。他们几个也是没招,只能上完师傅的课后再拿出自己的兵刃使使。

  过了些时日,陈昱和陈忆收到家里来的秘信,陈王厷驾鹤西行,也是让陈昱伤心了好长一段时日。本想回南阳守孝,信中明确不许,只能慢慢平复心中的难过。

  这天,五人得师父恩准,来到师伯元道子的青云书屋,向师伯学习儒家经典。进门却看呆了,书屋里面各类人都有,年龄更是各不相同。有本宗弟子,有农夫,有樵夫,有乞儿模样的,当然也看到叫径阳的师兄。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就一位师伯和两位师叔。后来从径阳处得知,在师祖这边,原来师伯就这一位,而师叔嘛,一共有五位。而拜师的时候他们只见到三师叔元德和四师叔元武。

  这位六师叔性格更是怪异,与医家伯弈先生交好,喜欢医家的药材学说。常年身处深山老林之中,却不行医救人。只是把采来的药材都晒干,放在小隐山上,除师门外,只有医家伯弈的弟子经常来取药材。人们也习惯性的把六师叔称为“独活先生”,就是因为他时常沉静在自己的世界,也不被外界的世事打扰,着实一怪人。

  而五师叔和七师叔更是喜欢游历天下,也是来无踪去无影。

  径阳师兄就是师伯的首徒,也是师伯最疼爱的弟子。这些年平辈弟子中,都是以径阳师兄为楷模。勤奋,好学,上进。

  他们几人进屋向师伯行完礼,就找位置坐下了。这时师伯开始讲《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师伯慢慢的读到。而后又问道:“大家可知道这里面的意思?”

  这时公子陈昱起身施礼说道:“师伯,这是再讲人来到世间,都是纯洁善良。本性相近,后面经过学习或磨炼,习性也就都改变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相去甚远。人活着如果不加以教诲,性情容易走上歧路。如果严以教化,专心一意的去学习,专一所长,找到自己的本心,是很难能可贵的。”

  师伯微微一笑,讲道:“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字面意思虽然简单。所有的大道都是源于对心念的执着和专一,习文也罢,练武也罢,若不潜心研习,想走捷径,往往都会自己与自己兜圈子,一事无成......”

  几人听完师伯的授课,准备回凌云阁。陈忆这家伙却不愿和众人回山。说道:“师兄师弟,好不容易逃出师傅的手掌心,咱们要不要去这青云山游玩一番。不然回山上又得被困在山上,一点都不好玩。”

  再看看众人,都是遥遥头没有想去的意思。陈忆心里有些不爽,尽然一起上山,一起拜师,这会却都成了胆小鬼,没人陪自己去玩。虽然他与二师兄更亲近,但大师兄和二师兄看来显然是不想去,他只好去拉老五。可这老五却一把抓着老四,就这样,看来硬拉老五也是不成了,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去了。

  这时大师兄讲道:“老三,不要贪玩,尽早回山,回晚了又要被师傅罚。”

  陈忆回声:“知道了。”

  看着老三垂头丧气的一个人走了,公子昱也是摇摇头,便和几人上山去了。

  他与众人分手后,便一人向青云山的后山走去。本来是出来是玩耍的,可这一个人出来确实也是没意思,后面还是硬着头皮来的。就这样一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上山,又下山。

  在就一个人来到青云山山脚时,突然听见一声怒吼。这声音顿时让陈忆毛骨损然,后退三尺,啷当落地。这时的陈怡是只感觉到两手发抖,两腿发软,手中的剑也是掉一旁,哪有力气再拿的起。

  他鼓起勇气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一只大白虎向他扑来。陈忆心想:“这下完了呀,贪玩害死猫。”他急的大喊大叫,双手护在头上。

  就在这时,白虎已然扑到他面前。奇怪的是白虎尽然没有伤他,只是在他身边打转,眼神里面都充满期待。

  而这时的陈忆还有什么力气,整个身子都摊在地上,提不起劲。吓的不停的和白虎说:“老虎大哥,老虎大仙,老虎大神,行行好吧,千万别吃我啊,我不洗澡,我很脏的,肉肯定不好吃,求求大哥了......”

