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家中变(下)

北宗天下 Na人 2815 2020.06.17 05:13

  (下)

  //

  陈昱和陈忆出城没多久,他们四人就追了上了。

  陈忆说道:“你们三个就此离去,白茆随我们回去,祭奠一下也去关防吧。”

  这时冉蘅说道:“那怎么行,不管怎样,我们也要护送主帅回南阳。公子不必担心,现在我们还不至于被困。”

  陈昱问道:“三弟,你怎么今天这么怪异,真信不过王兄?”

  “现在可以信他,可他用的人我信不过。诸位将军能征善战,有个闪失,死在自己人的阴谋里,那真是气不过。”陈忆说道,“再者,既然要建立新军,恐怕他们留下也只能成为他们的绊脚石。”

  “三弟,经此一役,你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陈昱说道。

  陈忆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说道:“冉叔,这个交给你。这样,你们随我们一同到落马坡,祭奠完,立马散去。地址都在上面,父亲已经帮你们安排好了。”

  “这肯定不成?无论如何都要等到主帅入土为安,我们再行离开。”王昌说道。

  “你们不要再说了,按我说的去做,这也是父亲的意思。”陈忆说道。

  “这......”王昌也是一脸的不情愿。

  “就听公子的意思吧。”张中说道。

  几人边说边赶路,快马轻骑,很快便来到了落马坡。马五早已安排人给主帅置办好了灵堂,陈忆进了灵堂就跪地不起。其实他也想坚强些,也想忍住不哭。可是当他看到灵柩时,早已压制不住内心的伤痛。再走向前,看着父亲躺在灵柩里,原本一个不计事的公子,什么都有父亲撑着的他,而今看着父亲铁青着脸一动不动......还没有和父亲好好的尽享岁月年轮,却这样匆匆分别,怎叫他不伤心,不难过。

  几人也进来祭拜了以后,在陈忆的逼迫下,四人连夜散去。到了第二天,陈忆和陈昱便带着勍的灵柩回南阳了。快到南阳城时,已是百官郊外相迎,百姓分立两旁,举国同丧。

  陈忆扶灵柩,回到家门口时,只见家人跪在门口迎接勍公的灵柩。母亲和铃儿已然泣不成声,陈忆走向前去,扶起母亲和铃儿,说道:“娘,不要哭了,别哭坏了身体。铃儿你也不要哭了,爹已经离世了,哭也没用。”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母亲说道。

  “洪叔,把灵柩运进去,安排布设灵堂,七日后行祭奠大礼,然后出殡发丧。”陈忆说道。

  “诺。”洪叔应声后,便前去布置了。

  “铃儿,快把娘扶到屋里去。”陈忆说道。

  就在这时,突然杀出多名江湖人士,有一位着装怪异的人说道:“呆和尚、臭道士快看,幽冥剑和霖儿都在,看来不用费工夫了,一锅烩了。”听这口音,像西蜀人士。

  就在众人回头看时,那个说话的人和一个和尚、一个道士朝陈忆飞了过来。这时,只见一道黑影飞过,却没有飞多远,便跌了下来。细看这人一身黑袍,面带黑巾。陈忆说道:“快拿吃的来。”明符立马飞身向前与三人厮杀于一处,看这三人的武功,确实不一般,个个身怀绝技。

  这时又有两人朝陈忆飞了过来,一人着装和脸上左白右黑,一人右白左黑。这时,明符说道:“阴阳人,公子小心。”

  陈忆和陈昱立马拔剑与其缠斗,可这二人的招式着实怪异,打的陈忆只有招架的份。众甲士立马护住了夫人和铃儿,这时便有一毒妇朝铃儿冲来,甲士也是抵挡不住。只见她全身刺有纹案,手中一把柳叶刀及其残忍。这时洪叔冲了出来,提剑便朝女子杀了出去,一剑便将其斩杀。可为时晚矣,女子飞镖已然打了出去,正打在了铃儿的咽喉上。

  这时洪叔急喊“老鬼”,可是老鬼来了也没有办法挽回铃儿的性命。这时陈忆母亲再受此打击,哭倒在地。

  这时陈忆大声说道:“快叫醒他,给他吃东西。”

