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玄天子(上)

北宗天下 Na人 2472 2020.05.16 17:40

  //

  又过了几天,那个笑半仙便来了回信,就回了两个字:不来。看来是只能靠师兄弟几人了,陈昱说道:“我们今天休息,明天一早大师兄和我便去找机会便把陈追给抓过来,就按江湖规矩办事。”

  “那个颠倒道人该如何是好?好像很厉害的。”咸丘子问道。

  “对啊,要是你们打不过可怎么办?师宗也没有在身边。”抒儿说道。

  “这个我们自然会小心的,我就不信他一直会在陈追的身边。”陈昱说道。

  “那然后呢?”抒儿又问道。

  “然后把他抓到我们约定的地点,自然有人收拾他们。”陈昱说道。

  “昨天父亲已经来信了,安排妥当了。”陈忆说道。

  “那抓到哪里去才好?”抒儿又问道。

  “这还需要问吗?当然是三哥家里。”咸丘子说道。

  “什么?抓到南阳去,这么远。”抒儿说道。

  几人哈哈大笑起来,师姐说道:“抒儿你可真可爱,那自然是阎王庙里啊。”

  “师姐,你怎么和他们一起合起伙来欺负抒儿。”抒儿说道。

  几人说笑了一番便都离去了。

  到了第二天,东方杰和陈昱来一早便来寻找陈追,可他家中却无人,老远看见那个道人清早便在练功。这时陈追府上一个仆人从附中走了出来,准备前往菜市。两人一使眼色,便在半道给劫持了。从他口中得知,原来这个陈追晚上到家,半夜便会跑到红月楼找乐子。这时没在家,肯定是在红月楼。

  两人来到红月楼之后,立马就有老鸨上来,说道:“客观,这么早姑娘们还都没有起来,要找乐子还得晚些时候再来。”

  东方杰抓起老鸨,一棍敲在桌子上,只见桌子被震的粉碎。东方杰问道:“陈追在哪?”

  这老鸨显然和陈追有些说不清的关系,便大声说道:“陈爷自然是在天字一号房。”

  这时只见东方杰松开抓着老鸨的手,啪一下,一记耳光狠狠的摔在了老鸨的脸上。说道:“带路。”

  这老鸨脑袋都被打的嗡嗡响,一边哭一边带路。而房中的陈追也有所警觉,准备开窗溜走时,两人已然开门进来。陈追看到后拔腿就跑,可是没跑几个巷子,就被陈昱和东方杰堵在中间了。这时后面又来几个随从,都被东方杰给解决了。这时吓的陈追跪地连连磕头,两人正准备带陈追走时,陈追一有空子便钻了出去。只见东方杰一转身,便把陈追的一条腿给打折了,只见陈追倒地嚎啕大哭。看的路人也是指指点点,不知说些什么。东方杰上前又是一下,只见陈追昏死过去,找来一辆马车,直奔阎王庙而去。这时陈追手下的狗腿子可都乱了神,有跟马车的,有四处报信的。一下这个消息便在城中传了开来。

  这时那道人也报知了陈天旺,说道:“陈舵主被抓,帮中弟子大半数已经前去解救。”

  那个黑衣带黑面具的陈天旺说道:“不好,谁让他们去的?”

  那道士说道:“陈舵主在帮中人员不错,不少好汉都愿为之赴死。”

  “愚蠢,死他一个算什么,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快集结帮中弟子,一起前往阎王庙。还有,发信告知宫主,让宫主派使者速来救助,不然帮中弟子恐怕......”陈天旺说道。说完,陈天旺和颠倒道人也都各自准备,赶往阎王殿去了。

  再看他们师兄弟二人,把陈追带到阎王殿的时候,陈忆已然生起大伙。旁边还放一具刑架,陈昱问道:“三弟,你这是要干嘛。”