  就在这时,白虎走到陈忆跟前,用牙咬住陈忆的衣袖,不断的扯,好像有求于陈忆。陈忆伸手去摸白虎,白虎也没有躲。只是不断的拉扯陈忆的衣袖,然后又转身离去,看陈忆没有跟来又回来拉扯陈忆。

  这下陈忆好像明白了白虎的意思,便准备跟过去看下。没想到陈忆刚起来没有走两步,便一下重重的摔倒在地,原来发软的腿还是不争气,这下真的是搞个头破血流。

  他再次爬起来,砍了根棍子当拐杖。不一会,便看到前面一个大坑,白虎一直向里面看,不停的在边上转圈。陈忆上前去一看,便明白了。原来这是猎户设的一个捕猎陷进,一头小白虎被困在里面了。原来是白虎的孩子掉陷进里了,白虎求助,把陈忆也是吓个半死。

  陈忆找来一些藤条,编织在一起,绑在旁边树上,趴下去救出了小白虎。

  就这这时,二十几个大汉赶了过来,把陈忆和白虎围在中间。本来白虎是可以带孩子跑走的,它却没有走,向着来人露出了凶狠的大虎牙,陈忆立马把白虎抱在怀中。

  这时一大汉讲道:“小子,这只老虎可是我们等了好久才抓到的,快快给我。”

  这时的陈忆不知道再想什么,看着恶狠狠的几个人要小白虎,陈忆说道:“这是我救的,怎么可能会给你,你们拿住它做什么?”

  “小子,速速给我,不然我们可要打人了。”一个大汉说道。

  一直以来都是陈忆捉弄欺打别人,忽然听到有人要打他。那他肯定是不肯:“你敢,敢动小爷一下,小爷便灭了你们,杀得你们一个不留。”

  这时有人笑起来,说道:“小小乳子,口气不小啊。”旁边又有人说道:“啰嗦什么,射死那只白虎,把小虎带回去。”

  这时陈忆把白虎挡在身后,说道:“你们这群地痞无奈,要射就射小爷。”

  “那就射死他。”这时,就在不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一个小女孩带两人慢慢来到他们面前,众人都向她施礼。

  而这时的陈忆看了更是生气,刚听师伯讲‘人之初,性本善’。可这女子看着也和自己年纪相仿,杀心如此之重,善又在哪里。说道:“你这女子,小小年纪,怎就如此行恶?”

  小女孩说道:“我喜欢,你怎地?去吧小白虎拿过来。”

  这时陈忆讲道:“不给又怎地?”

  小女孩又说:“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什么是我不敢的。”陈忆答道。

  小女孩又说:“还愣着干嘛,给我抢过来。”

  几人正准备开弓搭箭射杀白虎时,突然传来一个及其浑厚的声音:“何人在此放肆,还不速速离去?”只听得声音,却不见其人,只觉得是从深谷中传出。

  这时小女孩身边的人在小女孩耳朵边不知嘀咕什么,小女孩说道:“我叫杨梦抒,你叫什么?”

  陈忆随口答道:“我叫陈忆。”

  “是北宗弟子?”那女孩说道。

  “是”,陈忆说道。

  “好,我记住你了。”女孩说道。又说:“我还会去找你的,我虽然很喜欢这只白虎,让给你了。”

  陈忆说道:“它不是我的,也不是谁的,本就该归还山林。”

  那女孩又说道:“你这混蛋,我费心费力的抓,好不容易抓住,你却把它放了。”看陈忆没讲话,女孩又说:“随你吧,它现在归你了,以后可以来清遠山庄找我。”

  陈忆讲:“我才不会去找你。”

  那女孩一脸生气,却冷静的说:“你......好吧,你不找是吧,那我去找你,别急,以后有的是时间。”

  说罢,女孩随手扯下一直佩戴的玉佩便丢给陈忆,陈忆一把接住,女孩又说:“你给我拿好了,要是丢了,你小命也就丢了。”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陈忆也是一愣一愣的,才刚拜师门,怎么就事情找上门。本打算把这块玉送回去,却又不想送,还真想看看她以后要怎样。他放下白虎,施礼谢过刚刚说话救了自己和白虎的那人,却没有回音。打算离开,可小白虎就是赶不走,蹦蹦跳跳的跟了一路,一并上山而去。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