  洪叔立马明白过来了,上前去叫黑衣人,而陈忆没有支撑多久也便被打的跌落了下来。那两人便于公子昱缠打在了一起,可只见那黑衣人一睁眼睛,提剑而起,一道明光而过,便把那两个阴阳人劈为两截。

  而那另外三人见大事不好,转身就跑,剩下的七八人也逃走了。明符和黑衣人准备向前追时,却被陈忆叫住:“回来,别追了。”

  这时的陈忆都不敢回头看一眼,他不敢相信,这么一个活脱脱的妹妹就这样没有了。其实真恨自己没用,就这几个人都对付不了。他自己内心挣扎了好一会,陈昱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眼前那个站都站不稳的黑衣人,陈忆对着陈昱说道:“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怎么会忘记告诉他吃东西呢?他怎么会不知道吃东西呢。”这时他狠狠抽了自己几下。

  这时那个黑衣人慢慢呼呼的走了过来,感觉快要倒了,站都站不稳,对着陈忆说道:“女儿她......姑娘她......”好像要问什么,却问不出来。

  陈忆胀红着双眼,哽咽的说道:“没了,你快去吃东西,都是我的错。”

  这时的黑衣人眼中也带有血丝,充满了杀气,狠狠的只说了句:“杀。”

  “你别去,我自己犯的错,我自己会让他们血债血尝。”陈忆说道,“洪叔。”

  这时红叔把吃的拿了过来给陈忆,陈忆拿给黑衣人说道:“快吃点吧。”黑衣人拿了吃的便不见了。

  这黑衣人名叫隐符,当然和明符也不是兄弟。不知哪里人士,也不知师从何处,只知道脑袋不太好使。在被勍公带回时,已经饿得奄奄一息。府上仆人给弄好吃的叫他吃饭时,他就是不张口吃饭。府上人也没办法,便告诉勍公。后来勍公便拿了一块饼,递给他准备试试,他却拿过去吃了起来。府上人还以为他只吃饼,后面也拿了饼给他,可他依然不吃。没有办法,勍公便随时带着他。他什么事情都知道,就是不会吃饭,也不与人讲话,喜欢把自己包裹起来。要不是这次从勍公离世他就没有吃过东西给饿趴下,也许根本看不到他。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杀人只在一瞬间。

  等陈忆缓了缓,便令人把母亲扶回了房间,老鬼也跟着前去诊脉了。陈忆抱起铃儿,走向了她的房间,命女仆给铃儿换好了一身的蝴蝶兰花衣。上面还绣了几只蜜蜂,她从小就喜欢各种花、小狗、小猫、蝴蝶……她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可是......

  等府上一切安排妥当以后,陈忆也是一直守在灵堂前。到了第七日,陈王平率领众百官前来祭拜,宣读王命:“王上诏书,陈勍王叔,多年励精图治,辅我社稷,保我国家,战功卓著,此役不幸离世,追封陈勍公为镇国大元帅,拜大元帅衔,以三公大礼厚葬。陈忆此战指挥有方,调兵得当,勇武果敢,封陈忆为勇武将军,拜上将军衔,世袭三公。其他将士封赏,着上将军府用印发出。诏书毕,陈忆接招。”

  陈忆接过诏书后,谢过了王上,说道:“王上,我这已然无心问政,还请王上收回成命,另选贤能。再者,家父安葬,不用太过铺张浪费,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实在不该如此。”

  “王弟勿用担心,寡人亦派出各路斥候,一定要查出伤害铃儿凶手,不惜一切都要让他们伏法。至于上将军一职,等以后再说吧。公事以安排妥当,就不要分心了。王叔安葬,这个就必须得听本王的,不得抗命。”陈王平说道。

  “谢过王上,就让斥候回来吧,江湖的事,我会用江湖的方式来解决。”陈忆说道。

  “可是你一个人......”陈王平说道。

  “没事,我有我的方式。”陈忆说道。

  “好吧,有什么困难随时传书于寡人。”陈王平说完也就离开了。

  等把父亲的灵柩安葬好以后,陈忆让明符和洪叔把母亲送去九嶷生活,让他们照看好。而陈昱这边,自小和陈忆两人就在一起折腾,有祸一起闯,有事一起扛,这次却被陈忆拒绝了,让他先回师门去报平安,一个人便走上了复仇之路。

  不过也是,有些路,即使前面刀山火海,万丈深渊,注定还是要一个人走,谁也无法替代。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