  “地狱十八般酷刑总要有个是他的吧,绑上去让他尝尝作恶的罪过。”陈忆说道。

  陈昱摇摇头说道:“你这也算是强行逼供吧。”

  “算是吧,试他一下。”陈忆说道。

  “管他,让三弟试试也无妨,反正没个头绪。”东方杰说道。

  “二哥,你就别这个哪个的了,老四老五过来帮忙,绑上去。”陈忆说道。

  “不会变成烤乳猪吧?”抒儿还在一边瞎想。

  “抒儿,不要乱说。”师姐说道。

  没几下,便把陈追绑到了柱子上。被陈忆拿起一大碗水倒在脸上,只见陈追大哭醒来。清醒后大喊饶命,可是并没有人理他。一边是打折的腿痛,一边是烈火。

  陈追实在是难受,说道:“各位大老爷,要问什么我都说,我招还不行吗?只求大老爷给我个痛快啊,别在折磨我了。”

  这时陈昱向陈忆使了个眼色说道,陈忆问道:“说。”

  咸丘子也把柴火退了些。

  “那王家的事,确实是我干的。我在去下河村的时候,发现那个李家女长的不错。便对那李家女动了歪心思,在夜里便去强奸了李家女。而那李家女也不是什么好货,也是一个荡妇,自此我们便偷偷的在一起鬼混。”陈追说道。

  “接着往下说。”陈忆问道。

  “而那王家大儿子这些年确实赚了些钱,也就让李家女有意无意的接近王家,打听了一番后,便让人在饭菜里给下了十日散,没过多久就死了。而王家那两个老东西一心信神,没事就往神庙跑,要不就施舍给一些乞丐吃饭。我们怕把他们的傻儿子毒死了,钱没有捞到。便找来媒婆,把李家那个贱货给嫁了过去。”陈追说道。

  “你这是谋财又害命啊,还有呢?”陈忆问道。

  “我们本来是想等李家女嫁过去后,弄到存钱的地方在把他们给做了。谁知王家那个傻儿子忽然回来,看着我和李裳女在床上正欢,便跑了过来保护他媳妇。我便要走,可他看我欺负他老婆,拿着锄头便要拼命。无奈之下,便给杀了。”陈追说道。

  “还有呢?”陈忆问道。

  “还有什么,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啊。”陈追说道。

  “那你怎么报的官?”陈忆问道。

  “这个就简单了,把钱给郡守府的杜师爷,他自然会摆平。”陈追有些得意的说道。

  “还有呢?”陈忆板着脸问道。

  “没有了啊,我真不知道啊。”陈追说道。

  “天蝎帮。”陈忆说道。

  “大老爷啊,这个天蝎帮我可真不知道啊。”陈追颤颤巍巍的说道。

  陈忆没有说活,只是看了一眼咸丘子,那眼神却出现从未有过的一种杀气,咸丘子立马把火加大了些。

  “大爷大爷,我说我说还不成吗?”陈追说道。

  “天蝎帮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们帮主叫陈天旺,有八个舵主。也就是每年给弄些姑娘送到南阳,或者弄到红月楼给大爷们享乐。”陈追一边嗷嗷叫一边说道。

  “继续。”陈忆说道。

  而旁边的咸丘子、李曱、师姐、抒儿看的是两眼一愣一愣的,看着这样的陈忆,目光有些呆滞,眼里充满怕意。东方杰和陈昱也是在一旁的听着,没有说话。

  “没有了啊,真的没有了啊。”陈追一边说一边大叫。

  “还不说是吧?”陈忆一边说一边拿起一碗水直接倒在陈追的折腿上。

  这时的陈追一边大叫一边说道:“我说我说,杀人越货我们做了很多,可我自己没做多少啊,都是安排别人再做啊。还有我们每年都会给九玄宫选些五六岁的童男童女送上山,可送上山我就不知道了啊,我也没去过。”

  陈忆叹了一口气说道:“烤着吧。”陈忆又拿起一碗水倒在陈追的脸上。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